楞严经、楞严咒资料站

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

梦参老和尚讲楞严经第三讲

2015-06-15

第三讲(上)

        楞严经是一种圆教的,能够入真实的,但是得一门而入;就像我们要进入法堂,门很多,但是它主要的是以正门。所以你想进入楞严的胜定,历代大德给我们巧示方便,说从两种门。就像我们要进法堂,我们这有三个门,哪个门方便你就从哪门入。但是进这个门的时候得有方便善巧,你才能到到这个门里头来。进来了,坐没办法坐,得有方便善巧,你到后面找个垫子,拿来自己坐,那叫方便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咱们学楞严经是平等门,谁都能学,谁都能入,在这个是平等的。万法唯心,一心万法,从这个根本我们具足的含义,没有差别,平等一相;但是人跟人不同,法是平等的,但是你没有这种智力,平等之中而不平等了。因为你智力不平等,万法唯心,你不能进入。但是你翻过来,心唯万法,这个心就是我们一切众生心,跟一切诸佛的心,乃至首楞严大定的心,是一个,没有差别。但是这是体性,根据它缘起而有差别。这差别分析可就多了,世间法、出世间法,凡夫、圣人,染法、净法,依报跟正报,因和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咱们特别讲因果的差别。过去的因不同,你今生在果报上,你现在的果报,在受报的当中,没得智慧;很多佛所教授的你没法进入。我们经常爱说我业障很重,遇着什么事不顺心了,自己感觉自己业很重。业由哪里来的?什么叫业障重?这是我们很多道友的口头禅,好像表白我业障很重,不能得道,随顺不了因缘。业报没有什么轻重,如果你经常这样认为你业障很轻很重的话,那你自己找倒楣,那就业障重吧!业障重,怎么办?你不能把它转变一下吗?业报比较重,你把它转变轻一点,把业障消失了,不就没业障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业障不是有形有相的东西,染净差别也如是,一切的事物是它的变化。昨天早晨跟咱们今天早晨一样吗?一样的。你看昨天那么热闹,没有了,这个道理该懂吧?你如果能这样来理解,凡、圣,染、净,依报、正报,因、果,都是你的心起的,咱们这个心能发生种种作用。昨天我们的心是那个样子,今天我们的心是这个样子,那明天我们的心又是什么样子?假使离开我们心念,一法也没有。能够进入吗?每个人都能平等进入,进入这一心。这个心能生万法,万法也能回归一心。但是我们现在生能生,回归就回归不来了。如果能回归于一心的话,成道了。但是这个一心我们达不到,怎么办?佛就教导我们很多方便,乃至于楞严经也是方便法门,有说、有行、有修、有证。在这一切法中,分什么是真的,什么是妄的,什么是好的,什么是坏的,你把贪、瞋、痴、慢、疑、身、边、戒见、邪,把这个迷的方法把它消失掉,完了你就能够开始悟入,悟到佛的知见,以这个知见去修行、去证得。这些个种种的差别,就叫方便。“方便有多门,归元无二路”,不论真假、虚实、真妄、迷悟,你以这个善巧佛的方便方法,能够把凡人变成圣人。一切的法,一切的事物,全把它归为是善巧方便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们从真实的入不了,楞严大定顿入,我们入不进去,那就假些个方便吧!所以楞严经就讲的方便。就是用种种的善巧方法,完了明白了什么是真、什么是妄,把妄舍掉,完了学习进入真实。妄尽了,真实就得到了。这在华严经是妄尽还源观,妄尽了就返本还源,悟得没差别了。


佛所教授我们的一切法,一个按一切众生一切法都是平等的,叫平等法门。我们想进入这个平等法门,从方便善巧。因此从善巧方便来说,那就把释迦牟尼所说的法分成多少类。佛所教授的法,例如说经藏、律藏、论藏,这是三藏法门;小乘、中乘、大乘,这是三乘法门。我们这部楞严经,它是属于修多罗,就是经藏。经、律、论三藏当中,楞严经它属于修多罗藏的。乘,就是大乘、小乘、中乘,小乘又分声闻、缘觉乘。乘是运载的意思,就是这个方便善巧把我们运载到目的地。譬如我们想到台湾,想到北京,或者想到上海,这有很多工具,现在可以坐飞机、坐汽车、坐火车,都可以,这是运载工具。那飞机就快了,我们把它比作大乘,你坐汽车就慢了,但是目的地一定能达到,达到目的地就成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部楞严经它是属于大乘法,乘属于大乘,藏属于经藏,就是藏乘所摄,按教义方便当中,假设这样方便。但是经上所告诉我们的道理,就是理。你做一切事,咱们做任何事,或者讲道理不讲?所以社会都叫你说讲理不讲理?理有多种。人家用法律,那叫法理。讲人情的关系,叫人理。也有理,有的是大道理,有的是小道理。人与之间的是小道理,国家制定的一切法律是大道理。理必含着有义,什么意思?一切事物的主体是理,拿理来统率,说你这个不合理?那就把它变一下。说你这不合法?不合法就犯法了,犯法了就制裁你。你必须得如理。那理得有义,理的实实在在是讲义。一切事物的主宰有个原则性的,那个就叫理。理必含义。理没有形相,但是讲道理,一讲道理就讲到义了,理义。义就是要明理。义一般讲是相,楞严经的相,楞严经的理,理是体性都一样的,没什么差别的,但义上就有分别了。譬如我们要讲小乘、中乘、大乘,但是这个是义。教是理,佛所有的一切言教都是显理的。在显理的当中,理本来没差别,在意义上有差别,把意义明了之后,回归于理,因此就有教理。佛所设的言教是显理的,这个理有浅有深、有大有小。所以在五教叫小、始、终、顿、圆,四教叫藏、通、别、圆,藏就是小,圆就是大,每一部经都要有这个分别。这个教只是形相,言教,言教所依的是什么?就是指法所具的理,这个理也就是一切法的实体。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文殊菩萨向佛启问:佛,你出在娑婆世界所说一切法,什么是真的教理(就是教体)?如来出现在此土娑婆世界,什么是这个世界真教的体?咱们经常爱说“此方真教体”,是什么?“清净在音闻”,要说,要听。释迦牟尼佛说法四十九年,说法是音声,音声表达法,拿这个来作佛事,“此方真教体,清净在音闻”,一个说,一个听。说了半天,什么是教体?音声为教体。“佛法无人说,虽慧莫能了”,这个就是能诠的教体,第一是说,说了听。现在我们楞严经这个法,说这个法哪些个人能得利益?加被哪些人?这有远因、有近因。有些人听了,说者是没有差别的,听的人就差别了。现在我们几百人,你问问他讲的是什么?有的人答覆你很好,有的人答覆的不对味道,有的就答覆不出来了。


     但是无论你学哪一法,什么样算是法器?什么样是非法器?我们有个器皿,想它起个作用。法器,就是闻了法他能起作用。他听不懂,他能起什么作用?没有信仰,不是楞严经的材料,不是盛楞严经的器皿。他不信,对楞严没有信仰,这就不是法器,不是楞严经的法器。但是学经的时候,光学文字,不从理上去得,这个也不是学楞严经的材料,。一切法离不开心,万法唯心,心是真实的。你不论学哪一法,心外取法不是法器,违背真实了。下劣的根机,二乘人。下劣是指二乘人说的,不是凡夫说的,专指的一切声闻、缘觉,他们执着无我。不进入大乘,也非学楞严经的法器。权乘的菩萨,不能进入楞严,权小不是法器,权乘菩萨也不是法器,这是分别拣别说的。要从上根的方面说,圆顿教都是这个意思,圆顿教都是含着这个意思,一切众生都有佛性。凡是能遇到的,参加法会的(这个是专指楞严法会的),不管他听见没听见,不管他懂没懂,他能有机会参加了这个法会,普受!都种了善根,获益深浅大小不同,但是都能得到利益。为什么?种善根。因为过去世没有因缘的话,他遇不到楞严法会。遇到了,能够进入,或者信解,或者生起知见,分别学习。这个就用到我们学起信论的时候,二种熏习,他熏熏也好,沾到沾到那个味道。我们讲大乘经、妙法莲华经、华严经都如是,楞严经也如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部经究竟当机众是指着什么人说的?一乘的,圆顿的机,正为这类人说的楞严经,兼带着给他还不能悟入不能进入,但是能相信;相信就等于种子种下了,种子种下了就会发芽的,发芽将来一定能够得到利益。那就是三根普被,见闻觉知,以这个来分他的等次。所以楞严经就是对一切众生,只要你能够打开经本看一遍,种了善根了。就像畜生在三宝地,它不懂。它能在这寺庙里头,它以后转变人,他对三宝也有气味的。就是普被一切众生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部楞严经它的宗旨跟它趣向的目的是如何?这部经破他的识心。他就指一切众生,破一切众生妄识的妄心,以这个为宗旨。显发他的真心,显发他的性、本体,目的是这样子,达到这样目的。所有一切众生的根性,不论他哪一种根性,都能进入佛所教导的。经律论三藏,只要他能进入,进入哪一藏都可以,哪一藏都能回归原来的本性。根机深一点,能够悟入。悟入什么?入楞严定,从定而发生自在的妙用。定是指着它的本体,从本体而起的妙用。这是楞严经让你所趣向的。所以入了楞严经,入了圆定了,圆定而生的,是由我圆行而进入的圆定。最初有这种因,又遇着这种缘,而能够圆证菩提,这是这个经能够达到它的目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以下讲讲这个经怎么传译到中国来的?什么时间传到中国来的?哪个大德、哪个祖师翻译的?所传译的时年。就是楞严经到我们东土来,哪位大德传来的,同时在什么时间传来的。这部经是在唐朝的时候,唐中宗的时代传到中国来的,就是武则天的下一代。在历史上叫神龙元年,五月二十三日开始译这部经,把印度的话翻成我们中国话。翻译的人主要的,一个译场不是一个两个,很多的大德共同翻译的。翻译这部经的人,不是中国人,是印度人,说原文的人是印度人,中印度,就是翻译人出生的地点是中印度。翻译这个不是一般的在家人,而是出家人,出家修道的就称沙门。中天竺的沙门,像我们一出家了就叫沙门。沙门,中国话是什么意思?翻勤息,“勤修戒定慧,息灭贪瞋痴”。这是一种。再往大乘深义的翻,识心达本源,故号为沙门,求明心见性的,求成佛的。这个中印度沙门他的名字叫般剌密帝,般剌密帝也是梵语,翻成华言就叫极量,说这个师父他有才德、有智慧。他这个故事很长的,不是很容易来翻这部经的,辗转流到中国的。因为梵僧所定的规律,跟我们中国的大德所定学佛的这个过程当中相吻合。我们知道我们国家隋朝的智者大师,他把一代佛教把它分类的话,大众都知道的智者大师定成三观:空、假、中。那时候没按照印度的翻经仪轨,他自己创空、假、中三观,跟这个楞严经所定的三观是相吻合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部经的故事,翻译的比较有点神话。怎么样神话呢?说这个经不是在印度社会上流传的,这个经本是在龙宫,藏在龙宫。佛灭后,结集之后,这个经没有在六印度流传,而保存在龙宫里头。龙王请龙胜菩萨到龙宫说法,这是有神通的大菩萨。龙胜菩萨在龙宫说法的时候,翻那个龙藏。藏经很多是在龙宫请出来翻的。在他读这个藏经当中,读到楞严经,他赞叹这个经非常得好。龙王不会让他请走的,那他怎么办?他就在那读诵,把它背下来了。他又回到阎浮提,回到人间的时候,他就把它录出来,用梵文把它写出来,呈给国王,说这是国家稀世之宝。国王就把它保存起来,不准向外传。过去的什么宝贝,很多都到宫里去保存就秘密了,就这个样意思。此土的僧人、大德都知道有这部楞严经,怎么知道的?因为印度的和尚、出家人到中国来,他来学中国的经典,看见智者大师所立的三观,他认为跟楞严经相当的符合,义理、观义都相符合。他就向智者大师讲过楞严经,因此智者大师就对着西方拜,就是智者大师对西方拜,求见此经。智者大师拜了好长时间?拜了十八年,没有见到,没人把这部经带来。等到智者大师圆寂之后,这部经才东传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般剌密帝尊者怎么把这部经带出来翻译的?他的国家是严格的限制的不准翻,这种经不准出国,不许带。般剌密帝尊者他要把这部经带到中国来宣传,他的志向很坚固的,他就想种种方法,把经抄到那个极细的绢纸内,就是拿毛织的的那种绢,极细的极细的毛绢,把他的臂拿刀划开,把这个经书藏到这个臂里,再把它缝上。等这臂长好了,看不出来了,谁知道他膀臂里头带一部经?这样子才出国。到了中国,再把臂划开,再把这个经取出来。刚到中国来的时候,到了广州,就是现在的广东,他要想把这部经翻成中文,他不懂,那得有中国人。正在这个时候,有一个宰相房融,中宗时代的宰相房融,被朝廷贬到广州。那他遇到这个经了,他就跟这个般剌密帝尊者合作,由他来翻译成中文。这是翻经的过程。但是光经典到了,还得要会说印度话,能够说中国话,两个相翻,才能翻得成。因此咱们后来的人,看一切经的时候,感觉很容易;其实古来人翻译这个经的时候,那经过很多艰难困苦。我记得义净三藏法师说过这个,作一首诗赞叹这个,“晋宋齐梁唐代间,高僧求法离长安,去人成百归无十,后者焉知前者难。路远碧天唯冷结,沙河遮日力疲殚,后贤如未按斯旨,往往将经轻易看”。在旱海里头沙漠里头走,太阳热得不得了,中午温度好几十度,晚上就凉下来了,夜间寒度也是好几十度,在这样的困难艰险,所以去一百个人,回来十个也没有。后来学法的人、学经的人,不懂得这个道理,往往将经轻易看,随便的看。但是也得有翻话的,经文来了,光一个人不行的,所以译场好多人。还有乌苌国的沙门,弥伽释迦。乌苌国,在玄奘法师大唐西域记里,它叫乌仗国,又叫乌孙国,华言(把它翻作中国语言)就是苑的园,园林子的意思,这个乌苌国就是阿输迦王的一个园林的意思,说成乌苌的。在大唐西域记里,说这个国家面积只有五千余里,这个国家都是大乘佛法,它的出家人弥伽释迦他来译语,楞严经的语是他翻译的,把梵音翻成华言。同时还有中国的僧人,广东罗浮山南楼寺怀迪和尚,中国和尚,他来证明。这个都得华梵兼通,懂中国话也懂印度话,经过这么多的大德共同翻译的。那还有记笔记的呢?笔记的就是房融,他是宰相,唐朝中宗时代的宰相。因为他加入奸党,把他宰相给他取消了,贬到广州去了,他就遇到了楞严经。这也是因缘,他就参加了笔录,笔录成华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说这部经,咱们能看到这部经,经过很多困难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能够传载,现在我们能看到这部经,想念的古德,所以在这部经上他都把它记述出来,就是“后者焉知前者难”。经过这么多的困难曲折,你现在能遇着楞严经,念到楞严经,你想想,你如果没有善根,你看到这部经?遇不到。咱们再把它说简略点,咱们中国十三亿人,就是现在说,能够遇到楞严经的又有几个?还不说在家人,出家的人,学楞严经的又有好多?不是没困难的。就是我们大家想,我开始要讲楞严经,我自身的病苦,大家的希望快点讲,还没有半年多,一直也没讲,障碍很多的,不是容易的。遇到了,而且我们学到了,你能进入吗?这又是大问题了。我们就能够学到楞严经了,能得楞伽大定?能得三昧?那看个人的根性了。现在我们开始解释楞严经的意思。


        在我们中国古时代,晋朝时代,在唐朝之前晋朝时代,我们都知道,我们国家有个了不起的大德叫道安法师,道安法师给古来翻译的经,他立了三种,他自己编的,一个序分,一个正宗分,一个流通分,每部经它都做如是的三种三分法,把这一部经作为分成三段的意思。当初那个时候译经没有这样的翻译,我们中国道安法师他就定这个。等后来古德翻译经的时候,跟佛所说的教授方法完全吻合。智者大师立的三观,跟楞严经的相吻合。道安法师立的三分法,序分、正宗分、流通分,跟佛所说的吻合。所以这些大德,我们在讲这部经的时候,学习这部经的时候,想念,给他们回向。这些大德给我们作了很多的方便,如果没有这些方便,我们没法进入的,我们也遇不到这部经。这是按五教家,就是以华严来分的五教、四教,来这样的叙说这个没有讲经之前的序分,三分之中的序分。以下我们开始讲的正宗分,正宗分就学经文了。


第三讲(下)


        【如是我闻,一时佛在室罗筏城,祇桓精舍】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念祇桓(音:园)精舍,有时候念祇桓(音:还)精舍。佛在将涅槃的时候,阿难尊者向佛请求,如果佛入灭之后,我结集佛的经典,经首如何安立?就是经首该怎么样说。佛就告诉他,经首你应该安如是我闻,一时佛在某处,与哪些个大众。佛给他说的这个叫六成证信序,以这六种法成就这部经,可信的。一共有六件事把它搁在经首,这一般说叫通序。每部经都如是,所以叫通序。那别序呢?楞严经就是别序,楞严经以下的经文就是别序了,此经跟彼经不同。我们先来解释这个六成证信序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是我闻,一时佛在室罗筏城,祇桓精舍”,这是说者、听者、处所、时间、条件,以这六种来证明这一法是佛说的,可以信的,没有这个六种就不可以信,这叫六成证信序。这六件事和合了,才成就这一法门,成就佛所说的法。“如是”是指法之词,说这个法是佛亲口说的,所以你要信。这叫信成就。所以当时佛入涅槃,阿难一升座说法的时候,阿难的身体起大变化。有些人认为佛没入灭,看着阿难说法就是佛,等他一发言才知。“如是我闻”,不是我说的,如来说的,我闻到的,这一证明,大家怀疑才没有了。信什么?信如是。在理上来解释,“如”是不动的,“是”就是一切所说的法,指着法说的,是随缘的。如如不动,因缘而产生,如是。就是一切的法的本体,佛所说的法,不要怀疑。“我闻”,有说必有听。没有人听,说什么?我闻是阿难自己说的,是我亲自听到佛说的,这就没有争议了,息一切诤论。
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时候说的?在印度一切法没有条件,跟佛教有很大关系。为什么?佛的一切法没有时间,因缘成熟;有因有缘和合的,就是这个时间。说者、听者因缘和合了,这个法要出世了。就是佛与弟子因缘和合说的这一法。因缘和合的时间,成就这一法的利益。另外师资道合,好像是没什么因缘,实际上有一定因缘的,称为时成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例如我们现在这次讲楞严经也是,我们也没有时间定的,心里一动。以前大家要我讲的时候,我们有一个班向我请求,华严部也向我说好多次,我们这个本子打好了好久,一者我身体不好,二者我不想讲,心里头没有想讲,好像讲楞严经出了很多障碍,就不想讲了。我心里想为什么找麻烦,九十多岁了,不晓得哪天就死了,死了不就完了,就不想麻烦。又怕讲不下来,讲了时候连自己还没开悟、还没入定,拿什么给人家说,也是一种原因。“诸法因缘生”。所以说这个说楞严经是没有时间条件的,我们只是重述而已。为什么?这是佛说的,我们隔了两千五百多年之后了,我们讲是重述佛所说的话。所以佛是主法者,这是主成就。


        如是法让你信成就。我闻,阿难说的,我亲自听到的,现在就是我们大家都来闻,就是闻成就。什么时候说,什么时候听,就是什么时候因缘和合。法跟我们自己的缘,跟我们的善根,和合成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觉不再讲了。佛者觉也,觉有三义:自觉、觉他、觉行圆满。有时候讲本觉,讲始觉,讲究竟觉。咱们现在大家都是始觉,开始觉悟,一点一点修,修达到了,究竟觉,成就了。我们本俱的就是本觉,人人都是佛;但是你不觉了,开始觉;觉完了,你修成了,究竟觉,叫三觉圆明。觉悟什么?觉悟一切法不生不灭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常念一副对联,经常念,非空非色见如来。不是色相,但是空的,空中还有什么可见,没有可见。非空非色见如来,这样来认识佛。就是你这个本觉智,跟你现在学的时候叫后得智,本觉跟后得相合了,就是理跟事相合了。现在我们生活,我们现在所受的都叫事;但是你事跟理契合了,那就成了,自觉、觉他、觉行圆满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佛在室罗筏城,祇桓精舍”,这是处所。你说法得有个地点,佛是说法主,在什么地点说的?在室罗筏城,祇桓精舍这个地点说。




上一篇:梦参老和尚讲楞严经第四讲

下一篇:梦参老和尚讲楞严经第二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