楞严经、楞严咒资料站

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

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9 (校对版)

2015-05-27

 慧律法师佛学讲座

  大佛顶首楞严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讲题:大纲(目次解说)

     片数:(本片为第9片)

       编码:DVD(简体版) 011

      2007.1/62/10 文殊讲堂

 

④计[一切依报正报皆半有边、半无边]之邪见

经文:“四者,是人穷行阴空,以其所见心路筹度,一切众生一身之中,计其咸皆半生半灭。明其世界一切所有,一半有边、一半无边。”

注释:[以其所见心路筹度]:谓此行者于其定中,以定力所伏故,其行阴之迁流趋于极缓,他便觉得他的行阴已灭,及至出定,才发觉行阴仍在,于是他便以为他的行阴灭了之后又再生起。如此他便见行阴是时生时灭,于是以自己的心路之历程去筹度,而计着法界一切依报正报皆是如此处于时生时灭、半生半灭的状态中。这又是外道人以自我为中心,而卜度计着一切的另一个例子。

义贯:[四者,是人] 想阴既尽,行阴现前,即以定力研 [穷行阴],欲求其[空,以其]入定出定时[所见]行阴乃时生时灭,即以自[心路]历程[筹度]计着[一切众生一身之中,计其咸皆半生半灭]。又以此推,[明其世界]中[一切所有]之物象,亦皆[一半有边,一半无边。]

这个就是没有大悟,功夫不够。乱讲,很可怜的外道!我们非常有福报,听到如来的正法,知道他的错误。

2.结语:堕为外道(有边论)

经文:“由此计度有边无边,堕落外道,惑菩提性,是则名为第四外道立有边论。”

义贯:[由此]自心魔所作祟,而邪[计]妄[度]诸法[有边无边]之戏论,因而[堕落]于[外道]之恶见(即学佛法成外道),以致[惑]乱自他[菩提]正觉之[性,是则名为第四]类[外道]所[立]之[有边]邪[论]。

第五种,行阴的第五种阴魔,(五)堕四种矫乱论

经文:“又三摩中诸善男子,坚凝正心,魔不得便;穷生类本,观彼幽清常扰动元,于知见中生计度者,是人坠入四种颠倒不死矫乱,遍计虚论。”

翻过来,2146页,什么叫做[不死矫乱]呢?这个[不死],就是指不死天,即无想天之果报。外道计无想天为究竟涅槃处,故又称之为不死天。且说修行人,一生一世如果不随便乱答人家,死后当生彼天;你就是不要乱答。他们又说,若自己实在不知,而勉强回答,就会造成[矫乱]。因此为了避免矫乱,他们立了一项规矩:若有人问任何问题,身为本派弟子,你就应回答说:“这是秘密言词,不可明说。”因为自己不知道!或者含糊其词作不定答。因为他不知道,他不是大觉的世尊啊!他回答不出来,又怕答错了,又想往生无想天,他就不敢乱答。佛对他们这种作法,就呵斥说:“此真矫乱!”佛真了不起!(这才是真正的矫乱!)回答不出来,又不敢回答,你只是避开问题,并没有面对问题啊!亦即,他本来是为了避免矫乱,而模棱两可、含混其词,结果反而成了真正的矫乱,以其言词闪烁不定故。因为没有大悟,不是像如来、世尊。是不是?

义贯:[又]入于[三摩]地[中]之[诸善男子,坚]固[凝]然不动,[正]其[心]念,不起爱求,外[魔不]能[得]其[便],故能增进而破想阴。想阴既破,行阴显现,故能[穷]十二[生类]之生死根[本](即行阴之体),而[观彼]行阴(七识)[幽]隐轻[清],恒[常扰动]生灭之根[元](七识),然[于]彼定中所得的[知见中]不能明了抉择,而[生]虚[计]妄[度者,是人] 即[坠入四种颠倒],以求外道[不死]天(无想天的果报)而作[矫乱]、周[遍计]度之[虚]妄言[论]。

分类,1·类别

①计[八亦]之矫乱论6:33

经文:“一者,是人观变化元,见迁流处,名之为变;见相续处,名之为恒;见所见处,名之为生;不见见处,名之为灭;相续之因,性不断处,名之为增;正相续中,中所离处,名之为减;各各生处,名之为有;互互亡处,名之为无。以理都观,用心别见。有求法人来问其义,答言:我今亦生亦灭,亦有亦无,亦增亦减(搞不清楚状况)。于一切时皆乱其语,令彼前人遗失章句。”

“遗失章句”就是摸不着头绪,你来问,就是答不到正确的答案。

翻过来,2421页,倒数第三行,义贯:[一者,是人]于定中观想阴已尽,行阴显现,于是进而[观]行阴,因为那是一切[变化]之根[元];当他观[见]行阴之[迁流处],便[名之为]行阴的无常[变]异相;若观[见]行阴虽然迁流,但亦有前后[相续]之[处],于是他就[名之为]行阴的[恒]常之相(因此他下结论说:行阴有常、有无常;也就是:亦常亦无常。),因为看到不究竟、不透彻,卡在这个行阴。

他又在他能够观[见]及[所见]的八万劫[处],看到有众生生起,于是他就[名之为生];而于八万劫外,[不见]如他先前所[见]之[处],看不到有众生生起,似一切皆灭,他便[名之为灭]。(于是他得到另一个结论:行阴亦生亦灭)。

他又观察思维:如果前面的行阴已灭,而后面的行阴尚未生起,这中间必定有个令前后衔接起来的[相续之因]存在,但他却观见行阴之迁流[性]中仍有[不]间[断]之[处],在这前后阴衔接处,本应中断、却没有中断时,便有如多出一个法了,这多出的一法,他便[名之为增];反之前后二阴[正相续中],其[中]间为前后二阴[所]分[离]之空缺[处],(亦即虽相续而缺中交、如出入息,)呼吸,气出来,再吸进去,中间会短暂的停留一下。就有如少了一法,这情况他便[名之为减]。

此行者又因观众生[各各]皆有其独有之[生处],他便[名之为有];见其[互互]相率皆归[亡处](尽皆有死),他便[名之为无](于是他又得到一个结论:一切法皆亦如是:亦有亦无。)

以上八种表面上虽皆似[以理都观]诸法,然而由于行者之[用心]有差[别],因而于[见]同一法时,却前后不一致,不能真正得如理而确定之见。以其所见不定故,若[有求法人来问其]修证之[义],他即[答言:我今]所见为一切法乃[亦生亦灭,亦有亦无,亦增亦减],无有一定可说。彼[于一切时,皆]如是矫[乱其语,令彼]现[前]求法之[人,遗失章]法字[句]及正义理,令人知见混乱,无所适从。摸不着边。

②计[惟无]之矫乱论

经文:“二者,是人谛观其心,互互无处,因‘无’得证。有人来问,唯答一字,但言其无;除无之余,无所言说。”

这个“无”,不是佛陀所悟的那个无,差了十万八千里!

2424页,义贯:[二者,是人]于定中[谛观其]行阴之[心],当行阴之生住二相灭的当下,他见一切皆无,他于是在此暂无的现象中,于法法上[互互]相推相衍,而皆至于[无处],从而妄计自己[因无]这一字而[得证]道:即悟一切皆归于无。这个“无”是断灭,不是佛体悟的那个无,差十万八千里!一个是正觉;一个是邪见、断灭见,不一样的。故若[有人来问]法时,他[唯答一字,但言其无];且[除无]一字 [之余],即完全[无所言说](什么话都不说)。

2425页,③计[惟是]之矫乱论

经文:“三者,是人谛观其心,各各有处,因有得证,有人来问,唯答一字,但言其是,除是之余,无所言说。”

义贯:[三者,是人]于定中[谛观其]行阴之[心],当他观见在行阴的异相与灭相之后,仍有生相与住相再生起,即下结论谓一切法[各各]皆住于[有处](一切法有),且妄计其已[因有]宗而[得证]无上道,证一切法有,不知道一切法都是缘起。因此若[有人来问]法,彼[唯答一字,但言其是,除是之余],即[无所言说](其他什么话都不说)。

④计[有无]之矫乱论

经文:“四者,是人有无俱见,其境枝故,其心亦乱。有人来问,答言亦有、即是亦无,亦无之中不是亦有,一切矫乱,无容穷诘。”

[无容]就是无法,[穷]就是追问到底,[诘]就是问。再追问下去,就讲不出所以然。

无容穷诘:无法追究到答案,你答:亦有,即是亦无,亦无之中不是亦有。在讲什么?所以叫计有无之矫乱论。

2427页,倒数第四行,义贯:[四者,是人]于定中观察行阴时,因为双观其生处及灭处,故[有无俱见];因为[其]所观[境]之象系分[枝]不齐[故,其心亦乱] 而不一。因此若[有人来问]法于他,他便[答言:]法[亦有,即是亦无](亦灭),以一切有生必归于灭,故有等于无;但是他却又说:[亦无之中不]一定[是亦有],以已灭者不一定更生,所以无不一定还有。如是他把[一切]义理及文字全[矫乱]了,令人[无容穷诘]而得到任何明白确定的答案,一切一团混乱。

2.结语:堕为外道

经文:“由此计度,矫乱虚无,堕落外道,惑菩提性。是则名为第五外道四颠倒性不死矫乱,遍计虚论。”

义贯:[由此]自心魔之作祟而邪[计]妄[度],成为[矫乱]道理之[虚]妄、空[无]之言说戏论,因而[堕落]于[外道]之恶见,从而[惑]乱自他[菩提]正觉之[性。是则名为第五]类[外道]的[四]种迷正立邪的[颠倒性]、都是为了求外道[不死]天之果报,不欲给人明确之见解,所作之[矫乱]正知见、周[遍计]度、[虚]妄之[论]。

诠论

此四种矫乱论,究竟有何过?其过咎为:一、令人思惟不清,堕于无明愚痴。二、令人失去正知见。三、令求法者无所适从。

(六)计[死后仍有十六相]之邪见

经文:“又三摩中诸善男子,坚凝正心,魔不得便,穷生类本,观彼幽清常扰动元,于无尽流生计度者,是人坠入死后有相,发心颠倒。”把笔拿起来,“或”旁边编号A,)“或自固身,云色是我;(第二,或见我圆,这个“或”的旁边编B,B:)或见我圆,含遍国土,云我有色;(2430页,或彼前缘这个“或”,旁边编号C,)或彼前缘(就是眼前外色之缘,或彼前缘,眼睛所看到前面这个因缘。)随我回复,云色属我(这是C,这一段是C,底下,“或”,编号D,);或复我依行中相续,云我在色。(这个是D,ABCD有四段,等一下你就知道。)

“皆计度言死后有相;如是循环,有十六相。”为什么有十六相呢?把这个色、受、想......排列下去就是十六,刚刚已经编号ABCD了。

好!诸位看一遍,2429页,看一遍,A:或自固身,云色是我;如果是换第二个字,就变成“受”了,或自固身,云受是我;B:或见我圆,含遍国土,云我有受;C就是:或彼前缘,随我回复,云受属我;D:或复我依行中相续,云我在受。那么,“想”也是,就是色、受、想、行。

因为这个外道,他的功夫只能到行阴,再底下更微细的第八意识的识阴,他完全冥然不知,茫然不知。所以,他只能讨论色、受、想、行,刚刚编的ABCD,四乘以四就是十六。

好!翻过来,2430页,D:或复我依行中相续,云我在色。皆计度言死后有相;如是循环,有十六相。这个依色、受、想、行,色四相、受四相、想四相、行四相,四四十六。从此或计毕竟烦恼、毕竟菩提,两性并驱,各不相触。由此计度死后有故,堕落外道,惑菩提性,是则名为第六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有相,心颠倒论。”

2431页,倒数第一行,义贯:[又]入于[三摩]地[中]之[诸善男子,坚[固]凝[定]、持[正]其[心],不起爱求,外[魔不]能[得]其[便],故能增进而破想阴;想阴既破,行阴即显现,于是他便在定中[穷]究十二[生类]之生死根[本](行阴),而[观彼]行阴[幽]隐轻[清]、恒[常扰动]之根[元],故他即[于]彼行阴相续[无尽]之迁[流]相,提早执着。而[生计度]此行阴为诸动之本元[者,是人]从而[坠入死后]仍会再[有]色、受、想等诸阴[相],再从行阴生起之谬见,从而[发心颠倒]。

[或自]坚持[固]守此[身]形,而[云]四大之[色是我](此为计色是我)。

[或]妄[见我]性[圆]融,[含遍]十方[国土],而[云我]拥[有色](此为计我大色小,色在我中)。

[或彼]现[前]所[缘]之色,能[随我](任凭我)[回]旋往[复]运用,而[云色属我](此为计离色是我)。

[或复我]系[依行]阴[中]之迁流[相续]之相而存活,故[云我在色]中(此为计色大我小,我在色中。)

如是等[皆]是虚妄[计度]而[言死后]身虽已死,但我心识仍在,故仍[有]我[相]在。[如是]之论说[循环]往复,共[有十六]种[相。从此或]更转深一层而[计]着[毕竟烦恼]与[毕竟菩提],皆是由有为的行阴之造作而成,因此皆如行阴之无尽。是故真与妄二法之[两性并]驾齐[驱],就是(同时并存),并行而不悖,故[各不相触]、相妨。[由此]自心魔之作祟而邪[计]妄[度死后]仍[有]诸阴相[故],因而[堕落]于[外道]之恶见中,于是[惑]乱自他[菩提]正觉之[性,是则名为第六]类[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有相],于是成就自[心]魔所造之[颠倒]邪[论]。

2433页,中间,(七)八种邪计无相

经文:“又三摩中诸善男子,坚凝正心,魔不得便;穷生类本,观彼幽清常扰动元,于先除灭色受想中生计度者,是人坠入死后无相,发心颠倒。见其色灭,形无所因;观其想灭,心无所系;知其受灭,无复连缀,阴性销散,纵有生理,而无受想,与草木同。此质现前犹不可得,死后云何更有诸相?因之勘校,死后相无,如是循环有八无相。从此或计涅槃因果一切皆空,徒有名字,究竟断灭。由此计度死后无故,堕落外道,惑菩提性;是则名为第七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无相,心颠倒论。”

翻过来,2436页,义贯:[又]于[三摩]地[中]之[诸善男子,坚]固[凝]定、持[正心]念,不起爱求,外[魔不]能[得]其[便],故能增进而破想阴;想阴既破,行阴即显现,于是他便在定中,[穷]究十二[生类]之生死根[本](行阴),而[观彼]行阴的[幽]隐轻[清]、恒[常扰动]之根[元](七识)。此时,若[于先]前已经[除灭]之[色、受、想]三阴[中]而[生]邪[计]筹[度者],意思是说(谓色受想本有今无,因为他已经进入了行阴,前面都......本来有,已经被他断除了。如今行阴虽现有,将来亦当成无),[是人]便[坠入]外道所计执的[死后]一切法皆归于[无相]之断灭论,则其[发心]遂成为[颠倒]心。

此人于定中观[见其]四大之[色灭]之后,则念其身[形无]复[所因](所依);若再[观其想]阴[灭]时,则念其[心无]复[所系];而当他[知其受]阴[灭]时,则计他的色与心[无复连缀]之桥梁;因他以为前三[阴]之[性]既已[销]亡[散]灭了,此行阴[纵]仍[有生理](仍旧存在),然[而]既[无受想]二阴,则此身乃[与草木同]。

又,[此]色受想行四阴之[质](体)纵使[现前]于定中[犹不可得,死后云何更有诸]阴之[相]可得?[因之](于是)[勘校],经过了确认,覆核确定之后,可下结论说:生前与[死后]四阴之[相]皆[无;如是循环]论证共[有八无相]论。八无相论就是:色、受、想、行,一个是二,所以,加起来是八。既然现前质空,即无修因;而死后质空,便无证果,是故[从此或计涅槃]菩提与[因果,一切]世出世法[皆]系[空]无,[徒有名字],并无实际,一切法[究竟]归于[断灭],遂成为拨无因果之大邪见。这个很可怕的,认为没有因果了!

此行者[由此计度死后]一切皆归于空[无故,堕落]于[外道]之恶见(即学佛法成外道),以致[惑]乱自他[菩提]正觉之[性;是则名为第七]类[外道]所[立]于[五阴中]计[死后无相,心]魔所成之[颠倒]恶[论]。

好!2438页,(八)八种俱非邪论

经文:“又三摩中诸善男子,坚凝正心,魔不得便,穷生类本,观彼幽清常扰动元,于行存中,兼受想灭,双计有无,自体相破,是人坠入死后俱非,起颠倒论。色受想中,见有非有;行迁流内,观无不无。如是循环,穷尽阴界,八俱非相,随得一缘,皆言死后有相无相。又计诸行性迁讹故,心发通悟,有无俱非,虚实失措。由此计度死后俱非,后际昏瞢,无可道故,堕落外道,惑菩提性;是则名为第八外道立五阴中死后俱非,心颠倒论。”

翻过来,2440页,第一行,[色受想中,见有非有]:这个[有],是指行阴之有。[非有],则是指已灭的前三阴,因为此三阴已经灭了,故成非有。此谓,于已灭之色受想三阴中,相对于现犹存在的行阴之[有],行阴现在讲有,则那前面三阴即成[非有]。

[行迁流内,观无不无]:[行],就是行阴。[无],就是前三阴之无。[不无],即非无,既言[非无]即是有。此谓,于现存的行阴之迁流内,对观于前三阴之[无],则此三阴之[无]并非无,而是有;也就是说:前三阴之[无]这件事是[有]的。

[如是循环]:[循环],指循环作观,由后观前,由前观后。(按:此所谓[循环作观],其实就是[绕圈子]。)

[穷尽阴界]:[阴],指色、受、想、行四阴。[界],界限,范围。

[八俱非相]:什么叫八俱非相呢?[有][无]二法及[俱][非]排列组合,俱非就是二个非,叫做俱非,有也是非,无也是非,叫做俱非。或是有,这个[俱]就是亦有亦无,[非]就是非有非无。所以,[俱]就是同时存在;[非]就是二个都否定。排列组合,即衍成四俱与四非,称为八俱非。此八俱非为:1.有、2.无、3.非有、4.非无、5.亦有亦无、6.非有非无、7.非亦有非亦无、8.非非有非非无.这对初学佛法来讲,真不知道怎么个解法?这八俱非便成一切外道言说戏论的核心。将来我们会讲到。

[立五阴中死后俱非]:谓彼外道即以五阴为题旨,而立众生于死后(其五阴)俱非有非无。(也就是说:人死后,其五阴不是有,也不是无。按:那是什么呢?)说不出所以然。

义贯:[又]入于[三摩]地[中]之[诸善男子,坚] 固[凝]定、持[正]其[心]念,不起爱求,故外[魔不]能[得]其[便],乃能增进而破想阴;想阴既破,行阴即显现,因此他得以[穷]究十二[生类]之根[本](行阴),而[观彼]行阴[幽]隐轻[清]、恒[常扰动]之根[元](七识)。但是他却[于行]阴尚[存中,兼] 以[受想]二阴已[灭],而[双计]亦[有]亦[无](于尚存者计有,于已灭者计无),行阴的[自体]之[相]以此有无之互[破],故不能成立;[是人]于是[坠入]外道之[死后]有无[俱非],就是(非有非无)的妄论,俱非就是同时,有跟无同时。从而更[起]种种[颠倒]邪[论]。

此人于已灭之[色受想]三阴[中],对[见](对观)行阴之[有]故前三阴成为[非有],行阴有,前面就非有。而于[行]阴[迁流]之[内],对[观]前三阴之[无]这件事实[不无](此无非无,而是有[无]这件事)[如是循环]对观论证,由后(现在)观前(过去),由前观后,[穷尽]色受想行四[阴]之[界]限,达有无俱非,而衍成[八俱非相] 之乱论,于是[随]举[得一]阴为[缘](以此阴作题材),彼[皆言]此阴于[死后]非[有相]、非[无相。又] 以其所[计]一切[诸行](万法)之[性]既皆[迁]离于正理之外,充满[讹]错谬误[故],其 [心]即依此等邪理而 [发]邪[通]与邪[悟],从而他即更加确定[有无俱非] 之邪见,而令一切事理之[虚实]皆[失]其[措]置之所。

[由此]对生前之双非,更推而[计度死后]亦一切法[俱非]有非无。由依如是邪见而修证故,此行者但见[后际](就是只见未来)乃一片[昏瞢,]茫茫然,[无] 丝毫之道或实质理之[可道](可说),是[故]他便[堕落]于[外道]之恶见,以致[惑]乱自他[菩提]正觉之[性;是则名为第八]类[外道]所[立]于[五阴中死后俱非]有非无、[心]魔所成之[颠倒]邪[论]。

(九)七际断灭邪见

这个[际],不是我们刚刚讲的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这个[际]是指交际处,意思是指处所,[七际]就是七处,七处,七际断灭邪见。

经文:“又三摩中诸善男子,坚凝正心,魔不得便;穷生类本,观彼幽清常扰动元,于后后无,生计度者,是人坠入七断灭论。或计身灭,或欲尽灭(欲尽灭就是初禅),或苦尽灭(就是二禅),或极乐灭(就是三禅),或极舍灭(就是四禅)。如是循环,穷尽七际,现前消灭,灭已无复。由此计度死后断灭,堕落外道,惑菩提性,是则名为第九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断灭,心颠倒论。”

诸位看2445页,倒数第三行,看后面,[七际]是哪里呢?

⑴四大洲(东胜神洲、南赡部洲、西牛货洲、北俱卢洲)。六欲天,我们也讲过了;⑵六欲天;⑶初禅(三天);⑷二禅;⑸三禅;(3)、(4)、(5)各三天,就是九天;⑹四禅就九天;⑺四空天。所以,“七际”:即(1)四大洲,(2)六欲天,(3)初禅,(4)二禅,(5)三禅,(6)四禅,(7)四空天。“七际”就是七处。

翻过来,2446页,义贯:[又]于[三摩]地[中]之[诸善男子,坚]固[凝]定、持[正]其[心]念,不起贪求,故外[魔不]能[得]其[便],乃能增进,而破想阴;想阴破已,行阴即显现,于是他便能[穷]究十二[生类]之生灭根[本](行阴),[观彼]行阴[幽隐]轻[清],恒[常扰动]之根[元](七识)。然而他[于]行阴念念灭处,以为是于[后后]当归于空[无],往后推论就是无。因此而[生计度者,是人]即[坠入]外道的[七]际[断灭论]。

此人[或计]四大洲及六欲天之[身]当归于断[灭、或]计[欲尽]之初禅当断[灭、或]计[苦尽]之二禅当断[灭,或]计[极乐]之三禅当断[灭,或]计[极舍]之四禅天,乃至四空天当断[灭。如是循环]推论,[穷尽七际],妄计[现前]之法将悉归[消]亡[灭]尽,[灭已],于未来却[无复]更生。

此行者[由此计度死后] 一切皆归[断灭],而[堕落]于[外道]恶见,以致[惑]乱自他[菩提]正觉之[性,是则名为第九]类[外道]所[立]于[五阴中]计[死后断灭,心]魔所成之[颠倒]邪[论]。

(十)邪计五处现证涅槃论

就是(五现涅槃邪论),就是提早计着说:这是涅槃!

经文:“又三摩中诸善男子,坚凝正心,魔不得便,穷生类本,观彼幽清常扰动元,于后后有生计度者,是人坠入五涅槃论。或以欲界为正转依,观见圆明,生爱慕故;或以初禅性无忧故;或以二禅心无苦故;或以三禅极悦随故;或以四禅苦乐二亡,不受轮回生灭性故。迷有漏天,作无为解(这个就是重点,这个就是本题的重点,第(十),行阴的十种阴魔,就是迷有漏天,明明是烦恼生灭法,作无为解,以为是证得不生不灭的无为,如来的涅槃。);五处安隐,为胜净依(把有漏的五处,认为是无为、不生不灭的境界。),如是循环,五处究竟。由此计度五现涅槃,堕落外道,惑菩提性,是则名为第十外道立五阴中五现涅槃,心颠倒论。”

注释,这个统统要看。

[于后后有生计度者]:谓观行阴念念相续无间,而计其最终(后后)必有实果产生,且恒常不灭。

[五涅槃论]:五处皆得究竟涅槃之邪论。五处为哪五处呢?一就是六欲天,以及色界四禅天,就是(初禅、二禅、三禅、四禅)。这五个地方,把它当作涅槃;其实,这五个地方都是有漏生灭法。

[或以欲界为正转依]:[欲界],此指六欲天。[转依]:为唯识法相的术语。所以,这个《楞严经》跟唯识、百法、《起信论》有息息相关的思想。[转],就是转变。[依],就是所依。谓转变下劣的所依,成为胜上的所依;如从原来所依的染法、或烦恼法,转而依于净法,或菩提法、或般若法。盖[转依]的涵义,即与[断证]一词相近。又,[转]字,古释为[转舍、转得],意为[转舍劣法(或恶法、染法)]、[转得胜法(或善法、净法)]。然而须先[转舍],然后再[转得]。简单讲就是:先放得下,再有所得。简单讲就是这样子。

你想拥有佛陀所有的财产吗?很简单!就是身心世界统统放下,你就拥有释迦牟尼佛的财产。这个世间谁最富有呢?你说:哎呀!哪个首富几千亿!是不是啊?我说:我最富有!为什么?我只要二个字:知足,我就全世界最富有,知足就不缺了。是不是?我现在知足,就什么都不缺,不缺,我就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。诸位!你也可以当全世界最富有的人,观知足。所以,你想拥有佛陀的财产吗?很简单!就是全部身心世界统统舍,你就拥有释迦牟尼佛所有的财产;不舍,不能得到佛陀的财产,舍不下嘛,舍不下烦恼嘛!

底下,然而须先[转舍],然后再[转得]。正如于[断证],必须先[断],然后再[证](如先断烦恼、再证菩提)。

又,唯识学所说之[二转依果],也就是菩提果、涅槃果;以此二者为经由修证圣道,而转烦恼,转烦恼成菩提,转所知障变成涅槃。而后所得的最胜妙果。故此[二转依果]又称为所转得之果。此句谓,此人邪计以欲界天为究竟之转依(究竟果),即有若仙家之计六欲天为长生不死之仙境。错误的想法。

[观见圆明]:观见欲界诸天(六欲天)之天光圆明。以此行者刚破想阴,圆定发明,初得天眼,故得观见六欲天。

[或以初禅性无忧故]:[初禅],就是色界初禅天。因为初禅是离生喜乐地,系初离于欲界烦恼,欲界之苦恼不再逼迫,故他称之为[无忧]。此谓,此行者或以离于欲界忧恼的初禅境界,计为究竟涅槃。

2450页,[或以二禅心无苦故]:谓为此人或将二禅的定生喜乐、心中无苦的境界,计为究竟涅槃。

[或以三禅极悦随故]:谓为此人或将三禅的离喜妙乐,极其喜悦相随不离(极悦不断)的境界,计为究竟涅槃。

[或以四禅苦乐二亡,不受轮回生灭性故]:[苦乐二亡],因为四禅系舍念清净,苦乐二念皆不生,此行者住于此境,便以为已超脱生死轮回,不再受生死苦,因而计四禅境界为究竟涅槃。

以上皆是将有为、有漏——有为就是生灭,有漏就是烦恼,那个[漏]是指烦恼。把生灭法、烦恼法的欲界及色界天,计为无漏(就是没有烦恼)、究竟之胜果。

[迷有漏天,作无为解]:谓迷于有漏的欲、色界天,计为无漏、无为之涅槃净境。

[五处安隐]:[安隐]同安稳,这个“隐”跟这个“稳”是一样的。谬以此五处为安稳的究竟归宿。

[为胜净依]:谓以彼五处为最胜清净、究竟之所依处。

[如是循环,五处究竟]:[循环],就是循环论证、推观。谓经由这样的循环论证,而谬称此五处皆是究竟涅槃之处;此即是以染作净。不知道这还在三界内。

[五现涅槃]:[五],就是五处。[现],就是现证。谓此五处皆是现证涅槃处。

[心颠倒论]:因为此人以染作净、以有漏作无漏,故是心颠倒。盖此心颠倒系自心魔之所成。

义贯:[又]于[三摩]地[中]之[诸善男子,坚]固[凝]定、持[正]其[心],不起爱求,外[魔不]复能[得]其[便],乃能增进而破想阴;想阴既破之后,行阴即现前,因此他便能于定中[穷]究十二[生类]之生灭根[本](行阴)。于是此行者于定中[观彼幽]隐轻[清]、恒[常扰动]之根[元](七识);但是他[于]行阴念念相续无间之相,计其[后后]后后就是(最终),必定[有]实体存在,恒常不灭。因而[生]邪妄[计度者,是人] 即[坠入]外道所计执之欲界色界[五]处皆是究竟[涅槃]之邪[论]。

其中有的行者[或以欲界]六天作[为正转依]果(就是涅槃的极果);转来转去,还是在欲界里面。这是由于他在破了想阴之后,以圆定发明所得之天眼[观见]欲界诸天的天光[圆明],超日月光,天人不需要太阳,也不需要月亮,本身会发光。因而心[生爱慕故],遂计彼天为涅槃界。

有的行者[或以初禅] 天之离生喜乐[性无]欲界之[忧]苦[故],遂计为究竟涅槃界。

[或]有行者[以二禅]天的定生喜乐境界,[心]中[无苦]逼切[故],遂计为涅槃界。

[或]有行者[以三禅]天之离苦妙乐境界,[极]其喜[悦]常相[随]不离[故],遂计为涅槃界。

[或]有行者[以四禅]天之舍念清净,得于舍受,不苦不乐,[苦乐二亡],便以为[不]再[受轮回]之[生灭性],已证得不生灭性[故],遂计四禅天为涅槃界。

此五者皆是[迷有漏]有为、仍在生死的欲界色界诸[天],而不觉知。谬[作无为]之涅槃[解],妄以此[五处]为究竟[安隐]之最终归宿,而且邪计此亦[为]最殊[胜]清[净]者(认为这个就是佛的地方。)之究竟[依]处;[如是循环]论证、推观(以此推彼,以欲界天而推证初禅天,再以初禅推二禅等),而妄言这五个地方,[五处]皆已达[究竟]涅槃之无上极果。

[由是计度五]处皆是[现]证[涅槃]处,彼诸天人得现受寂灭之乐,不待将来,无须更修,因而[堕落]于[外道]之恶见(即学佛法变成外道),以致[惑]乱自他[菩提]正觉之[性。是则名为第十]类[外道]所[立]于[五阴中]可得[五]种[现]证[涅槃],乃[心]魔所成之[颠倒]恶[论]。

四、结语:

结语就是这十种行......行阴十种魔境,定中用心交互所成,都是在修定当中之心,所产生的偏执,断、常、空无,或者是有,等等这些偏见,定中用心交互所成,嘱令保护

经文:“阿难,如是十种禅那狂解,皆是行阴用心交互,故现斯悟。众生顽迷,不自忖量,(这个“忖”就是衡量自己,这个“忖”本来是思惟。也不好好的思惟,不好好的衡量一下,不自量力的意思,不自忖量。)逢此现前,以迷为解,自言登圣,大妄语成(这个麻烦大了!)堕无间狱。(将来堕无间狱,多可怕啊!)汝等必须将如来语,于我灭后,传示末法,遍令众生觉了斯义,无令心魔自起深孽(因为这是自心魔所遍计的种种偏见。),保持覆护,消息邪见,教其身心开觉真义,于无上道不遭枝歧,勿令心祈得少为足,作大觉王清净标指。”

底下注解都要看,很重要!

[如是十种禅那狂解]:这十种于修习禅那时所起的狂解。[狂]者,因为这些魔境到后来都变成[未证言证],自言登圣,所以成为狂妄之徒。《楞严经正脉》云:[然通论十种狂解,意思就是:(行阴所起的十种狂妄境界),不出断见、常见、空见、有见,只要加一个[见],就是偏,不是断见就是常见;不是空见就是有见,总是有一个知见。且前面五种,行阴的前面五阴,是属于断见、常见;而后面的五阴,行阴的五种阴魔,是属于空见、还有有见。]又,中土狂禅亦常有类此情形者。中土就是汉地。

[无令心魔自起深孽]:[孽],就是罪孽。[心魔],以行阴十魔境,皆是行者自心之心魔造作所起,非为外魔所作。

为什么?因为看的不究竟,自己心不是佛,误认为他已经悟了究竟。所以,就在这个不是最圆满的地方,误认为是最究竟,就开始起种种的偏见。[魔]者,就是破坏义,以自持心不正,而起妄想计着,遂成自我破坏,心魔于焉出生。

[勿令心祈得少为足]:[心祈],就是心中的祈求。[得少为足],以稍微有所证得、解得,便生满足,乃至因此而自满;以自满故,终成狂妄。

这个多了,现在学佛的,经教不看,心性不明,稍微一点点就不得了,成逛妄之徒。看了《楞严经》,生大惭愧心。佛陀教我们:千万不作圣解。

而众生之所以会得少为足的原因,都是由于在初发心时,没有依于正信而发大心;而之所以不能发大心的缘故,也都是由于正信、正知见不足。

所以,师父告诉大家:这个世界,绝对不是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就可以解决的,你一定要记住师父这一句话,信、解、行、证,少一个步骤都不行。你要对佛有信心;你要解如来的真实义,行,就是很重要,要脚踏实地,修行是点滴的功夫,绝对没有办法一蹴即成,不可能的!所谓的顿悟,也是由渐悟,福慧慢慢具足,一刹那之间,那个叫做顿悟。什么叫做渐悟?什么叫做顿悟?用一个比喻,你就知道,顿悟,譬如说坐电梯;渐悟,譬如说爬楼梯。顿悟就是一下子坐电梯,像讲堂,一下子就到六楼,有没有每一层都经过呢?有没有每一层呢?一二三四五......每一层楼都要经过嘛!是不是?

所以,六祖那一种顿悟,不是今生今世、一生一世修来的,那是示现的,知道吧!六祖也是累积百千万劫,号称为东方如来,在我们汉地示现顿悟。是不是?人家念到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;五祖教他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,人家就大悟,就成为一代祖师了!六祖怎么来的?他是累积尘点劫,慢慢慢慢修学,然后,在今生今世来汉地出生,然后,一刹那之间,听到五祖开示,恍然大悟!

欸!你以为大家都是六祖啊?修行是点滴功夫。所以,不可以恶小而为之;不可以善小而不为。你不要认为,那一点点恶,可以去做;你不要认为说:那一点点善,不要去做。

所以,这个福德因缘要具足,《弥陀经》里面那一句话,一句都没少:“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,得生彼国。”你看经典要很清楚,少善根不有往生;少福德不能往生;少因缘不能往生。诸位每天都在诵《弥陀经》,为何不解其义呢?那么,就是多善根、多福德、多因缘,可以往生极乐世界啰?

怎么是个多善根呢?就是要听经闻法,要解行并重,心境如一。是不是?要深信,要发菩提心,提起正念。修学佛法就是这八个字:发菩提心,提起正念,二六时中,统统要用这八个字,这个是学佛的根本。

我们现在很多人就是开始念佛,也不听经、也不闻法,用自己那一套,拜佛、念佛硬拗,烦恼突不破,没有办法,割不下、放不开;可是,道貌岸然,却认为自己在修行。念二、三句佛;拜二、三句佛,就说自己在修行,叫他:你不来听经闻法吗?哎呀!我自己看啦!去,也不是叫人家念佛而已吗?不不不!要对佛有信心。

二,要解如来的真实义;第三要行,要实践啊!是不是?要确切的去做啊,落实到我们的生活当中就是佛法,既现实又超越,既超越又现实嘛!是不是?

再来,证,就是证悟到万法毕竟空。所以,证量,有所证量,就是心境一如,原来万法不可得,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不经一番寒彻骨,焉得梅花扑鼻香。我们虽然说:现前一念,当下本自具足,但是,没有经过种种的痛苦、波折,你体会不出来,你体会不出来,没有经过出世间大悟的大善知识,单凭你个人,打死悟不出来。虽然就在你的眼前,可是,你就不悟!

因此我们要了解,修学佛道,绝对不是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、诵一部《无量寿经》,就可以搞定它的,这不可能的,这绝对没有办法的!果真你也能够万缘放下,一念佛号提起、诵一部《无量寿经》,而得成就,我恭喜你,那你是宿世大有善根的,你也不是简单的人。

但是,一般没有办法的,说:老实修行、老实修行,老实念佛、老实念佛,你以为这么简单喔?什么叫老实?没有妄叫做老实嘛!是不是?什么叫做专一呢?不起分别心叫做专一嘛!是不是?你诵一部经,妄念那么一大堆,这个叫杂修啊!我诵无量部经,心都专注在不生不灭的真如自性,这叫专修啊,你要弄清楚啊!专修跟杂修,还是在心性功夫里面论断的。念一部经叫做专,你真的专得下来吗?那就是以少为足。是不是?

那么,信、解、行、证,佛经讲的,你要往生极乐世界,要信、要愿、要行啊!你看,要信,要建立这个净土的信心就有多困难!是不是?所以,念佛要念得自己很有把握,好!问一下,调查一下:你有十足的把握,临命终,南无阿弥陀佛、西方三圣,一定来接引你的,请举手,(师问众)不敢啊?简单讲:就是你打这个没有把握的仗啰?是不是?

所以,我们都错会佛陀的用心良苦,你要有信心、有愿力,缘是由愿力而来的,发愿,是不是啊?我要往生极乐世界,九牛不挽!发这个大愿,要行啊,信、愿、行,行就是要解,要解如来真实义,要听经、要闻法、要念佛。是不是?这个一点都不能少的。

所以,我们末法时期,很没福报,碰到了恶知识,就跟他讲;本来要跑来讲堂听经,碰到了恶知识就跟他讲:哎呀!不用去了啦!你去了还不是一样?回来要念南无阿弥陀佛!是没有错!来讲堂念南无阿弥陀佛,回去,也要念南无阿弥陀佛;可是,你来听经闻法,彻底的釜底抽薪的解决烦恼。是不是?回去念了,你来听经闻法,念的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;跟你不听经、不闻法、不解如来的真实义,念的那一句阿弥陀佛,力道是完全不同,力道完全不同!大悟的人念佛,入木三分,即心就是佛,念佛就是三昧。而众生没办法,一念,烦恼多、妄想也多、贪欲也多。是不是?

所以,自己不修行,又劝人家不听经、不闻法,只念一句佛号,是很可怕的思想。专念是对的;但怎么个专法呢?你要有智慧嘛!所以,念佛对不对?对一半,要用大智慧念佛嘛!诵经对不对?对一半,要用大智慧诵经嘛!是不是?大智慧统统要排在前面嘛!你念佛念到刀枪不入,风雨都打不进去,三昧就成就,这个才是功夫。

如果我们念佛......还在为了世间的假相,缘起缘灭的假相,这个人不好、那个人好......那你想想看,什么时候入三昧呢?后面那个:“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,得生彼国。”“若一日至七日,”后面那一句:“一心不乱”,你看看,注意那个字,一心不乱就是:一切佛法,必须三昧才能成就。

“一心不乱,其人临命终时,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,是人终时,心不颠倒,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。”

诸位!看经典能够少一句话吗?是不是?一心不乱就是三昧成就。所以,我们要往生极乐世界,要打那个有把握的仗,不能打那个没有把握的仗。是不是?所以,从现在开始,你就要学习放下、要学习放下、要学习放下......

不要去羡慕什么首富;不要去羡慕什么香港的港星,也不要去炒作新闻,管他们二个人怎么样,烦恼这个、烦恼那个......是不是?哎呀!这个力霸集团又怎么样,这个都跟我们没有关系。本来可以叱吒风云,长袖乱舞,现在不行了,现在舞不出来了!本来是政商名流,现在变成逃亡通缉了。诸位啊!名、利对修行人来讲,就像过目的云烟,不实在的东西,现在就眼睁睁的,每天电视都在报导这个集团!是不是?王先生啊!你想想看,逃来逃去,护照都被取消,连一个台湾都回不来。是不是?所以,我们穷,没有关系,穷得心安理得,知足就是最富有的。所以,口袋里面的金钱,永远比不上脑袋里面的智慧,请你务必要记住师父这一句话。所以,把钱拿出来布施,没有关系,没有关系,没关系啦!(笑)。

好了!这个就是我们看经典不能曲解佛义,你要了生死,要很有把握!是不是?

底下,没有依于正信而发大心;而之所以不能发大心的缘故,也都是由于正信、正知见不足。盖修行若不发大心,便极容易止于途中的种种化城,[化城]就是方便。而谓为实在、究竟的涅槃城。

又,此经中所说的[十种狂解]的[得少为足]之人,都是已经正式起修,并且皆已证得禅那,而且又破了色、受、想三阴的深修之士;然而当今之所谓狂妄者,泰半,“泰半”就是大半。连[得少为足]都谈不上,因为彼等充其量仅是[学少为足],或[修少为足],因为有的才开始在学习、或方开始修,仅仅修学了少少分便觉得非常满足了,以此自满而骄矜自视、而目空一切,以是成狂。哎呀!末法这个时期,多得不胜枚举,骄矜自视,目空一切。

[大觉王]:即佛。

[清净标指]:清净妙法之所标指者,亦即直指本心,直标成佛之道。

义贯:[阿难,如是十种]于修习[禅那]时所起之[狂解,皆是]行者于想阴破后,[行阴]显现之际,但此行者[用心]不善,定慧与妄想[交互]陵替,[故现斯]等邪[悟]境界。然而[众生]冥[顽迷]惑,[不自忖]度思[量]正法及自己难得的身分(忘失正法及自我),[逢此]狂悟境界[现前]之际,竟[以迷]妄之境界[为]得胜[解]、开悟,而[自言]已[登圣]位,因此未证言证,[大妄语]业于焉[成]就,来世当[堕无间]地[狱]受无量苦。

[汝等必须将如来]之正法[语,于我灭后,传示]于[末法]时期,[遍令众生]修正定者,[觉了斯]十种心魔之[义]理,[无令]行者自己[心魔自起]狂解;因为没有大悟。从而造大妄语之[深]巨罪[孽],以[保持]正法,不令断绝,并以[覆护]正修之士,[消]灭止[息]种种颠倒[邪见,教其身心开]发[觉]了[真义,于无上]佛[道不遭]横[枝歧]路,而堕入外道,并[勿令]其[心]中生起[祈]求[得少为足]之念,因而堕于凡、外、权、小:“凡”就是凡夫;“外”就是外道;“权”就得权教;“小”就是小乘。得少为足之境界。意思就是:你要发大菩提心,成就大菩提果。汝等须[作大觉王]所教敕[清净]妙法之[标指],直指本心、直示成佛之道。

好!我们今天就讲到这个地方。

回向

愿以此功德 庄严佛净土 上报四重恩 下济三途苦

若有见闻者 悉发菩提心 尽此一报身 同生极乐国

愿生西方净土中 上品莲花为父母

花开见佛悟无生 不退菩萨为伴侣

 

翻开2457页,

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2457页,第五节 识阴魔境

这个识阴魔境,就是指第八意识,非常的微细,在《楞伽经》讲:非二乘人所能觉知,也就是说:证阿罗汉果,或者是证辟支佛果,仍然无法穷尽第八意识的微细意识。所以,它对凡夫来讲,可以说是几乎觉察不到,证阿罗汉果都没办法,何况凡夫?

一、识阴区宇相(定中初相)

   经文:“阿难,彼善男子修三摩地,行阴尽者,诸世间性幽清扰动,同分生机倏然隳裂,沉细纲纽补特伽罗,酬业深脉感应悬绝。于涅槃天将大明悟,(因为第八意识接近涅槃,所以叫做于涅槃天将大明悟。)如鸡后鸣,瞻顾东方已有精色。六根虚静,无复驰逸,内外湛明,入无所入。深达十方十二种类受命元由。观由执元,诸类不召,于十方界已获其同;精色不沈,发现幽秘,此则名为识阴区宇。”

    翻过来,2458页,因为这个第八意识非常微细,大家对它很陌生,所以,这个注释全部都要看。

[行阴尽者]:谓行者若在想阴尽,行阴显现之后,开始修断行阴,为什么要叫做断呢?因为生灭就是苦,只要是生灭,它就是会败坏,就无乐可言。于此修断过程中,若能始终不起狂解,或一有妄念生起,便能觉知不为所惑,常住于圆定,因此终能达到行阴尽的地步。

所以,修行的关键就是:你在生灭的法当中,起了一念贪嗔痴、嫉妒;或者其它的烦恼;或者是我慢的烦恼心起来的时候,赶快觉察,就同时放下,那么,这样是真正修行人。慢慢慢慢把万法回归到当下,不要被境界和烦恼拖着走,就是真正的修行人。

如果我们的觉察,没有办法达到这个微细,来釜底抽薪的解决人生、宇宙所发生的种种痛苦和烦恼,那么,就会离佛遥远。要是会用功,就在现前当下这一念;不会用功,就会变成百千万亿动,因为佛在哪里,一直找不到。如来者,即诸法如义;离一切相,即名诸佛,已经很清楚的告诉你了:自性就是佛。

[诸世间性]:指世间之生灭性。万法都是这样子,你发射太空舱到外太空;你住哪一个星球,其实,答案都是一样的,生生灭灭,缘起缘灭,万法空无自性,都是这样子的。所以,大悟的人,没有什么叫做稀奇古怪的东西;只有无知的人、无明的人,世间才有稀奇的东西。没有的!

[幽清扰动同分生机]:[同分],叫做众同分。众同分,这样你们看不太懂,要用大家听得懂的名词,就是:共业所感的世间。譬如说:虚空,或者是我们大家所看到的山河大地,人类看的,可以看到虚空,是无色的;可以看到山河大地,这个是人类共业所感的一个世间,是众同分。但是,如果是以一只蚂蚁来讲的话,你把一只蚂蚁放到森林里面,它不知道那个叫做森林,因为它的境界不够;它在一棵树上爬来爬去爬来爬去......它怎么知道,那个是一棵树呢?

所以,就人类的角度能够看到山河、大地、虚空,就一只蚂蚁的角度来讲,它的众同分跟我们不一样。所以,人类的共业所感,看出来的世间;跟居住在地球的众生,看出来的世界完全不一样。

譬如说:鱼生长在大海里面,它看出来的世界,跟我们人是完全不一样的世间。虽然说:同处在这个地球;可是,这个众同分,就是共业所感的,看出去的相不一样,不一样。

[生机],生灭之机。[机]同[基],动之始也。此句谓幽隐轻清、而扰动不息、众同分的生灭之机。

所以,我们共业所感的,答案就是:只要是相,统统是生灭的;既然是生灭,就会败坏,所以,执着也没有用。所以,你执着会痛苦,与其你执着过日子,不如放下。但是,记得!要守住因果的法则,等到恶业开始来缠住了,才要说:我怎么活得这么痛苦?来不及了!因为你的恶因已经造了,恶果就一定要受报,来不及了!

底下,这个叫做[倏然隳裂]:[倏然],就是突然。[隳],就是毁。[裂],就是破裂。

[补特伽罗]:梵语,义为数取趣。这个不念数shù ,这个要念shuò [数],就是数shuòshuò,一次又一次......数数就是多之义。[取],就是得也。[趣],就是六趣。数取趣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投胎,去六道轮回。谓数数不断地由取而得六趣之果报。叫数取趣,亦即是众生。

换句话说:你只要执着的心不断,轮回就跳不出来。要往生极乐世界,如果不把缘起缘灭的这个假相的世间看得很开,念佛也是不得力,力道不大。所以,万缘放下,一念提起,就是这个道理;你一直执着也没有用,因为它会毁灭的。但是,你不珍惜它也不行,你没有借重这个色身,也没办法修行。

所以,修行是有点麻烦,太爱惜这个色身,变成着相;你不爱惜它,放弃,你不能成佛,没有这个假相,你怎么成佛呢?所以,要拿捏得刚刚好,不可以让它太享受;但是,也不可以像外道,吃尽苦头!是不是?那个无益的苦行,那个也没有意义,太糟蹋了自己!有的人动不动就跑去自杀;有的人动不动就跳楼;有的人动不动就喝农药,这个对佛法来讲是不行的。因为这个色身虽是假相,可是,它可以让我们修行;可以让我们做功德,变成一个工具,可以发挥。同样一个人的人身,但是,大悟可以救无量无边众生。

底下说:[酬业深脉]:[酬业],就是酬答宿业,即受宿业之报。所以,认命比算命更重要,认命,接受这个事实,结婚了,夫妻再怎么样苦,尽量不要离婚,除非不得已啦!因为这个业已经造成了。[深脉],深潜之脉络,即指行阴。

[感应悬绝]:[感应],即因果感应。为什么因果的感应会悬绝呢?因为第八意识就像一个仓库,前七识是在造善业跟恶业,统统搬来第八意识放着,变成种子。是不是?所以,你前七识行阴突破了,因果就断了,所以,叫做因果的感应,[悬],就是远。[绝],就是断绝、绝迹。谓行阴为能感应因果者,而今行阴已尽,因果之深潜脉络便断,就是生死了......因丧果亡,所以,菩萨畏因,众生畏果。菩萨还没有造这个恶业,就好好的警惕自己;众生是等到受到痛苦的果报,他才发现:啊!我不应该这么做!来不及了!故不复受生,因此说感应因果之行阴已断绝悬远,亦即是说行阴已经远离。

[将大明悟]:即天亮,得大醒觉(大觉悟)。

[精色]:精明之色;天将亮之时,天上虽有精明之色,但未大明。这用以象征于性天之中,行阴已尽,识阴显现,故于性天中现有精明之曙色,但仍未放大光明。

[内外湛明]:内六根、外六尘湛然明彻,什么叫做湛然明彻呢?就是清楚透彻,不被迷惑。根尘化为一味,为什么?都是同一个本性嘛,情与无情,同圆种智,就是这个道理。内四大、外四大,本来就是同一个本体;地、水、火、风,本来也是同一个本体。是不是?归于一体,而无复内外相隔之相。我们受于业力,我们变成分内四大、外四大,还执着得不得了!为了这个假相,贪嗔痴、造无量无边的恶业,临命终,双手一撒手西归,遵循着业力的因果法则,继续去轮回。所以,众生没有听到佛法,就很笨,用这个色身拼死命的造业,却带不走;拼死命的贪钱,财、色、名、食、睡,却不能拥有。是不是?而今安在哉?赤壁赋里面讲的:而今安在哉?

[受命元由]:[受命],即受生。受生之根由即是第八识。受命元由。

[观由执元]:[由],就是根由,即识阴。[执],就是计执。[元],就是本元真心。谓此行者观自己受命之元由(识阴),便计执它是本元真心。

[诸类不召]:[诸类],就是指十二类生。若卵生、若胎生、若湿生、若化生、若有想、若无想、若非有想、若非无想等等。[召],就是召引。谓十二类生皆不能召引他再去受生,因为他的行阴已尽故。

翻过来,2460页,[于十方界已获其同]:[获],就是得,得证。[同],就是同一识性。因为万法唯心所造嘛!谓已证得十方界皆是同一识性,亦即同是唯识变现。

[精色不沉]:其识精元明之色不再沉溺而复现黯冥。

[发现幽秘]:[发现],就是开发显现。[幽秘],幽暗隐秘之处,即识阴之体。以行阴既灭,识阴即显现,故有如开发显现出幽暗隐秘之处。慢慢的开发微细的第八意识显现出来。

义贯:[阿难,彼善男子修三摩地],以修断行阴、但一向不起狂解,狂解就是如外道的狂解,就是错觉。因而得达[行阴尽者],其[诸世间]生灭[性,幽]隐轻[清扰动]不息,众[同分]之[生]灭[机]枢[倏然隳]坏破[裂],深[沉]微[细]之大[纲]枢[纽],亦即一切[补特伽罗](众生)[酬]答宿[业深]潜之[脉]络(就是行阴)已断,故因果[感应]之根本便已[悬]远断[绝]。

当此之时,行者[于涅槃]之性[天,将大明悟],因为第八意识接近清净心,(天将亮),[如鸡]于微明之[后鸣]啼,早上起来,天空显现这个鱼肚白色,鸡就叫了。此时[瞻顾东方,已有精]明之[色]出现,但仍未大明。是时[六根]皆不受外尘故一片[虚静],其心[无复]奔[驰]散[逸],是故[内]六根与[外]六尘皆[湛]然[明]彻,湛然明彻有什么好处?就不再被迷惑了。学佛有什么好处?学佛就是:凡是所有相,都骗不过他。且根尘化为一味、一体,无复内外之相,故[入无所入]。从而[深达十方]世界[十二种类]众生投胎[受命]之根本[元由],由是第八识便显现。

行者虽得[观]见此元[由](识阴之体),然而却[执]此为其本[元]之真心,错认了!是故仍不能破之;虽不能破识阴,但由于行阴已破,故[诸]十二[类]生皆[不]能[召]引他再去受生,因他[于十方界已获]证[其同]一识性,即十方同是唯识变现。其识[精]元明之妙[色不]复[沈]溺汩没于无明。因为一切痛苦来自于无知,无知就是无明。佛陀讲的:一切痛苦来自于无知。什么叫做无知?就是无明,我们所有的痛苦,都因为我们没有智慧。

又,以其行阴已尽,识阴显现,故有如开[发]显[现幽]暗隐[秘]之处一般,亦如脱下外衣,然犹无法破之,[此则名为]本心被[识阴区]拘于其狭[宇]中之相。这个是识阴的初相。

二、识阴尽相

    识阴尽了,就快成佛了!(定中末相)

经文:“若于群召已获同中,销磨六门,合开成就,见、闻通邻,互用清净。十方世界及与身心如吠琉璃,内外明彻、名识阴尽。是人则能超越命浊(命浊就是命根,所以,第八识一般通称为灵魂,灵魂,佛教讲第八意识,世间讲灵魂。所以,灵魂在佛教的解释是:迷了清净的妄动的微细意识,就是灵魂。),观其所由,罔象虚无,颠倒妄想以为其本。”

注释

[若于群召已获同中]:[群],就是众也,指十二类生。[召],就是召感,果报之牵召。[获],就是得,证。[同],就是同一唯识性。[中],境界之中。谓于十二类生之果报召感,已证得其同一之唯识性。

[销磨六门]:这[销磨],就是销熔。因为我们众生是隔阂的嘛;他把六根统统融为一性。所以,六根门头放光动地,就是这个道理。随缘显现,不生不灭的真如自性,统统在六根显现。[六门],六根。谓六根隔别之相已经消熔,六根便得融通为一性。因为本来就是同一个清净自性。

[合开成就]:[合],合为一。[开],开为六。谓不论是令六根合而为一,或开而为六,此行者皆已得自在成就。六就是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。

[见、闻通邻]:[见、闻],此系摄[见、闻、觉、知、尝、嗅](当然也是眼耳鼻舌身意的作用)等六用。[通邻],不隔,指六用不隔。

[互用清净]:谓六根之互通而共用,共用一个清净自性,统统是清净。而全无浮尘与胜义之隔障。浮尘就是我们所讲的肉,肉,就是肉眼,耳,耳朵也是肉做成的。胜义就是我们所讲的类似,类似神经系统,叫做胜义根。一个叫做浮尘根;一个叫做胜义根。注意!浮尘根就是我们眼睛的肉眼;而胜义根是类似神经系统;但它却不是神经系统,是意识。

所以,媒介通灵的人,大部分都是透过神经系统,来跟我们有形的人类讲话,因为灵界跟人无法相通,所以,必须透过灵媒;那么,这个灵媒,大部分都透过神经系统来作为媒介。譬如说:一个人被附身,神经系统被控制住了,都是从神经系统。所以,记得!如果你家有人着魔,着魔,喃喃自语,不能克制,好像鬼魂附身,鬼魂怕什么呢?怕镇定,怕镇定。所以,这个时候,你晚上睡觉,用一点安眠药给他吃,这是不得已的,因为他长期以来被鬼附身嘛!偶尔去打一下镇定剂,鬼附不起来,因为他控制你的神经系统。然后,用大悲咒水给他喝,大悲咒水给他喝,也要佛力,也要人力。因此,如果你受到鬼魅所缠,晚上不能睡觉,用这个方法,一点点安眠药让他休息,鬼跳不起来。他一定要透过你的神经系统。

[十方世界及与身心如吠琉璃]:[十方世界],指外器世界。[身心],为有情世间;即依报与正报。[吠琉璃],即琉璃。又作琉璃、毘琉璃,意为青色宝,为七宝之一。其宝青色[莹彻有光,凡物近之,皆同一色。](《慧琳音义》)。据经典中说:虚空之色(青色)即是由须弥山南方之琉璃宝所映现者。(《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》:[……随宝威德色现于空,故赡部洲空似吠琉璃色。])

[识阴尽]:识阴尽时即得一念不生,一念不生。故生灭和合之相俱灭。

一念不生,就是十方诸佛所宣说的共同道理,一切法无生;所谓生是妄念生。我们庸庸碌碌的过一生,从来不觉悟、冷静下来,剖析一下人生和宇宙的真理,停不下来。拼命的冲,想要追到什么快乐,抓到的东西又很快消失,从希望当中,得到一点点希望;得到一点希望以后,后来毁灭,又变成绝望,到最后,人在绝望当中,交出我们的生命。你所贪染的东西带不走,可是,那个恶业,却会继续作为下辈子的种子,没有学佛就是很悲哀。

[超越命浊]:前面经中释命浊云:[汝等见闻元无异性(即一性也),(然)众尘(令之)隔越,无状(无端)异(相)生(起,成为六用)。(此六用之)性中(本)相知,(但于)用中(却)相背,(其)同(与)异失(去一)准,相织妄成,名为命浊。]现在由于合开皆已成就,一六俱亡,也不着一个一的清净自性;也不着六根。所以,无复相织,故能超越。所以,要超越,就是相一定要看得破,就是这个。

2464页,[观其所由]:[观],就是返观,回观。谓识阴破后,返观识阴之所由来。

[罔象虚无]:[罔],就是无。谓识阴本无相,其体本自空寂。所以,万境本闲,庸人自扰,就是这个道理。万法本来就空,我们从毕竟空,因为妄动,变成毕竟有,拼老命的就是要执着它,造了无量无边的恶业,继续轮回。

[颠倒妄想以为其本]:谓识之体本空寂无相,但以颠倒妄想而令无相而现相,就是分别心。识阴乃得于中生起,此为识阴生起之本。

义贯:修三昧者[若于群]生果报之牵[召,已获]证[同]一唯识性之境界[中],以诸法一性故,即得[销]熔[磨]尽[六门]之差别相与用,于[合]而为一及[开]而为六两方面皆得自在[成就],故其[见、闻]等六用便能[通邻]而不隔障,六根[互]通共[用清净]而无所染着。外器界之[十方世界及与] 内[身心]有情界,一切依报正报,皆[如吠琉璃宝,内外明彻],换句话说:什么叫做佛?佛就是能透视这个四大的假合,能透视一切万象都是缘起,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,你能了悟一切相总是因缘和合的,它不实在的东西。所以,万法无有真,离假一切真,就是这个道理。

说:吠琉璃宝;简单讲:内外明彻,意思就是说:佛有贯穿相的能力,能穿越一切相都是假相,他知道执着没有任何的意义,只会变成心灵、清净心的绊脚石;变成生命内在世界的压力。所以,我们简单讲:就是拿一块大石头压住自己,不肯放舍那些不必要的观念和争执,我们把自己压得死死的,是佛所同情的。我们把神经系统紧绷着,斤斤计较,晚上连睡觉都睡不着。为什么?何苦来哉呢?正因为我们没有悟,不知道说,执也要过日子;放下也要过日子,当然就是放下的日子比较快乐啰!是不是?

通同如一,无有隔碍,此[名识阴尽]之相。以识阴尽故,[是人则能超越命浊];既超越已,反[观其]识阴之[所由]来,乃知全是以非有之[罔象]、体性空寂之[虚无]等[颠倒]的[妄想],(致令非有而现有,[以为其]生起之[本]。)

换句话说,一切众生,都是因为执着、分别、颠倒、妄想,继续造业,继续轮回,而轮回得很悲哀、很可怜,就是多此一举,本来就空,没有轮回。但是,我们对这个虚无的假相看不破,就拼死命的以为有一种东西可以追求,因此妄想不断、颠倒不断、执着不断、争执不断,吵吵闹闹过一生。

致令非有而现有,[以为其]生起之[本]。

2465页,那么,前面这二段是初相跟末相,师父就讲得比较详细,因为识阴对大家来讲很难,我它很微细,连二乘人都无法穷究,何况我们凡夫?




上一篇: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10 (校对版)

下一篇: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8 (校对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