楞严经、楞严咒资料站

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

新表解1佛说本经之因缘

2015-08-22

 

佛说本经之因缘

 

如是我闻:这部经,是阿难亲听佛陀讲的,现在照样宣说。

 

有一天,佛和他的常随弟子一千二百五十位大比丘,住在室罗筏城(舍卫城)的祇柦精舍。这些大比丘,皆是断除生死烦恼的大阿罗汉,也是住法王之家,持秘密藏之佛子。他们威仪严谨,戒行清淨,智慧深湛,即三界而超越三界,足以继承如来,宣扬正法(即转法轮),堪受如来遗嘱,能为三界人天的师范;实在也是随类现身,普度众生的大菩萨,乃至拔济未来众生,超越尘劳之羁累,出于五阴三界之牢狱。他们以大智舍利弗、摩诃目犍连、摩诃拘絺罗、富楼那弥多罗尼子、须菩提、优婆尼娑陀等为首。

 

还有无数的辟支佛,无学阿罗汉,以及初发心的学人,也一齐来到佛陀的住所。因为那天是比丘结夏安居期满的日子,乃一年一度的盛会,比丘有过,可当众公开忏悔,也可任人公开检讨,所以又名为僧自恣日。随后佛必应请说法,并任由发问;因此十方诸大菩萨,也很珍视这个机缘,特别赶来参加法会,希望解决心中的疑难,一个个虔诚恭谨,静待世尊开演微密教法。

 

当时如来,亲自敷座,安详趺坐,先为大机法众,密说深奥妙义,像迦陵鸟一样美妙的声音,十方都能听到,所以无量无数的菩萨,皆闻声来到了道场,他们以大智文殊师利菩萨为首。

 

那天也正是波斯匿王的父王逝世纪念日(讳日),波斯匿王为超荐他的父王,特别在宫廷中,恭敬设筵,广陈珍馐妙味,并亲至祇柦精舍,恭迎如来及诸大菩萨,莅临王宫应供。城中一些福德俱隆的长者,清淨自守的居士,也都预备了美味的食物,恭候佛陀和他的弟子降临。当时佛命文殊菩萨率领诸大菩萨及阿罗汉,分别至各处应供,以满足众人的愿望,使皆有种福的机会。祇有阿难一人,在自恣日以前,先受善信的迎请,到别处去了,因路途较远,一时赶不回来,没有参加集体应供的行列。

 

依照佛陀的规定,僧徒远出,必须有一位上座(长老),和一位阿闍黎(亲教师)同行,以防止过犯,或失威仪。这次阿难的远行,却是独自一人,以致几乎破了根本大戒,将要犯堕落恶道的重罪,但也是使佛陀宣说本经的因缘。起因是这样的:

 

那天因为是僧徒解夏的日子,不但波斯匿王请佛应供的事,全城皆知,城中的长者居士,也各在家设供,恭候法驾降临,自然也就没有人再送斋供到精舍。阿难独自回到祇柦,也就没有饮食可用(按:当时的寺院,没有自办伙食的,完全是按时托钵乞食)。阿难不得已,祇好独自持钵,入城乞食,忘了自己不过是初果学人,定力非常薄弱,原是不可单独托钵的;但一向自恃多闻,不知自己修持有限,竟欲彷效菩萨的行为,以致误入了淫女之室,遭遇了无力自破的魔障。

 

当时阿难心想,祇求最初一位檀越(布施者),做为斋主,不论他是刹帝利(贵族),还是旃陀罗(贱民),也不问供养的食物是淨是秽,一律以平等心接受,使他们都有种福修慧的机会,成就他们无量的功德。阿难知道,世尊曾亲自诃责过须菩提和大迦叶,说他们身为阿罗汉,仍存有分别心;须菩提捨弃贫贱的人,专向富贵之家乞食;而大迦叶又捨富贵,专求贫贱者供养,他们的用心,虽然很好,到底总不是平等心。富贵人家,固然要继续培养福田,方能长保富贵;可是贫贱的人,更要多多修福,才可摆脱贫贱的痛苦。阿难最敬慕如来的平等襟怀,尤其仰慕如来那种没有限量的慈心;况且以平等心乞食,还可避免世人的讥讽和疑谤呢!想着想着,阿难已到了城门外的壕堑,于是刻意端正仪容,遵照乞食的律仪,徐步进入护城门,给人一种安详肃穆的印象,希望藉清淨的仪态,能使见者受到默化。

 

他既决心学菩萨,要以平等心乞食1,当然不择门户,沿门托钵,不料经过一娼妓之家,家有一女名钵吉蹄,十分娇艳,美若天仙。她的母亲名摩登伽,会娑毘迦罗梵天咒术,法力非比寻常。外道摩登伽的女儿一见阿难,不禁倾心爱恋,认为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美男子,立即要求她母亲,一定要使阿难成为她的终身伴侣。母知阿难既跟佛陀出家学道,已捨弃了世间爱欲,决不可能返俗娶妻;何况阿难出身王族,自为贱民,门户悬殊,教她不要痴心妄想。然她一见锺情,力劝不醒,摩登伽爱女情深,不得已,祇好使用娑毘迦罗过去先梵天咒术,以求迷惑阿难,满足女儿的心愿。于是以咒术加持过的淨巾,覆盖在食物盘上,令钵吉蹄亲自捧着献与阿难。阿难一见,果然为咒术所迷惑,神智恍惚,身不由己,像做梦似的,跟在钵吉蹄身后,进入了她的香闺,同入罗帐。在钵吉蹄百般媚惑,肌肤相亲之下,阿难已如醉如痴,完全不能自主,心裡虽然明白,但不能抗拒她的摆佈,眼看将犯根本大戒,毁弃戒体,心中非常恐惧,惟有默祈佛陀救护2

 

世尊有他心通,阿难动念求救,佛陀早已心知,故受供之后,立即赶回祇柦精舍。波斯匿王和他的大臣,以及在陪的长者居士,见佛饭后匆匆回舍,知有特殊因缘,都跟随佛陀至祇陀林,希望恭听心要大法。

 

佛回到精舍之后,立即从头顶的肉髻中,放射出百宝无畏光芒,光中出现千叶宝莲,有一位化佛坐在莲花上,顶上放射十道百宝光明,一一光明中,普遍示现十恆河沙数的金刚密迹力士,祂们皆是内秘菩萨德,外现金刚形,有的擎山,有的持杵,遍满虚空界。当时这位化佛,宣说了〈愣严神咒〉3。佛随即命大智文殊菩萨,以佛说神咒,亲往救护阿难。邪不敌正,在佛说神咒之下,邪咒幻术消失,文殊亲携阿难及摩登伽女--钵吉蹄--回到佛陀座下。

 

阿难见了佛陀,如恶梦初醒,不禁悔恨交集,顶礼痛哭,悔恨从无始以来,一向祇求多闻,不肯真实修持,以致道心脆弱,道力不全,抵不住邪咒幻术的迷惑,几至丧失戒体,铸成大错。因此诚恳地祈求佛陀开示;十方如来,所以得证佛果,成就妙奢摩他、三摩、禅那4(定之别名)的菩提大定,最初下手的方便法门。

 

当时在座的无数菩萨、十方的大阿罗汉、辟支佛等,听到阿难的启请,无不非常高兴,大家都静静地绕在佛陀四週,恭候亲聆圣教。

 

世尊在大众中,伸出他金色的手臂,轻抚阿难的头,显出无限的慈祥,告诉阿难及大众说:「有一种三摩提5,名『大佛顶首愣严』6(定之总名),这是三昧之王,若能证到愣严大定,即可任意入一切三昧,就像如意宝王那样,能随意出生一切珍宝。这『大佛顶首愣严王』,具足六度万行,是十方如来超越生死苦海,通达涅槃的至上法门,庄严的正道。你欲研究无上菩提,开佛知见,当先认识佛的无见顶相,现在专心细听。」

 

1 平等心乞食:小乘乞食,向拣五家(即五家不食):一官、二唱、三屠、四沽(买卖酒)、五淫舍。不食之由:一、避嫌;二、避受境所转。等心乞食,有五义:一、由内证平等理,外不见有贫富相;二、心离贪慢,慈无偏利;三、表威德,不惧恶象、沽酒、淫女家;四、息凡夫猜疑;五、破二乘分别。

2 阿难示堕:有二意:

(一)以多闻第一,力不胜邪,可证闻不足恃,必宜从闻、思、修。
(二)以是佛堂弟,修不能代,亦见佛不足恃,必宜自己深修。

此处以显阿难深本,至下文中,仍应据迹发挥,方能激引真实凡、小。大凡深位,示现浅位,必能曲尽浅位情态,如执迷谬辩,感悟涕泣,皆所以尽其情态,旁发诸真实者之心曲,令生庆快解悟耳!不必处处迴护阿难。

3 现瑞说咒(表法):

经文

所表之法

肉髻顶相

如来藏性,本觉理体(法身)。又「顶」表诸佛极果。

从顶放光

依本觉理「体」,起始觉智「用」--般若妙智。

光具百宝

慈悲德用,有求必应,可以摄受群品。 解脱大用

光具无畏

威势力用,无恶不摧,可以折服众邪。

光中出生

千叶宝莲

「莲花」表如来密因或因行。依始觉智用,而修大乘万行因心--蹑解起行。

华从顶出

显因心不离果觉。

化佛坐莲花中

显果觉不离因心。

顶放十道

百宝光明

一一光明

皆遍示现

十恆河沙

如来藏性,圆含万法,其体清淨本然,周遍法界。

金刚密迹

擎山持杵

遍虚空界

循业发现,生善灭恶,随缘妙用。

化佛宣说神咒

由果觉起大用化度众生。

本经共有五次放光:

放光之处

所表之法

依理起智
面门 诸智将开【参阅 3
卍字 因心显见【参阅 6A
诸佛顶 一多无碍【参阅 17A
五体 耳根圆通,总摄诸根【参阅 20A

4 妙奢摩他、三摩提、禅那

 

梵文音译

意译   散位 定位 染位 淨位 有心位 无心位  
  奢摩他

【寂静为义】

止、
寂静、
能灭、
等观等
止息一切想念与思虑、止心寂静,另诸根不起恶法,而心归于专注一境。

又称为止观,谓摄持心念,归一处,以防神识飞颺散动,并遮邪念妄想之生起;若能进一步开启正智以照诸法,则称为

天台宗以配于空、假、中三,而分为三

       
  三摩提/
三摩地/
三摩波底/
三摩/三昧

【销幻为义】

正定、
正受、
等持、
正心行处等
心则端直,安住一境而不动,即心平等摄持之意。

《圆觉疏》翻为等至,谓平等任持,双离惛沉、掉举也;,谓到胜定,至胜位也!

   
 

禅那

【《圆觉》以寂灭为义】

思维修、
静虑

定、慧双融。谓澄神审虑,专思寂想,即镇静念虑(分别)之意

         ○  
    通于有漏、无漏,但限于色界之定,不通于无色定。  

《正脉》云:此等诸义,多皆取于修定功夫,性定义少,尚可通于诸乘。

今此大定,名似同于常途,而义实迥别:

奢摩他 悟门 微密观照,开解照了,首愣严自性本定(即根性),令悟彻法流源底。
三摩提 修门 依解起行,从根解结,一门深入。
禅那 证门 带果行因,历位修证,定慧均等,中中流入萨婆若海。

阿难不知,十方如来,因地所修之定名,乃举常途三种定之别名,加一妙字以拣之。妙字须贯下三名:妙奢摩他、妙三摩、妙禅那,拣此定,非作意修习之定,乃天然本具之定;非独制识心之定,乃圆含万有之定,故以妙称之。

奢摩他等三,乃定之别名;首愣严为定之总名。旧注所云,此意极是。然更当知,奢摩他等三,乃定之共名,他经亦有故;首愣严为定之不共名,独局此经故。阿难即加一妙字以拣之,是剋定请佛指示,十方如来得成菩提之定。

【参阅A4.18-A4.22】

5 三摩提

《正脉》云:此云等持,既是诸定共名,复是全定总号,不比阿难所请三名中三摩提,彼总中之别,例如色法十一之色(参阅A3.17),不同六尘之色也!

6 大佛顶首愣严

《正脉》云:方是此定不共之号,一经所说,全为此定。

prev buddhabut-l.jpg (2511 bytes) buddhabut-r.jpg (2516 bytes) next

本讲义是由 吉隆坡 双威学院 佛学会 Kuala Lumpur SUNWAY COLLEGE Buddhist Society 师生共同努力所完成,欢迎广为流传,但请尊重智慧财产权,若有借用,请载明出处!




上一篇:新表解2-1第一次徵心

下一篇:大佛顶首愣严经讲义新表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