楞严经、楞严咒资料站

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

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8 (校对版)

2015-05-27

慧律法师佛学讲座

  大佛顶首楞严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讲题:大纲(目次解说)

     片数:(本片为第8片)

       编码:DVD(简体版) 010

      2007.1/62/10 文殊讲堂

 

 

2336页,⑺贪求宿命——山川土地鬼神来挠

经文:“又善男子受阴虚妙,不遭邪虑,圆定发明,三摩地中,心爱知见,勤苦研寻,贪求宿命。尔时天魔候得其便,飞精附人,口说经法,其人殊不觉知魔着,亦言自得无上涅槃;来彼求知善男子处,敷座说法。是人无端于说法处得大宝珠;其魔或时化为畜生,口衔其珠、及杂珍宝,简册符牍(这个“符”就是竹做的,叫做竹符;“牍”就是文书。),诸奇异物,先授彼人,后著其体。或诱听人,藏于地下有明月珠,照耀其处,是诸听者得未曾有。多食药草,不餐嘉馔,或时日餐一麻一麦,其形肥充,魔力持故;诽谛比丘,骂詈徒众,不避讥嫌。口中好言他方宝藏、十方贤圣潜匿之处,随其后者,往往见有奇异之人。此名山林、土地城隍、川岳鬼神,年老成魔。或有宣淫,破佛戒律,与承事者潜行五欲;或有精进,纯食草木;无定行事,恼乱是人。厌足心生,去彼人体,弟子与师俱陷王难。汝当先觉,不入轮回;迷惑不知,堕无间狱。”

翻过来,2338页,义贯:[又]彼透过受阴十境之[善男子],已达[受阴虚]融奥[妙]之境(得以离身无碍,见闻周遍);由于其受阴已尽故,[不]复[遭]受阴所起之[邪虑]之所惑 ,[圆]通之妙[定]开[发明]显。

然此行者于其[三摩地中],忽然起念[心爱]超凡之宿命[知见]。因此于定中[勤苦研]究[寻]思,[贪]爱[求]取[宿命]通。

[尔时天魔候得其]贪求神通之[便],即[飞精附]于旁[人],令其[口说]相似之[经法,其]为魔所附之[人殊不]自[觉知]自己已为[魔]所[著,亦言自]已己证[得无上涅槃]、菩提等。随即[来彼]贪[求]宿命通[知]见之[善男子处,敷座]而为之[说]种种得宿命通之[法],以投其所好。

[是]着魔[人无端于]其[说法处],顺手即[得大宝珠],搞一点神通给你看,大宝珠就显现了!以显其瑞应及神通。[其魔或]有[时化]此着魔人成[为畜生,口衔其]先所获之宝[珠及杂珍宝]或上古(就是以前)之“简册”、竹[符]、或者木[牍]等古董史料,及[诸奇异物]品,[先授彼人,后]复[著其体];意思就是:先给了对方,咦?不晓得得怎么跑到自己身上来?把东西给你,一下子像变魔术,跑到自己身上来。人家就有办法,搞这个惑乱一下。[或诱听]法之众[人]谓[藏于地下]中[有明月珠],其光[照耀其处;是诸听者],验之属实,即倾心信受,[得未曾有]之欢喜(此为以稀有事物,引发其贪爱心。)所以,修行人不可以贪爱这一些,不可以贪爱这一些。

或自[多食药草,不餐嘉馔,]搞一个不吃东西。[或时日餐一麻一麦],然[其形]体依然[肥充],以[魔力]所[持故](此为以外道戒禁取之愚法,用以双破行者之正戒正慧)。常[诽谛比丘]不修其所教之非理苦行,自己觉得很行嘛,骂比丘给大家看,认为自己很有修,连比丘都敢骂!是不是?无知的人就认为他是菩萨。[骂詈徒众]饱食终日,[不避讥嫌](此为引发令犯破和合僧大罪)。又[口中好言他方宝藏](此为惑之以世间利益),或[十方贤圣潜匿之处],言可带他们前去亲近供养,[随其后]而往[者,往往见有奇异之人](盖鬼灵精怪所化也。此为以出世间之利益迷惑之。)

[此名山林]或[土地、城隍]或河[川]山[岳]之[鬼神],其鬼[年老]后,为魔王所录用,而[成魔]眷。其中[或有]令着魔者公然[宣]行[淫]乱,无所避忌,[破佛戒律,与]日常之[承事者](侍者及服务之人)[潜行五欲](暗中地造五欲之乐。此为以诸欲破行者之戒行)。[或有]令之起邪[精进,纯食草木](此为以愚行破坏其正慧)。或[无定行事],数嗔数喜,常常一下发脾气,一下发欢喜,像精神病一样的!是不是?时勤时惰,莫测高深,以[恼乱是人]修定(此为以杂乱破坏其定心)。及至行者之戒定慧皆悉破尽,破坏修行之目的已达,魔即[厌足心生],而离[去彼人]之身[体],于是贪求宿命;贪求宿命就是贪求宿命通,加一个“通”,你就比较清楚了。于是贪求宿命通之[弟子与]为魔所附之[师],以邪行不能止故,犯了国法,终[俱陷王难],为国法制裁。

阿难,[汝当]令末世修行人预[先觉]知此种魔事,则不为所惑,方能超越生死,而[不入轮回];若[迷惑]而[不]自觉[知],为其所惑乱,而破戒定慧,随于魔行,来世当[堕无间]地[狱]。

⑻贪求神力——天地大力精魅来挠

经文:“又善男子受阴虚妙,不遭邪虑,圆定发明,三摩地中,心爱神通种种变化,研究化元,贪取神力。尔时天魔候得其便,飞精附人,口说经法。其人诚不觉知魔著,亦言自得无上涅槃;来彼求通善男子处,敷座说法。是人或复手执火光,手撮其光分于所听四众头上,是诸听人顶上火光皆长数尺,亦无热性,曾不焚烧;或水上行,如履平地;或于空中安坐不动;或入瓶内,或处囊中,越牖透墙,曾无障碍;惟于刀兵不得自在。(刀兵就是命根,意思就是说:第七意识执着这个根身,还没有办法,生死还不能自在。惟于刀兵,刀兵一砍,命就没有了!所以,刀兵不得自在,证明说:他的功夫不是佛的功夫,佛生死自在。)自言是佛,身著白衣受比丘礼(哎呀!这个末法还多得是呢,出家众还顶礼白衣呢!唉!这不知道该怎么说?),诽谛禅律(什么都骂,这个白衣一上台,什么都骂!),骂詈徒众,讦露人事,不避讥嫌。口中常说神通自在。或复令人傍见佛土,鬼力惑人,非有真实。赞叹行淫,不毁粗行,将诸猥媟以为传法。此名天地大力:山精、海精、风精、河精、土精(就是没有绿油精,什么精统统有,就是没有绿油精。)、一切草木积劫精魅,或复龙魅,或寿终仙再活为魅,或仙期终,计年应死,其形不化,他怪所附,年老成魔,恼乱是人;厌足心生,去彼人体,弟子与师多陷王难。汝当先觉,不入轮回;迷惑不知,堕无间狱。”

翻过来,2344页,第二行,注释:[口中常说神通自在]:此用以增进行者的贪着,以令其更加迷惑。是故吾人从今以后,若见有好说神通者,或喜欢搬神弄鬼的,便知道多半有问题,或即将有问题;如是之人,最好敬而远之。请记住:must remember:佛敕弟子,即使有神通者亦不可随便示现,以免惊世骇俗或吸引俗人注意,免招疑谤,更不可多说,免招求取名利恭敬之讥;更免引起众生贪着,追求神通而舍本逐末。佛法是解脱法,弄清楚,不是搞神通法,这点你一定要弄清楚!佛法是开智慧、得大解脱、大自在法,不是一天到晚求神通、搞神通,这个与佛法不相应。

2344页,倒数第一行,[将诸猥媟以为传法]:[媟(xiè)],通亵,音泻。[猥媟],淫猥而亵渎神圣之事。[传法],传递法种。谓以淫秽交媾之事为传递[法种],而妄称可令[佛种不断]。佛所说这一点,又证于当今邪密所言所行(彼师为弟子灌顶传其瑜伽法时)若合符节(一点都不差)。一点都不差!佛二千五百年前,早就预言得清清楚楚,当今末法,什么事都会发生,很糟糕,也很无奈!研读《楞严经》,就是有这个好处。所以,我想好好的推广这一部《楞严经》,我们将来做VCD或DVD出来,诸位请支持师父,出钱出力。

2345页,义贯:[又]彼透过受阴十境之[善男子],已达[受阴虚]融奥[妙]之境(得以离身无碍,见闻周遍),[不]复[遭]受阴所起之[邪虑]所惑 ,[圆]通之妙[定]开[发明]显。

然而此行者于其[三摩地中],忽然起一念贪著,[心]中贪[爱神通]所起之[种种]神妙[变化],于是精[研]深[究]神通变[化]之根[元](一切变化之本),[贪取神力]。

[尔时天魔候得其]贪求神变之[便,飞精附]于旁[人],令其[口说]相似之[经法,其人诚不觉知]自己已为[魔]所[著,亦言自]已己证[得无上涅槃]、菩提等。随即[来彼]贪[求]神[通]之[善男子处,敷座]而为之[说]种种相似神通之[法。]

[是人]于是显现种种迷惑人之事:[或复]以[手]提[执火光,手撮] 取[其光],而[分]光[于所]有在[听]法的[四众]之[头上,是诸听]法[人],其[顶上火光皆长数尺,亦无热性,曾不焚烧;或] 自现于[水上行,如履平地] (以示其于水火得自在之神通);连那个水上走的、能够玩弄这个火的,不管他、不理他、不被迷惑。

[或于空中安坐不动],哇!这个更厉害了!令人疑似得神境通。[或]身[入瓶内(大变成小),或处囊中](示现如得大小相容无碍之神通),[越牖透墙,曾无障碍;唯于刀兵]仍[不得自在]无碍,不为所伤。

[自言是佛](以坏对佛宝之正信知见),[身著白衣受比丘礼];末法很多,台湾就有。(以坏对僧宝之正信知见),[诽谛禅]法及[律]法,(以坏对法宝之正信知见),[骂詈徒众],攻[讦]暴[露]他[人]之私[事,不避讥嫌](以令人习染斗乱道场、破和合众之大罪)。

[口中常]爱谈[说神通自在]之事,令人增进贪着迷惑。[或复令人]在[旁]睹[见佛]国净[土],以证明他确实是佛,故能作如是显现,其实是以[鬼力惑人,非有真实]。又常[赞叹行淫],以男女交媾即是定慧之无上大圆满,[不毁粗]鄙之[行](不批评说那是错的),而[将诸]淫秽[猥媟]精血之事[以为传]递[法]种,谓可令佛种不断。

[此名天地]间之[大力]精怪:如[山精、海精、风精、河精、土精]及[一切]攀[草]附[木]之鬼灵,[积劫]成为[精魅。或复]守护天宫或守卫伏藏之[龙],年久成[魅,或寿终]之[仙,再活为魅,或仙期]已[终,计年应死,其形]骸[不化],而为[他怪所附];这些妖魅,[年老]之后,为魔王所录用,而[成魔]使,今奉魔王之命来[恼乱是人]修行正定,俟此行者之戒定慧皆已破尽,此妖魔即[厌足心生],离[去彼人]之身[体];于是贪求神力之[弟子与]为魔所附之[师],以邪行不能自止,[多陷王难],受国法制裁。

阿难,[汝当]令末世修行人,预[先觉]知此种魔事,则不为所惑,方能超越生死,而[不入轮回];若[迷惑不]自觉[知],为其惑乱,破戒定慧,随于魔行,来世当[堕无间]地[狱]。

2348页,⑼贪求深空——麟凤龟鹤精怪来挠

经文:“又善男子受阴虚妙,不遭邪虑,圆定发明,三摩地中,心爱入灭,研究化性,贪求深空。尔时天魔候得其便,飞精附人,口说经法。其人终不觉知魔著,亦言自得无上涅槃,来彼求空善男子处,敷座说法。于大众内其形忽空,众无所见,还从虚空突然而出,存没自在;或现其身洞如琉璃,或垂手足作旃檀气,或大小便如厚石蜜;诽毁戒律,轻贱出家。口中常说无因无果,一死永灭,无复后身及诸凡圣。虽得空寂,潜行贪欲,受其欲者,亦得空心,拨无因果。此名日月薄蚀精气,金玉芝草,麟凤龟鹤,经千万年不死为灵,出生国土,年老成魔,恼乱是人;厌足心生,去彼人体,弟子与师多陷王难。汝当先觉,不入轮回;迷惑不知,堕无间狱。”

翻过来,2351页,第二行,注释:[轻贱出家]:例如有人说:出家人也不能得身空如我,而得解脱自在。当今亦有些人常说:[学佛不必出家,在家一样修得很好];甚至说:[现在出家很难修行,许多在家人比出家人修得更好。]这些都不是正说,因为不但有谄曲之过(谄媚在家人、哗众取宠),更有本经此处所指出的[轻贱出家]之过。以佛一向说:若要修行,应以出家为本、为殊胜,除非有特例。

又如来正法中,法之传续及住世,于四众之中,依佛之教制,还是以出家为主;因此传如来法之人,不应本末倒置,违佛所说(——佛明明赞叹出家,你却赞叹在家,而讥贬出家)。

在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,台湾也发生一些状况,要说明。

有的人讲说:师父!您妈妈八十几了,也差不多了,在她往生之前,您是不是要为她剃度,现比丘尼相呢?我说:行不得!这种观念就是:要往生以前,现一个出家相,认为出家一天一夜的功德很大。然后,现出家相。

诸位!出家是大丈夫的行为,非将相所能为,今天我们贪图一个现出家相的功德,七、八十岁了,年纪那么大,现个比丘尼相,也不能为佛教做一番事业,也没有办法来弘法利生,转大法轮,我认为还是不妥,还是不妥!是不是?

所以,人家说:师父!您本身就是法师啊,反正就为她剃度,现一个比丘尼相。诸位观想一下,师妈变比丘尼相,明天到楼下,那边坐着,你看会有什么状况发生呢?人家要问她说:师父、师父!啊,我什么都不知道啦!我什么都不知道,向前走!(歌词改编)你问这个现比丘尼相的人,一问,她统统不知道,那怎么办呢?现比丘尼相,看来好像很庄严;可是,她佛法什么都不懂,所以,这个不成,做不成。所以,师父还是不赞叹说,年纪太大的老男人,还有年纪太大的老女人,七十了、八十了,不须要这样子,真的不须要!是真的年轻人,我就鼓励了,你是年轻人,真的有心要走这一条路的,是不是?那没话讲!发心,体力好、有学历,有知识、有常识,又常常看电视,三shì 统统有,那么就不错了,来剃度出家。

所以,真的发大菩提心,提起正念,为佛教,拥护正法,那么,师父举双手赞成!如果只是说要现一个僧相,认为出家功德无量,在他死的时候,这样现一个出家相,来得佛所谓的出家的功德,我认为,年岁太大,甚为不妥,很不妥当!

再来,2532页,义贯:[又]彼透过受阴十境之[善男子],已达[受阴虚]融奥[妙]之境(得以离身无碍,见闻周遍);[不]复[遭]受阴所起[邪虑]所惑 ,[圆]通之妙[定发明]。

然而此行者于其[三摩地中],忽起一念贪爱,其[心爱入]于灰身[灭]智之空,因此于其定中精[研]深[究]万[化]生住异灭之体[性,贪求]身心俱灭,以为以此即能得生死自在之[深空]。

[尔时天魔候得其]贪爱断灭空性之[便,飞精附]于旁[人],令其[口说]相似之[经法,其人终不]自[觉知]自己已为[魔]所[著,亦言自]已己证[得无上涅槃]、菩提等。旋即[来彼]贪[求]灭[空]之[善男子处,敷座]而为之[说]种种相似空之[法],并现种种邪惑之事,如[于大众内],令[其]身[形忽空,众无所见],以显其即有而空之德能;然后[还从虚空突然而出],以显其即空而有之德能;如是或[存]、或[没],皆得[自在],以显其真空即妙有、妙有即真空之证境。

[或现其]五蕴秽[身]能[洞]彻[如琉璃],此显其于色空自在。[或垂]示其[手足]上能[作](发)[旃檀]香[气],此显其于香尘得自在。[或]能令[大小便如厚石蜜],厚石蜜就是我们所讲的冰糖。以显其于味尘得自在、以及即染而净之境界。

于一切得信受后,此着魔人于是开始[诽毁]净持[戒律]者为着相、为小乘,[轻贱出家],谓出家无益于修行;在家就好![口中常说]一切法[无因无果],那是佛骗人的!一切众生[一死永灭,无复]舍生趣生之[后身及诸]六[凡]四[圣]十法界之差别,一切皆无。拨无因果,很可怕的![虽]自言已[得空寂]之证,却[潜行贪欲]而谓为自在无碍,且言[受]行[其]贪[欲]法[者,亦]必证[得空心],以色法空故,如是挑[拨]发起[无因果]之恶见恶行。

[此名]为利用[日月]相[薄蚀]时所发出之[精气]之力,而附于[金玉、芝草] 之鬼神,及[麟凤龟鹤]等,得彼精气之滋养,乃得以[经千万年]而[不死],而成[为]精[灵,出生]于[国土](世间),成为物仙、禽仙、兽仙等;此等诸仙,[年老]之后,为魔王所录用,而[成魔]使,今奉魔王之命而来[恼乱是人]修行正定;俟此行者之戒定慧体皆已坏尽,破坏修行之目的已达,此魔即[厌足心生],而离[去彼人]身[体];于是贪求深空之[弟子与]为魔所附之[师],以邪行不能自已,无法克制,[多陷王难],受国法制裁。

阿难,[汝当]令末世修行人,预[先觉]知此种魔事,则不为其所惑,方能超越生死,而[不入轮回];若[迷惑不]自觉[知],受其惑乱,破戒定慧,随魔而行,来世当[堕无间]地[狱]。

⑽贪求长寿——遮文茶、(这个念茶tú )、毗舍遮来挠

经文:“又善男子受阴虚妙,不遭邪虑,圆定发明,三摩地中,心爱长寿,辛苦研几,贪求永岁,弃分段生,顿希变易,细相常住。尔时天魔候得其便,飞精附人,口说经法。其人竟不觉知魔著,亦言自得无上涅槃,来彼求生善男子处,敷座说法;好言他方,往还无滞;或经万里,瞬息再来。皆于彼方取得其物;或于一处,在一宅中数步之间,令其从东诣至西壁,是人急行,累年不到;因此心信,疑佛现前。口中常说十方众生皆是吾子,我生诸佛,我出世界,我是元佛,出世自然,不因修得。此名住世自在天魔,使其眷属,如遮文茶、及四天王毗舍童子,未发心者,利其虚明,食彼精气,或不因师,其修行人亲自观见,称执金刚,与汝长命。现美女身,盛行贪欲;未逾年岁,肝脑枯竭,口兼独言,听若妖魅,前人未详,多陷王难。未及遇刑,先已干死;恼乱彼人,以至殂殒。汝当先觉,不入轮回;迷惑不知,堕无间狱。”

翻过来,2361页,第三行,义贯:[又]已经透过受阴十境之[善男子],已达[受阴虚]融奥[妙]之境(得以离身无碍,见闻周遍),[不]复[遭]受阴所起之[邪虑]所惑 ,[圆]通之妙[定]开[发明]显。

然而此行者于其[三摩地中],忽起一念贪爱,[心爱长寿]不死,于是于定中[辛苦]精[研]深究 [几]微之动相(即想阴之根本),以[贪求永]世之[岁]寿,而亟欲摒[弃]无常频仍之[分段生]死,[顿希]得生灭微细难觉之[变易]生死,且欲此微[细]生[相]得以永久[常住]不变,以为如是即得永恒之寿命。

[尔时天魔候得其]贪爱永寿之[便],即[飞精附]于旁[人],令其[口说]相似之[经法,其人竟不]自[觉知]自己已为[魔]所[著,亦言自]己已证[得无上涅槃]、菩提等。旋即[来彼]贪[求]长[生]之[善男子处,敷座]而为之[说]种种长生之[法]。并[好言他方]即使万里之遥,亦能[往还无滞;或经万里] 之途于[瞬息]之间便可以[再来](来回)。且[皆于彼方取得其物],以为凭信。(此为显其神境通之“行远若近”)。[或于一处,在一宅中,数步之间]的短距离,[令其]着魔人虽只[从东]壁[诣至](走到)[西壁,是]着魔[人急行,累年](经年,许多年)还[不]能[到]。(此为显其神境通之“令近若远”),有时候是行远若近;有时候是令近若远。[因此]其[心信]受其言,且[疑]为[佛现前]。

又[口中常说十方]一切[众生皆是吾子](我是众生之父),而且说[我生诸佛](我亦是诸佛之父。以上为言其为一切凡圣正报之生主)。[我出]生[世界](故为一切无情依报之生主);至于我本身之出处,因[我是元]始之[佛],故我之[出世]系[自然]而得,[不因修]行而[得]成此元佛(以此拨修行无益之邪论,用以混淆真如本有之第一义谛,令众生迷惑,邪正不分。)

[此名住]着[世]间之欲界第六天之上的[自在天魔],敕[使其眷属,如遮文茶](使役鬼),[及四天王]所管辖之[毗舍]遮[童子]就是(啖精气鬼),此等鬼神之[未发心者,利] 用[其]修行者定心中之[虚]通[明]彻易入,而[食彼精气,或不]须[因]彼为魔所附之[师],而令[其修行人亲自观见]魔王现身,自[称]为[执金刚]大菩萨,能赐[与汝长命]不死,犹如金刚。且[现]为[美女身],令行人与之[盛行贪欲];然而[未逾]一[年]半[岁],其行人之精血即为之所啖而[肝脑枯竭,](这里)讲淫欲之害。[口兼]常自喃喃[独言],旁人[听若妖魅]附身,然现[前]之[人](当事人)竟[未详]审自己为魔所趁,因此[多陷王难],为国法制裁。然[未及遇]王之[刑,先已] 自[干死]。魔如是[恼乱彼人,以至]其[殂殒](死亡)为止。

阿难,[汝当]令末世修行人,预[先觉]知此种魔事,则不为所惑,方能超越生死,而[不入轮回];若[迷惑不]自觉[知],受其惑乱,破戒定慧,来世当[堕无间]地[狱]。

2364页,这一段很重要!

四、结语:妄称成佛,以淫为教,嘱令保护

经文:“阿难当知,是十种魔(就是想阴十种魔)于末世时,在我法中出家修道,或附人体,或自现形,皆言已成正遍知觉;赞叹淫欲,破佛律仪,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,如是邪精魅其心腑,近则九生,多逾百世,令真修行总为魔眷,命终之后,必为魔民,失正遍知,堕无间狱。汝今未须先取寂灭,纵得无学,留愿入彼末法之中,起大慈悲,救度正心深信众生,令不著魔,得正知见。我今度汝已出生死,汝遵佛语,名报佛恩。阿难,如是十种禅那现境,皆是想阴用心交互,故现斯事。众生顽迷,不自忖量,逢此因缘,迷不自识,谓言登圣,大妄语成,堕无间狱。(看你敢不敢再讲说你证几果?看你敢不敢再讲说你是菩萨再来的?一个都不敢!看了《楞严经》,大家都是守口如瓶,谦冲自牧,因为知道这样下去会下地狱,没有人敢讲了;再讲我就没办法了,就地狱等着你了!“大妄语成,堕无间狱。”佛的话要看清楚了!)汝等必须将如来语,于我灭后传示末法,遍令众生开悟斯义,无令天魔得其方便,保持覆护,成无上道。]

底下注释很重要!

注释:[于末世时,在我法中出家修道]:长水法师于《首楞严义疏注》云:[此文即同《涅槃经》云:未来世中,是魔波旬,渐当坏乱我之正法,乃至现比丘、比丘尼、及阿罗汉像,非法说法,法说非法,非毁戒律,自言得圣,惑乱世间。以此二经鉴于世间称圣毁戒者,非魔而谁?]因此,依佛在经中所记,末法时期,破坏佛法的,不是外道,不是世俗人,而是佛法中的出家法师。

最重要的就是他没有发菩提心,没有提起正念,问题在这个地方。穿个出家衣服,受人恭敬、礼拜,自已也没学,经教不通,心性不明。但是,没钱怎么办呢?要搞一些稀奇古怪的,受人供养。自己一讲经,就赞叹自己,就毁谤其他的,到最后就是分裂。末法,几乎全部被佛所预料而言中。

印之当今,乃知佛言不谬,真的就是这样:佛教中之法师自己破坏佛法;大乘法师讲大乘经,却藉此因缘而破大乘——他每讲一部经,即破一部,乃至破坏无数部。

又经云:[佛将涅槃,天魔作誓云:于佛灭后,我将依教出家,着汝袈裟,坏汝佛法,其可能否?(穿着你的袈裟,坏你的佛法。)佛即堕泪曰:无奈汝何!譬如狮子身中虫,自食狮子身中肉。]拿你没办法!

所以,我们在这里,就要深切的关怀我们每一个慈悲的法师,我们受佛的戒律,我们有没有发菩提心?有没有提起正念?我们是不是狮子身中虫,自食狮子身中肉?我们要作一个弘法的、如狮子吼的大法师,不应当作狮子身中的虫,自食狮子身中肉,披了袈裟,坏佛的正法,就是狮子身中虫,自食狮子身中肉。

澫益大师于《楞严经文句》云:[呜呼!读经至此,而不痛哭流涕,(读经典读到这个地方,实在是让人很痛苦、很痛心、痛哭流涕。)抚昔伤今,(“抚”就是回忆,回忆佛陀的教诲。伤今,对今天的这种大环境,特别的感伤,伤今。回忆起佛陀的教诲,对今天的整个大环境,特别的感触、特别的感伤。)思一振其颓风者,其真魔眷属也已。]诸位!把笔拿起来,在“思”的前面加两个字:若不。如果不好好的思惟,好好的振兴颓败之相,[颓风]就是败坏之相。是不是?佛教要振兴,需要靠法师,如果不好好想一想,好好的振兴起这个败坏之相,就是把败坏之相振兴起来,变成佛教兴盛之相,那么,(否则)你真的就是魔的眷属,其真魔眷属也。就是你不发这个心不行,要发菩提心,发无上正等正觉的心;当然,要量力而为啦,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办法。是不是?

以师父来讲的话,你要想想看,要几年才能讲这个《楞严经》?诸位!你想想看,在世间法来讲的话,我们读过二十一年的书,受教育二十一年的书,你想想看有多久?就世间法来讲,在台湾要拿到博士才二十年;师父受教育,读了二十一年,时间够长!花了十五年,看三藏十二部看三遍,你看,弘法要几千场?《楞严经》讲了三遍,每天在阅藏,睡一个钟头、二个钟头。你想想看,要成就一个法师,有多么的困难!如果今天要做牧师,这一本圣经就简单了!是不是?可是,你要做一个大法师,而且要转大法轮的大法师,这要经历过多少的磨难、魔境?是不是?所以,我们要了解,要珍惜彼此之间的因缘,要听到这个《楞严经》,你想听,没有人讲!现在有人讲了,还得要有善根的人,才能坐在底下听。

所以,勉励我们这些出家众,我们为佛的正法,彼此互相勉励、努力。在家居士也是这样,为了佛陀的正法,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毕竟我们听到佛法,是一个大幸运的人;没有听到佛法,你日子怎么过呢?没有智慧啊!每天都趣流奔逸于假相、外境,到死都不觉悟!我们有幸听到了正法,知道有一条解脱之路;知道有一条幸运、幸福之道,能够放下,得大自在解脱,多么快乐!是不是?

底下,真有心人语也。

又,[魔在末世,于佛法中,如法出家,身披袈裟,手持佛经,口说非法,以坏佛正法],与此最相符者,莫过于在大乘法中出家,受大乘信徒供养,而倡[大乘非佛说]者,贻误众生,促法速灭,其非悖佛忘恩(佛菩萨恩、大乘信众恩),心同枭镜波旬而何耶?“枭镜”就是鸟类,一出世以后,会吃自己的母亲。波旬就是魔王。

底下接着,[皆言已成正遍知觉]:如想阴第十境,魔现形自称执金刚,或说自为法王、活佛等。也没有人认证他,也没有人去求证他。是不是?看了藏传来的,就自已称自己是活佛。所以,有一个世界级的喇嘛,我看了他的书说了一句话,我觉得写得很好!他说:在这个时代,从西藏出来的,自己封自己是活佛的,一半是假的,一半是假的!所以,依法不依人,你看他讲出来的,是不是符合佛法?这个是比较重要的!是不是?不要看他的学历、威仪、种种神通,这个不打紧!你要看他、听听看他的嘴巴讲出来的佛法,是不是佛讲的?这个才是重要。他有没有正确的知见?用三法印、一实相印来印证。搞神通啦、搞一些迷信啦、自己是多了不起啊,你们赶快来供养啊!阿弥陀佛!

底下,《楞严经正脉》诫云:[行人当知,凡现通、称佛,必魔无疑,以圣必不泄也。]圣人绝对不会泄佛的密因,就是佛菩萨,他一定不会告诉你的,就是在你面前,你都不知道。余则曰:既然[现通称佛],现神通称自己是佛,都是魔了,更何况徒自称佛、称法王,而没有半点通可现,一点通都没有!连自身家都顾不了,顶多只是故弄玄虚,故作神秘状,搬神弄鬼,而令愚迷贪着的信徒,莫测高深、捕风捉影、穿凿附会,以讹传讹,误以为真,讲得好!你看,这个成观法师很了不起,他一口气用了多少成语啊?多少成语,你看,莫测高深、捕风捉影、穿凿附会,以讹传讹,误以为真,真的是讲得太好了!此即邪魔之下品者;然当今如是之下品魔,到处充斥,创派立宗,附于佛法,广设道场,遍布国际。有心之人,其不觳(hú)觫(sù)哉?(觳觫:恐惧战栗貌。)

[赞叹淫欲]:妄言以淫欲而证佛道,如诡称男女双修为[在刀口上修],或[吃最后一块饼],皆是最高的瑜伽,如是等惑人之言。

好!翻过来,2369页,义贯:[阿难当知,是]想阴[十种魔,于末世时,在我]佛[法中],假示[出家修道,或附]于[人体,或自现形,皆言已成正遍知觉,赞叹淫欲]为无上道之实证之门,[破佛]所制[律仪,先恶魔]所附之[师,与魔]座下之[弟子]以[淫]导[淫]师师[相传],以行淫为修道,[如是邪精]迷[魅其心腑],时间之长,[近则九生,多逾百世,令]本来发心[真修行]之人,[总]堕[为魔眷。命终之后,必为魔民],亡[失正遍知]觉之佛性,而[堕无间]地[狱]。

[汝今]既愿学菩萨,故[未须先]自[取寂灭],将来[纵]证[得无学]果位,亦[留愿入彼末法之中,起大慈悲,救度]发[正]觉之[心]、具[深信](信一切众生皆具佛性,人人皆可成佛,只要他能有善根听闻正法,就有机会成佛。)之[众生,令不着魔,得正知见。我今度汝已]能[出生死,汝遵佛语]勿取灭度,传示末法,[名报佛恩]。

[阿难,如是十种]于[禅那]中所[现]魔[境,皆是想阴]将破未破之际,行者[用心]不善,观力与妄想[交互]陵替,[故现斯事]。然[众生]冥[顽迷]惑,[不自忖量]自己身分,既[逢此]已破色受二阴、圆定发明之[因缘,迷不自识]想阴魔境,便[谓言]已[登圣]位,未证言证,[大妄语成],当[堕无间]地[狱],受无量苦。[汝等必须将如来]法[语,于我灭后,传示末法,遍令众生]修正定者,[开悟斯义,无令天魔得其方便],破法害人,[保持]正法勿令断绝,[覆护]正修之士,以[成无上]菩提[道]。

2371页,第四节 行阴魔境

一、行阴区宇相(定中初相)

这个行阴就是微细生灭之相,很难观察。譬如说:头发生、指甲长、细胞分裂,这个就是行阴,很难觉察,愈来就愈细了。到想阴,一般人还看得来、观察得来;到行阴就很困难!所以,因为行阴微细难知,一般外道没有办法突破这个行阴十种魔,因此就开始堕入种种的偏见。

所以,第四节的行阴魔境,几乎都堕入外道种性、外道种种的偏见,断见、常见、空见、有见,断、常、空、有,就是这四种知见,统统落入外道。

行阴区宇相,定中初相,这里就是第七意识,行阴魔境。这一段如果是初学佛法,几乎完全看不懂;这个对老参就非常的受益。但是,还是要讲,因为五十种阴魔特重要,尤其对末法的修行人,特别特别的重要!但是,我们现在是讲大纲,又不能放弃,又受到时间的限制,变成至少要浏览一遍,因为它非常重要!

经文:“阿难,彼善男子修三摩地,想阴尽者,是人平常梦想销灭,寤寐恒一,(“寤”就是醒的。)觉明虚静,犹如晴空,无复粗重前尘影事,(妄想没有了。)观诸世间大地山河,如镜鉴明,(就像镜子。)来无所粘,过无踪迹,虚受照应,了罔陈习,唯一精真。生灭根元从此披露,见诸十方十二众生,毕殚其类,虽未通其各命由绪,见同生基犹如野马。熠熠清扰,(这里要做一些笔记,什么叫做熠熠清扰?就是幽隐、微细生灭之相,叫做熠熠清扰。“幽”就是一帘幽梦的幽;“隐”就是隐藏的隐,幽隐、微细生灭之相,很难觉察到!像我们的习气就很难觉察,看大家来听经闻法,好像有那么一回事;但是,一碰到境界、愤怒的境界,就克制不了了;财色名食睡现前,又克制不了了,这个就是微细的相。)为浮根尘究竟枢穴,(“枢穴”就是我们所讲的关键。因为初学佛法的,好多的名相都看不来,我们时间有限,所以,只能念一遍)此则名为行阴区宇。”

    2374页,义贯:[阿难,彼]透过想阴十境之[善男子修三摩地],其[想阴]若[尽者,是人] 持心[平]等[常]住性定,一切如[梦]之[想]阴已经[消]除[灭]尽,[寤]时无想(就是醒的时候)、[寐]时无梦(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),其心清净[恒一],本[觉]妙[明]之清[虚]寂[静,犹如晴]明之[空]迥无云翳,以想阴已尽故,[无复]依于想阴之[粗重]现[前]五[尘]落谢之[影事];以无想阴之拘执故,其心毫无留滞,故[观诸世间大地山河,如镜]之[鉴明],物影[来]现之时,镜于物影亦[无所粘]着;就是已经不再贪着了。物[过]影灭之时,镜中亦[无踪迹]可得。就是懂得放下了。

彼心如镜,但[虚受]鉴[照]反[应]而已,并无实体于镜中来去,像灭之时,诸识中[了]然[罔]有[陈习](旧习气)之迹象留下;“了然”就是很清楚了,没有旧习气留下来,了然;“罔”就是无。[唯]存[一]识[精]之[真]体(就是只存一个第八意识,第八本识)。于是一切[生灭根元]之行阴本体[从此披露]显现,故得[见诸十方]之[十二]类[众生],且[毕]竟[殚]尽[其类,虽]犹[未通]达[其各]自生[命]之根[由]端[绪](识阴),就是我们讲的命根,命根就是第八意识),但已明[见]其[同]分[生]死之[基]础(行阴),见其[犹如野马]尘埃、阳焰(海市蜃楼),就是一切万法都是幻化的。[熠熠]微明,幽微生灭微细之相。其体[清]轻微细[扰]动,清轻的扰动,就像这个水起一点点的涟漪,还是会动,可是很微细。是[为]一切众生[浮根]四[尘]所成之根身,四尘就是色、香、味、触。能否[究竟]转依(解脱)之[枢穴]关键,[此则名为]本心被[行阴区]拘于其狭[宇]中之相。有的是讲四尘就讲四大;这个是四大,地水火风、色香味触,其实都是有缘,有一个共同的缘起,四大的假合,都是四大假合的。

2376页,二、行阴尽相(定中末相)

经文:若此清扰熠熠元性,性入元澄,一澄元习如波澜灭,化为澄水,名行阴尽。(你看,如波澜就是涟漪,这个涟漪灭了,就变成清水了,一片的静水,这个行阴就尽了。所以,修行行阴就是观照那个生灭,放下,只要生灭,你就放下,这个就是觉察力很强的人;一般人被习气拖着走都不知道。)是人则能超众生浊;观其所由,幽隐妄想以为其本。”

义贯:[若此]轻[清扰]动、[熠熠]生灭之根[元]体[性](就是第七识),其[性入]于本[元澄]清之第八识,[一]旦[澄]清了第七识行阴本[元]之种[习],心海之中便有[如波澜]息[灭]一般,就不再起涟漪了,第八意识譬如大海嘛!此时行阴之细浪尽[化为]识阴无浪之[澄]清流[水],就平静了。即[名]此为[行阴尽]相。[是人则能超]越[众生浊]。超越之后,返[观其]行阴之[所由]起,原来是从[幽隐]之[妄想以为其]生起之[本]。

三、行阴十境相(中间过程诸相)

因为透彻不了第七意识,因为不明了微细的生灭,所以,外道看不清楚。第七意识跟第八意识的微细相,就堕入偏见了。

底下看就知道,

㈠堕二种无因恶见(二无因论)

无因,无因就是无果。

经文:“阿难当知,是得正知奢摩他中诸善男子,凝明正心,十类天魔不得其便,方得精研穷生类本。于本类中生元露者,观彼幽清圆扰动元,于圆元中起计度者,是人坠入二无因论:”

翻过来,2380页,义贯:[阿难当知,是得正知]不遭邪虚,于其[奢摩他]圆定[中,诸]透过想阴十魔境之[善男子,凝]定[明]觉、不动不惑、[正]持其[心],不起爱求,因此想阴[十类天魔不]能[得其]破坏之[便],如是[方得精]心[研]究而破想阴;想阴既破已,行阴即现,故得[穷]究十二[生类]之生灭根[本](即行阴之体)。[于]行者[本类中,生]灭根[元](行阴)已显[露者],行者即于其定中[观]察[彼]行阴[幽]隐轻[清,圆]遍十二类生[扰动]之根[元](亦即七识),而此行者若[于]彼[圆]遍十二类生之根[元中起]虚妄[计度],执为究竟之胜性,就是执着第七意识,到这里,认为自己已经了不起了![是人]即因此而[坠入]外道的[二无因]邪[论]之恶见。

①计本无因(过去无因恶见)

经文:“一者,是人见本无因;何以故?是人既得生机全破,乘于眼根八百功德,见八万劫所有众生业流湾环,死此生彼,只见众生轮回其处,八万劫外冥无所观;(能力不足,台语说极尽了,他最多就是看到八万劫,八万劫外就看不到了。)便作是解:此等世间十方众生,八万劫来无因自有。由此计度,亡正遍知,堕落外道,惑菩提性。”

翻过来,2832页,义贯:[一者,是]于行阴圆元中起计度之[人见]此行阴的生灭之本,[本]来[无因]而起[何以故?](为何会有如是见?)由于[是人既得生]灭之枢[机](就是他观照这个行阴,可是能力又不足。)[全破](全体显露),乃[乘于]清净[眼根]所具之[八百功德],而能完全发挥其能见之量,因而得[见八万劫]内[所有众生],功夫不简单了,能看八万劫了。随着[业]行迁[流]于业[湾]中,回[环]轮转,不能自止,[死此生彼],悉在湾内,[只见众生]于八万劫中[轮回其处,八万劫]以[外]之前际,则[冥]然莫辨而[无所观];因为能力不足,不是佛。于是他[便作]如[是]邪[解]妄计:[此等世间十方众生]从[八万劫]以[来]乃[无因]而[自有]。因为能力不足,看不到八万劫外,所以,认为一切都是无因。[由此计度],因而[亡]失如来所教之[正遍知]见,从而[堕落]于[外道]邪见;也就是学佛法学到了变成外道,(即学佛法成外道),可悲啊!以此而[惑]乱自他[菩提]正觉之[性]。

底下,我们把这一段讲完就持咒。

②计末无因

前面是计怎么样?计本无因,现在是末,末无因,就是未来的意思(未来无因恶见)。

经文:“二者、是人见末无因;何以故?是人于生既见其根,知人生人,悟鸟生鸟,乌从来黑,鹄(“鹄”就是天鹅)从来白(这个天鹅从来就是白的)。人天本竖,(人就是直立走路嘛,人天,“竖”就是直立。)畜生本横(横着走路),白非洗成,黑非染造,从八万劫无复改移。今尽此形亦复如是,而我本来不见菩提,云何更有成菩提事?当知今日一切物象,皆本无因。由此计度,亡正遍知,堕落外道,惑菩提性。是则名为第一外道立无因论。”

翻过来,2386页,义贯:[二者、是]于行阴圆元中起计度之[人]于过去见本无因,于未来则[见末无因;何以故?]以[是人于]诸众[生既]自以为已[见其]八万劫前之[根],系无因而有,[知人]自然[生人],非有他因,[悟鸟]自然[生鸟,乌]鸦[从来]即自然是[黑]的,别无有因,[鹄](天鹅)[从来]自然是[白]的,非有缘故,[人]道与[天]道众生[本]来自然[竖]着立,[畜生本]来自然[横]立横行。众生之体,其[白非洗]而[成],乃自然而然,众生体之[黑]亦[非]由[染]所[造],乃自然黑,如是等事[从八万劫]以来,即[无复改移]。[今尽此形亦复如是;而我]从[本]以[来](在八万劫前)[不见]有众生是从[菩提]而生(此即因中无菩提),[云何]于八万劫后[更有]众生能得[成菩提]之[事]?(此是果中无菩提),无因无果。[当知今日]所在之[一切物象],于八万劫前[皆]从[本]以来[无因]无果。[由此]心魔作祟而邪[计]筹[度],谓一切自然而生、自然而灭,无因无果,因此[亡]失佛所教之[正遍知]见,[堕落]于[外道]恶见(即学佛法成外道),以致[惑]乱自他[菩提]正觉之[性]。[是]等[则名为第一]类[外道]所[立]之两种[无因]恶[论](本无因、末无因)。

这个就告诉我们:外道的功夫不够,因为不是佛陀,没有办法看到七、八二识的微细生灭相,所以就断灭,进入断灭的恶见,害了众生的法身慧命。

因为五十种阴魔它很重要,我们受于时间的限制,浏览一遍,耽搁了大家一点时间,真的很抱歉,我也不愿意这样子;但是,为了众生、为了正法,我们要辛苦一点,对不起大家!

好!回向

愿以此功德 消灾在座诸位法师 护法居士大德 消灾在讲堂点灯者 回向在讲堂设立亡灵拔度者 上报四重恩 下济三涂苦 若有见闻者 悉发菩提心 尽此一报身 同生极乐国 愿生西方净土中 上品莲花为父母 花开见佛悟无生 不退菩萨为伴侣

 

我们在讲经前,作一点资料的补充,请翻开2367页,第一行,愚迷贪着的信徒,莫测高深、捕风捉影、穿凿附会、以讹传讹,误以为真,此即邪魔之下品者;然当今如是之下品魔,到处充斥,创派立宗,附于佛法,广设道场,遍布国际。有心之人,其不觳觫哉?这个觳hú ,这个觳是叫做羊脚;这个觫 sù 就是害怕、发抖的样子。意思就是说:现在附佛的外道很多,遍布国际,有心之人,难道不战战兢兢、戒慎恐惧,防范他们吗?所以,就是这个意思。羊的脚颤抖、发抖,要被人家宰杀,恐惧的样子。意思就是说:邪魔外道、附佛外道这么多,我们应当戒慎恐惧,战战兢兢。

好!2387页,

请合掌

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好!翻开2387页,

(二)堕四种遍常恶见(四遍常论)

因为外道在第七意识的生灭微细相突不破,就卡在这个地方,因为他的心境只能到达这个地方,所以,因此没有办法全面性的了悟如来藏性的不生不灭,因此到第七意识的微细相就突不破,因此就卡在这个地方,立种种的偏执论。

经文:“阿难,是三摩中诸善男子,凝明正心,魔不得便,穷生类本,观彼幽清常扰动元,于圆常中起计度者(于圆常中,就是指第八意识的圆满常住心性,因为他没有悟,所以,起计度就偏了,他偏了!),是人坠入四遍常论。”

好!2388页,义贯:[阿难,是]正修[三摩]地[中]之[诸善男子,凝]定不动[明]照不惑,[正]持其[心],不起爱求,故[魔不]能[得]其[便],故能增修圆定,照破想阴,行阴现前。于是[穷]十二[生类]生灭之根[本];十二生类当然就是胎生、卵生、湿生、化生、若有想、若无想、非有想、非无想......这当然就是十二类生。之根本就是(行阴),[观]察[彼]行阴(七识)[幽清]恒[常扰动]之[元,于圆]遍、相续之[常]相[中起计度者,是人]即[坠入]外道[四]种[遍常]之邪[论]中。

哪四种呢?

1、类别。①计[心境为常]恶见

经文:“一者,是人穷心境性,(第一个是计[心境为常]的恶见,)二处无因;修习能知二万劫中十方众生所有生灭,咸皆循环,不曾散失,计以为常。”

这个是第一类别,这总共有四个类别。

翻过来,2390页,第三行,义贯:[一者,是人]欲[穷]究[心]与[境]之[性],以求一切法之本元,然而发觉心境[二处]皆[无]所从生之[因](亦即,无物能生心境二者);没有一样东西可以生心境。复依其穷究心境之[修习能]得[知二万劫中,十方]一切[众生所有生灭,咸皆循环]相续不断,故彼心境皆[不曾散失],方能生已灭,灭已生,生生不息;以此见故[计]心境[以为]普遍[常]住不坏。他的功夫就只能知道二万劫。

②计[四大是常]恶见

经文:“二者,是人穷四大元(四大元就是四大的本元。),四性常住(就是计四大之性为常住,就是地、水、火、风是永远存在的。)修习能知四万劫中十方众生所有生灭,咸皆体恒,不曾散失,计以为常。”

2391页,中间,义贯:[二者,是人]研[穷四大]之本[元],而计[四]大之[性]本来[常住]不坏。彼由[修习]而[能知四万劫中十方]一切[众生所有生灭]皆从四大而来,然彼四大本身[咸皆体]性[恒]常,[不曾散失],故众生得以生灭相续不断,以此见故,[计]四大之性[以为]普遍[常]住不坏。

③计[八识为常]恶见

不知道识就是生灭的执着和分别。

经文:“三者,是人穷尽六根、末那执受(末那就是第七意识,第七意识以第八意识的见分为自我。),心、意、识、(为什么要加顿点呢?这[心]是指第八意识;[意]是指第七意识;[识]是指前六识,所以,它是完全不同的,所以,要用顿点分开来。如果你把[心意识]三个连成念,那个是方便。所以,要顿点才对的。心、意、识、然后,[心]就是指第八意识,就是如来藏识;[意]就是指第七意识,就是恒常执着第八意识为自我,以第八意识的见分为自我;[识]是指前六识。心、意、识)中本元由处,性常恒故;修习能知八万劫中一切众生循环不失,本来常住,穷不失性,计以为常。”

这个要有一点唯识学的基础,不过,薰习总是好的,熏习,慢慢提升我们心灵的般若智慧。我们如果没有般若智慧,我们的思惟模式,就会只有一直线的思惟模式,譬如说:一加一等于多少?大家都说:二!是不是?我们的思惟模式是直接性的。但是,佛法它不是这样讲的,一加一等于二,一从哪里来?这个是问题,开始把你的语言、文字,这些观念化的假相探究到底,探究到底。所以,我们的思惟模式,一般都转不过来,都转不过来,一般众生就是这样子,会卡在某一种观念里面。问一个问题:如果我发给你们,桌上每一个人有三颗苹果,你们每一个人都吃了一颗,剩下几颗?二颗,是不是?不对!剩下三颗,因为一颗在肚子里面,二颗在肚子外面,剩下三颗。因为我们的思惟模式都是直线的,转不过来,一下子转不过来。是不是?三颗,吃下去,当然一颗在里面嘛,二颗是在外面嘛!是不是?冷笑话!

好!2392页,倒数第一行,义贯:[三者,是人]于定中[穷尽六根]所摄之六识、及第七[末那]识,以及末那所[执受]为我之第八识,如是于[心、意、识中]求其根[本元由]生起之[处],计其[性]为[常恒故],而不知其为行阴相续之由。不知道说万法都是刹那生刹那灭的,一个生灭相续的假相,我们执以为实,然后,就卡死在这个观念里面。所以,佛陀告诉我们说:每一个人都在追求快乐,每一个人都在追求快乐幸福;但没有一个人真正了解快乐是什么、幸福是什么?为什么?他就拿这个生灭的假相拼命的追求,他怎么可能得到快乐呢?

而不知其为行阴相续之由。由其[修习能知八万劫中一切众生]死此生彼,虽[循环]辗转,然此八识却从[不]曾散[失];因此而谓从[本]以[来]识性[常住],复[穷]此循环[不失]之[性],以为是不坏不灭而[计以为]普遍[常]性。就是着识大以为恒常。

④计[想阴尽为常]恶见

因为他现在透过三十种阴魔:色阴魔、受阴魔、想阴魔,现在要进入这个行阴魔,所以,他认为想阴魔已经尽了,到这个地方就是永恒了。他不知道后面还有一个微细的识阴魔,不知道,意识的识。

经文:“四者,是人既尽想元(就是透过了想的十种阴魔了。),生理更无流止运转(把笔拿起来,这个[生理]不是你那个生理,[生理]是生灭之道理,所以,简称[生理],这个生灭之道理,生生灭灭,灭灭生生,这个无常的道理,生理更无流止运转,因为他只能见到第七意识,第八意识的微细,他突不破。),生灭想心今已永灭,理中自然成不生灭,因心所度,(提早,计为怎么样?)计以为常。”

翻过来,好!2394页,第五行,注释:[生灭想心今已永灭,理中自然成不生灭]:既然[有生灭]之想阴既已永灭,他便以为按理而言,他自然已证到了[不生不灭]的境地。但是此时他的想阴虽灭,而行阴尚未灭,因此行阴微细之生灭相(此正是第七识之种子),[种子]旁边写二个字,就是:习气,叫做隐性,隐性,潜伏的力量非常的大。要降伏贪嗔痴,这个是功夫,平常大家听经,看起来很有理性;但是,你一碰到境界了,那一种贪嗔痴、嗔恨、愤怒的心,一下子就跳出来了。所以,我们每一个人都潜伏着贪嗔痴、嫉妒、占有、攻击、伤害的隐性在,只是看什么时候因缘蹦出来,不知道!

仍有微细的流注生灭相,为什么用流注呢?就像瀑布、就像水流、像大海底下的伏流。这个流注,从这个大海看,非常平静;但是,底下强烈的水流,你看不到,所以,这个叫伏流。伏在海底下那个非常强烈的水流,但是,从表面上看不到。我们表面上就是眼耳鼻舌身意。是不是?表面上;但是,我们的伏流在哪里?第七意识跟第八意识,非常的微细,我们执着到什么程度呢?执着到我们连晚上作梦,都还认为有一个[我],这个[我],二十四个小时都卡住,叫做流注生灭,所以,流注生灭的意思就是非常微细。

是故他实非已......其实,他并还没有达到真正的不生灭。按《楞伽经》义而言,此时为已经灭了[相生、相住、相灭],然犹未能灭[流注生、流注住、流注灭]。这个很重要,做一个笔记,相生、相住、相灭,这个[相]就是粗惑,一般粗糙,你可以观照得到的,相可以看得到的,花是生灭的。是不是?这个桌子、椅子、毛巾是生灭的,这个你很容易观察得到。但是,潜伏在我们内心里面,那种烦恼的习气种子,你观测不到。它就像潜伏在大海底下的伏流,其实是很强,但是,你没有觉察,所以,这个叫做粗惑。然犹未能灭流注,[流注]的旁边写:细惑,这个就非常的微细,难以觉察,流注生、流住住、流注灭。

义贯:[四者,是人既]已[尽]了[想]阴之根[元](想阴已尽,破了三十种阴魔了),因而他以为此想阴之[生]灭于[理]上言之,[更无]复出现迁[流]、息[止、运]行、[转]变等种种施为之相的道理,因他以为彼有[生灭]之[想心](想阴)[今]既[已永灭],于道[理中]而言,他[自然]已经[成]就了[不生灭]之法体;殊不知道,微细的烦恼习气种子还没有断,他不知道。然而他的行阴尚未灭,故仍有行阴的微细流注之生灭相,因此他实尚未达真不生灭之境,不过[因]他自[心所度]忖,而[计以为常]住不生灭。

2.结语: 堕为外道(圆常论)

经文:“由此计常,亡正遍知(就是佛的知见,叫做正遍知。佛就是正遍知、明行足、善逝、世间解嘛!所以,亡正遍知就是失掉了佛的知见),堕落外道,惑菩提性。是则名为第二外道立圆常论。”

义贯:[由此]自心魔作崇,邪[计]心境、四大、八识等为[常]住不生灭,不达诸法无常之性,因而[亡]失如来所教[正遍]之[知]见,而[堕落]于[外道](即学佛法成外道),以致[惑]乱自他[菩提]正觉之[性。是则名为第二]类[外道]所[立]之[圆常]邪[论]。

(三)堕四种颠倒邪见(四颠倒见)

“又三摩中诸善男子,坚凝正心,魔不得便,穷生类本,观彼幽清常扰动元,于自他中起计度者,是人坠入四颠倒见,一分无常,一分常论。”

2397页,义贯:[又]于[三摩]地[中],已透过想阴十境之[诸善男子,坚]固[凝]定不动、持[正]其[心],不起爱求,外[魔不]能[得]其[便],故能破想阴而令行阴显现;然彼继而[穷]究此行阴,以为是十二[生类]生灭的最终之根[本],然而他[观彼]行阴(七识)系[幽]隐轻[清]、恒[常扰动],他便以为这是一切生灭最终之根[元],不知道后面还有一个第八的微细意识。因此,此行者便[于自他]法[中],妄[起计]着、筹[度者,是人]即因此而[坠入]外道[四]种[颠倒]之双计恶[见]中,计执诸法皆是[一分](一半)[无常],而另[一分](另外一半)却是恒[常]之邪[论]。一半常,一半无常。

诠论:本节中所述行阴之魔相,是由于行者见行阴之体显现([观彼幽清、常扰动元])便着于其相,复于其相上种种推究、攀缘、穿凿附会,以自心妄想而去分别计度那些行阴之相,而以为是究竟之相显现,才会有魔事起。

若见行阴现时,虽见其相,只要不取不着、平等不动,不随之而起计度,只觉知那是禅境必经过程中的一个现象而已;如是观察了知,即仍依本法修习,本法就是如如不动,不取于相。无有旁鹜,行阴即指日可破。

然而广而言之,一切魔事的产生,都是由于这件事:我们[见相着相]!于修行中,于所有见闻觉知,若有所见、有所闻、有所觉、有所知,其种种相,一概不依(为什么?因为见闻觉知都是观念,都是生灭意识心。)所以,一概不依、不随、不取、不着,只依本心,就是不生不灭的真如藏性、如来藏性。只依本如来藏性的心,以及本法,究竟空性之法,则魔事自破。

反之,若有所见、有所闻(见闻染净、庄严、恐怖、可爱等相,染净相、庄严相、恐怖相、可爱相统统叫做相。)、有所觉、有所知(或知、或解、或悟某经、某理、某事),即起贪爱、迷执、计着,则不论你修行多高,定力多深,皆立刻为魔所趁、为魔所用,而堕魔数,断菩提路。

这个很重要的观念就是说:八大宗派也是这样,弘扬你个人相应的法门;如果说:我们一弘扬净土法门,马上就起烦恼,别人跟我们看法不一样,修禅或修密的,我们就一直批评人家,这个我们已经堕入魔数了。

所以,重点在哪里呢?重点就是说:我修我的,生死是自己的事情,其他八大宗派,予以尊重,这个是很高超的修行人。现在不是这样,小乘讥笑大乘,大乘非佛说;大乘讥笑小乘是焦芽败种;净土说:我是三根普被,利钝全收;禅宗说:即心即佛,不必这么辛苦,见即是性,性就是平等,如来藏性。密宗说:三密相应就是佛;天台、华严,各有他们的思想领域。

因此,师父在这里,要诚心的奉劝诸位法师和护法居士,一个修行人,连包容异已都做不到,内心起烦恼,认为别人看法跟我不太一样,为什么不按照我这个方法才能了生死呢?你自取烦恼,这个就是你已经堕入生灭之相了。因此我们研究佛法的人,很清楚佛的用意,说:是法平等,无有高下。你修什么,我尊重你,要看福德、要看因缘。是不是?

2399页,1.类别

①计[我常他为无常]之邪见

经文:“一者,是人观妙明心遍十方界,湛然以为究竟神我;从是则计我遍十方,凝明不动,一切众生于我心中自生自死,则我心性名之为常;彼生灭者真无常性。”

倒数第二行,[湛然以为究竟神我]:将行阴之幽清认作是湛然不动之性,且以之为究竟之神我。[神我],即所谓灵魂。又,此即印度外道二十五冥谛,这个我们讲过了,二十五谛中之最后一谛。彼外道有达深定者,2400页,能观八万劫,但于八万劫外,即冥然莫辨,彼遂以此冥然莫辨、不可知的境地,立为一切法之本源,称之为[冥谛](冥然的真理)。(此犹如道家的[混沌]:[恍兮惚兮其中有相],若有若无。此[混沌]儒者又称之为[无极]。)

外道又立从[冥谛]生[觉大](儒道亦立从[无极]生[太极],太极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、八卦等等。)又从[觉大]生[我心],从[我心]生[五微],做一些笔记,五微就是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。那么,这个[五微]也是同[五唯],生五微,就是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的五微,从[五微]生[五大],地、水、火、风、空。从[五大]生[十一根](儒道亦立从[太极生两仪](两仪即阴阳),再立从[两仪生四象],最后立一[神我]。

所以,二十五谛中,最初为[冥谛],最后为[神我],中间共有二十三法,是为[冥谛]所生之诸法(因此冥谛为最初之能生者)。而冥谛生这二十三法作什么用呢?他们说是为了让[神我]受用。(这与耶教言上帝创造宇宙万物,皆是为了让人类受用,是如出一辙的,只不过耶教的道理肤浅得多。)所以,印度的古老思想就超越了耶教。又彼所谓[神我]约略等于第七识种子,以第七识为我执中心,内执第八识为我,外执前六识为我所,故略同。此行者本来是修行佛法的,竟堕入邪计行阴为神我的外道论,滋可叹哉!很可惜!

2401页,义贯:[一者,是人观]行阴之幽清常扰动元,而以为是[妙明]真[心、遍]满[十方]世[界],且将其幽清认作[湛然]不动之性,错认了!并[以为]彼即是[究竟]之[神我;从是] 谬想[则]更[计]神[我遍十方,凝明不动],无生无灭,故是常住之性,而[一切众生于我心中自生自死,则]神[我]之[心性名之为常]住不变;而[彼]有[生灭者](我心中之众生),是[真无常性]。(此为计我是常、众生于我心中生灭,是为无常。)

2402页,②计[国土无常及究竟常]之邪见

经文:“二者,是人不观其心,遍观十方恒沙国土。见劫坏处,名为究竟无常种性;劫不坏处,名究竟常。”

这个劫坏处,就是我们现在所讲的星系崩坏、败坏、爆炸,用现在的名词来讲,叫做见劫坏处,就是看到整个银河系某一个地方,恒星爆炸了、毁灭,就是这个意思,用现在的名词是这样子,因为不能离开水、火、风三灾嘛!

义贯:[二者,是人不]复[观其]自[心](因已确定计执自心为神我,是真常性),反而周[遍观]察外[十方]器界[恒沙国土]。彼但[见]为[劫]末三灾(就是水、火、风)所[坏]之[处],即[名]彼世界[为究竟无常种性](而不知诸世界于空劫后仍有成劫。)这个天体爆炸以后,新的星球会再成立,就像我们地球一样,已经成立了四十六亿年,四十六亿年。而于[劫]尚[不坏处,名]之为[究竟常](永久常住不坏。)(此为计外器界之已坏者为无常,未坏者为恒常。)

③计[心为常、生死无常]之邪见

经文:“三者,是人别观我心精细微密,犹如微尘,流转十方,性无移改,能令此身即生即灭。其不坏性名我性常;一切死生从我流出,名无常性。”

翻过来,2404页,[三者,是人]复[别观我心],见[精细微密]之行阴根本[犹如微尘],即计之为微细我,此微细我虽[流转十方]界,不断地起惑、造业、受报,然其[性]却从[无移改],故是恒常;依此恒常性,而[能令此身]虽[即生即灭],无常至极,然此微细我[其不坏]之[性,名我性常],而[一切死生]之相便是[从我]常住之性中[流出,名无常性。](此为计心是恒常,而计身为无常。)

④计[行阴常为无常]之邪见。前面三阴就是色、受、想。

经文:“四者,是人知想阴尽,见行阴流,行阴常流,计为常性,色受想等今已灭尽,名无常性。”

2405页,义贯:[四者,是人知]自己之[想阴]已[尽],且[见行阴]刻正迁[流];然以观见[行阴]相续[常流]不断,故[计]行阴[为常性],而见[色、受、想等]三阴[今已灭尽]不存,故[名]之为[无常性。](此为计已尽之阴为无常,未尽之阴为恒常)。

这个就是等于读到高中,就说:我书读得最多!不知道后面还有大学、硕士、博士,不知道,提早自己满足。

2.结语:堕为外道(一分常论)

经文:“由此计度一分无常、一分常故,堕落外道,惑菩提性(就是永远不能成佛,不认识菩提,佛的心都不认识,你怎么成佛呢?);是则名为第三外道一分常论。”

2406页,义贯:[由此]自心魔之作祟,而邪[计]忖[度]自他之身心与依正诸法皆为[一分]是[无常](一半无常),[一分]是恒[常故](一半是恒常),因而从正修行[堕落]成[外道]恶见,很可悲,也很可怕,因为没遇到善知识。[惑]乱[菩提]正觉之[性;是则名为第三]类[外道]所计之[一分常]之邪[论]。

诠论:这[一分常、一分无常]之论,究竟有何害处?因为其所计之一分常者,都是其自心、或神我,并且因为计其为常,即表示他自以为已脱离无常,他认为已经脱离无常,已达不生不灭,不再有轮回,出世之道业已成,不须更修行。而实不然,以仍未达究竟,仍处轮回;一旦报尽,将再受轮回时,即起毁谤。又,未证言证,大妄语成;且随顺外道(即学佛法成外道),破佛正法,误导众生,凡此皆是无间大罪。

2407页,(四)堕四种有边邪见(四有边论)

经文:“又三摩中诸善男子,坚凝正心,魔不得便,穷生类本,观彼幽清常扰动元,于分位中生计度者,是人坠入四有边论。”

这个“于分位中”看一下,“于分位中”,分位,什么叫做分位呢?三际分位,就是过去、现在、未来。见闻分位就是见闻觉知,六根的起作用。彼我分位就是分别心在作用。生灭分位就是在相上讨论,它有生灭。所以,三际分位是站在时间的角度,见闻分位是站在六根的作用角度说,彼我分位是站在分别心的角度说,生灭分位是站在万法成住坏空,相上来讨论,当然,也可以论断心。

所以,底下,[四有边论]:此四种邪论,虽然内容都是成对的,一对一对的。双计有边及无边,然而诸外道,并非真已证得无边之理体,故当其计某法为无边之时,只是属于邪计的[边见]而已,故以正教判之,只能称为[有边论]。

义贯:[又]于[三摩]地[中]之[诸善男子,坚] 固[凝]定不动,持[正]其[心],不起爱求,[魔不]能[得]其[便],故能于三昧中上上增进而破想阴;想阴既破,彼即[穷]究行阴而以其为十二[生类]最终生灭之根[本],且[观彼]行阴[幽]隐轻[清]、便认为是恒[常扰动]的生灭之根[元,于]四种[分位中生计度者,是人]即[坠入]外道之[四]种[有边]之邪[论]。

1. 类别

    哪四种有边呢?

①计[过去未来有边,相续心无边]之邪见。

经文:“一者,是人心计生元流用不息;计过未者名为有边,计相续心名为无边。”

2409页,义贯:[一者,是人]于定中观见行阴相,因而起[心计]之为十二类[生]之生灭的根[元],不知道后面还有一个第八意识。又观其迁[流]之业[用]循环[不息],于是[计过]去及[未]来[者名为有边]法(有限之法),过去有限,未来也有限,为什么?他所见的肤浅,程度不够,台语叫做极尽了!而[计]现在之[相续心],以其念念仍相续从无间断故,[名为无边]之法(无限之法)。

②计[八万劫前无边,众生界有边]之邪见

经文:“二者,是人观八万劫,则见众生;八万劫前,寂无闻见:无闻见处名为无边,有众生处名为有边。”

2411页,义贯:[二者,是人]以其定力能[观八万劫,则见]八万劫内有[众生]存在;于[八万劫]之[前],却[寂]然[无]有[闻见],因为功夫不够,不是佛。不过,对凡夫来讲,已经不得了了!(他于八万劫前看不到、听不到有众生的迹象),由于[无闻见处]对他来讲系冥然莫辨、不能得其际涯,故他把那不可知的领域[名为无边](无限),而于他观见看得到的[有众生]存在之[处],即[名]之[为有边](有限)。

③计[我知性无边,他知性有边]之邪见

经文:“三者,是人计我遍知,得无边性。彼一切人现我知中,我曾不知彼之知性,名彼不得无边之心,但有边性。”

翻过来,2412页,中间,义贯:[三者,是人] 观见己之行阴,便执为真我,且更[计]此真[我]能周[遍]了[知]一切,故此真我于诸法中[得无边]之[性];而[彼]其他[一切人]虽皆[现]于[我]的[知]性之[中],然而[我曾](却)[不知彼之知性],可见他们的知性必定是有边的(有限的),自己知道,认为自己是无边,他们呢?因为不知道对象,认为是有限的。因此其知性不能达于我,而为我所知;是故[名彼不得]如我知性的[无边之心,但]是[有边性]。

诠论:种种外道千说万论,多半脱离不了自我本位,或自我中心;以外道不能无我(若无我者,即不着我,则非外道,即入如来圣道)。所以,缘起无自性,一切法无我,可以贯通三藏十二部经典的重点。八大宗派的共同处,所宣扬的就是缘起无自性,一切法无我,这是如来圣道所说的。外道以我为[能],而以有别于我之一切法为[我所],依于此我、我所,而作种种妄想分别,试图自圆其说,以成其[ 一家之言],皆不免自误误人,不脱三途轮转。




上一篇: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9 (校对版)

下一篇: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7 (校对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