楞严经、楞严咒资料站

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

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7 (校对版)

2015-05-26

 慧律法师佛学讲座

  大佛顶首楞严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讲题:大纲(目次解说)

     片数:(本片为第7片)

       编码:DVD(简体版) 009

      2007.1/62/10 文殊讲堂

 

好!底下,(5)历险生忧——忧魔入心

经文:“又彼定中诸善男子,见色阴消,受阴明白,所证未获,故心已亡,历览二际,自生艰险,于心忽然生无尽忧,如坐铁床,如饮毒药,心不欲活,常求于人令害其命,早取解脱。此名修行失于方便,悟则无咎,非为圣证。若作圣解,则有一分常忧愁魔入其心腑,手执刀剑,自割其肉,(就是残害自己,很可怕的行为!)欣其舍寿;或常忧愁,走入山林,不耐见人。失于正受,当从沦坠。”

你看这个修行修得怪怪的,不喜欢看到人,走进山林、森林,自己割自己的肉。所以,那些奇奇怪怪的,都不是正法。

2262页,义贯:[又彼]进修禅[定中]之[诸善男子,见]自己[色阴]已经[消]尽,[受阴明白]显露,当此之际,[所]欲新[证]者(就是破受阴)尚[未获]得,而[故心](色阴)[已亡],因此[历览]前后[二际]茫茫无寄,前不着店,后不着村。无所适从,油然[自生]前途[艰险]怖畏之感,就是恐惧。[于]其[心]中[忽然生]起[无尽]之[忧]愁,眠则[如坐铁床](睡不安枕),食则[如饮毒药](食不甘味)。既已不乐世间,所求圣道又仍无着落,[心不欲活],恨不速死为快,[常求于人令其害命,早取解脱。]

[此名]虽有心[修行],却[失于]以正智观照之[方便];若及时觉[悟]、改悔、忘忧、[则无]过[咎,非为圣证]之境界。但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],而以舍命为解脱,就是:拿刀子来砍死我!这样就是解脱了,作如此见,名为恶见,很可怕的知见。[则有一分常忧愁魔]趁隙而[入其心腑],摄其神识,增其忧愁,令其[手执刀剑,自割其肉,欣其舍寿]速死;[或常]怀[忧愁],而[走入山林],怪癖,很怪的癖好,走到山林,单独一个人。以厌世故,[不耐]烦[见人];连看人都不喜欢,修行修到这种程度,也很可怕!彼行者即以此等邪念而[失于]三昧[正受],反成邪受,来世[当从]其邪见邪受而[沦坠]恶道。

(6)觉安生喜——喜魔入心

经文:“又彼定中诸善男子,见色阴消,受阴明白,处清净中,心安稳后,忽然自有无限喜生,心中欢悦,不能自止。此名轻安,无慧自禁,悟则无咎,非为圣证。若作圣解,则有一分好喜乐魔入其心腑,见人则笑,于衢路旁自歌自舞,自谓已得无碍解脱,失于正受,当从沦坠。”

也是很可怕的,自己跳起舞来,控制不了,自己认为已经得无上道。

翻过来,2267页,义贯:[又彼]进修禅[定中]之[善男子,见色阴]已[消]泯,无复质碍覆盖心光,得大光耀,从而[受阴]得以[明白]显露,心地虚明,因此睹见清净本心,当[处]此一尘不染,恒常[清净]境界[中,心安稳后,忽然自有无限]欢[喜]之心[生]起,[心中欢悦,不能自止]。就是喜悦得不得了,控制不住。

[此名]定心成就后,远离粗重所发之[轻安]善心所法,所以身心快乐莫可言喻。然行者[无慧]自察,而[自禁]过量之喜;若能觉[悟]返悔[则无]过[咎,非为圣]人实[证]之真得大自在境界。此人倘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,则有一分好喜乐魔]趁虚而[入其心腑],摄其心识,[见人则]恣情放任而[笑,于衢路旁,自歌自舞,自谓已]证[得无碍解脱],才得身心如是洒脱,无拘无碍,于一切处得大自在;彼人以此放逸、邪见、大妄语故,便[失于]三昧[正受],而成邪受,来世[当从]如是妄业而[沦坠]恶道。

所以,那一些言语怪异的,你不要以为他是证圣果,不正常!修行修到这样,统统不正常,骄傲、狂妄、手足舞蹈;走入山林,拿刀子要自砍;叫人家砍他,这个都有问题,这是受阴魔的范畴里面。

2268页,这个最可怕,大我慢!

(7)见胜成慢——慢魔入心

很恐怖的,傲慢得不得了!这一段你要注意看,在家居士多得不得了!

经文:“又彼定中诸善男子,见色阴消,受阴明白,自谓已足,忽有无端大我慢起,如是乃至慢与过慢,及慢过慢,或增上慢,或卑劣慢,一时俱发,(我们在《百法明门论》都讲过了。)心中尚轻十方如来,何况下位声闻缘觉。(连十方如来都不屑一顾,修行修到这种情形,是不是严重呢?对不对?所以,傲慢不得。)此名见胜,无慧自救,悟则无咎,非为圣证。若作圣解,则有一分大我慢魔入其心腑,不礼塔庙,(接下来更可怕!)摧毁经像,谓檀越言:‘此是金铜、或是土木,经是树叶,或是氎华。(因为以前没有印刷术,佛当然这样讲:这是树叶,或是氎华。如果佛陀说:这是印刷术,是假相,那一本经就是假的了,那就不是佛说的了!佛二千五百年前,哪里有印刷术呢?是不是?他说,经是树叶,因为就是贝叶,或是氎华)肉身真常,不自恭敬,却崇土木,实为颠倒。’其深信者,从其毁碎,(就是把佛像碎掉,)埋弃地中;疑误众生,入无间狱,失于正受,当从沦坠。”

2271页,倒过来五行,义贯:[又彼]精修禅[定中]之[诸善男子,见色阴]已[消]泯,[受阴]已[明白]显露,便自以为诸妄已尽,一真已圆,乃[自谓已]具[足]一切最胜法,于焉不思议[忽有无端]之[大我慢]生[起,如是乃至慢与过慢,及慢过慢,或增上慢,或卑劣慢,一时俱发]。其[心中尚]且[轻]视[十方如来,何况]居于[下位]之[声闻、缘觉](则更看不在眼里)。

2272页,[此名]于一切处唯[见]己[胜],只有自己最了不起了,自己是最殊胜的,这个到处都是,门户之见也是;山头之见也是;八大宗派,看到这个,就自己认为这个是最了不起的,很可怕的!且由于[无慧]以[自救],若能觉[悟]返悔,则[无]过[咎,非为]已得[圣证]的现象。彼人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,则有一分大我慢魔]趁虚而[入其心腑]摄持其神识,令之骄慢而[不礼]佛[塔庙],乃至[摧毁经像],而[谓檀越言:]“檀越”就是施主。[此]佛像只[是金铜、或是土木]所造;而[经]书只不过[是树叶,或是氎华]所成;既然我之[肉身]已达[真常]之境,非如金铜土木、树叶草花之无常,[不自]来[恭敬]我此身,[却崇]奉彼[土木]等无常之物,[实为颠倒。其深信]彼言[者],即[从](听、任)[其毁碎]经像,[埋弃地中],以此妄行妄言而[疑误众生],而导众生[入无间]地[狱];彼人即由此邪见邪行,而[失于]三昧[正受],反起邪受,[当从]彼邪行而长劫[沦坠]恶趣。

很可怕的,没有看到《楞严经》,你就不知道这个有多可怕!以后看你敢不敢随便起我慢的心?你自己敢不敢自称为是菩萨?敢不敢讲你证几果?看了《楞严经》以后,一果都不敢讲,一句话都不敢吭,吭都不敢吭!为什么?堕无间地狱啊,开玩笑!人家就说:慧律法师!您证几果?我说:我种苹果!还有呢?还有种芒果,你要不要吃?《楞严经》一看,一句话都不敢吭!所以,经教通达,悟明心性,是很重要的,懂得谦虚待人,不诳言、不妄语。     

(8)慧安自足——轻清魔入心

经文:“又彼定中诸善男子,见色阴消,受阴明白,于精明中,圆悟精理,得大随顺。其心忽生无量轻安,己言成圣,得大自在。此名因慧获诸轻清,悟则无咎,非为圣证。若作圣解,则有一分好轻清魔入其心腑,自谓满足,更不求进,此等多作无闻比丘,疑误众生,堕阿鼻狱,失于正受,当从沦坠。”

翻过来,2276页,义贯:[又彼]精修禅[定中]之[诸善男子,见色阴]已[消]泯,且[受阴]已[明白]显露,即[于]自识[精]元[明中,圆悟]至[精]之[理]体,也就是(亲见本具净心),而[得大随顺]意思就是:(一切随心顺意),[其心忽生无量轻安]之觉受,于是误以为自己已经证得如来法身,便自[己]对人宣[言]他已[成圣]道,并且于法[得大自在]。

[此名因]见精明、悟理所成之[慧],而令[获诸轻]安[清]净的现象,若能如实觉[悟],还依本修,[则无]大[咎,非为圣证]境界。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,则有一分好]尚[轻]安[清]净之[魔]趁虚而[入其心腑],持其神识,令其[自谓]功行福慧已经[满足,更不]再[求]增[进。此等]行人来世[多]生[作]无想天中之[无闻]慧、愚暗之[比丘],以其未证言证,而[疑]惑[误]导[众生],令众生[堕阿鼻]地[狱]。彼人今世以大妄语,便[失于]三昧[正受]而起邪受,来世[当从]妄业而长劫[沦坠]恶趣。

(9)着空毁戒——空魔入心

他对空的解释错了,体悟错误了。16:26

经文:“又彼定中诸善男子,见色阴消,受阴明白,于明悟中得虚明性,其中忽然归向永灭,拨无因果,一向入空,空心现前,乃至心生长断灭解。悟则无咎,非为圣证。若作圣解,则有空魔入其心腑,乃谤持戒名为小乘,菩萨悟空,有何持犯?其人常于信心檀越饮酒啖肉,广行淫秽,因魔力故,摄其前人不生疑谤,鬼心久入,或食屎尿与酒肉等,一种俱空,破佛律仪,误入人罪,失于正受,当从沦坠。”

翻过来,讲一下,2279页,[常于信心檀越饮酒啖肉]:[檀越],即信众。此等破佛律仪之人,常发妄言曰:[酒肉穿肠过,佛在心中坐]如是妄论。

又,曾有人问一修学邪密之人:不是正统的密教。

[请问您是佛教徒,又是法师,为什么吃肉?]

答:[哦,不妨事的;当我吃羊肉时,我一念咒,就把那只羊给超度了。]

如是自欺欺人之谈,居然也有人信,还趋之若骛,崇拜得不得了。何以故?以彼信受者自心邪曲贪爱,故与邪法相应,一拍即合。若是有善根、心正直之人,闻如是合理化之妄言,只觉其甚为可鄙可怜。

2280页,[广行淫秽]:正如佛于本经中所言,当今之世,又有邪密之人,广行淫秽之行,而谓:[淫怒痴皆是戒定慧。]故[男女之事即是佛事,佛事、男女事,平等平等,本是一空性故]。如是淆乱邪正之言,于此末法,大为昌盛。何以故?信受者皆其心贪染故,心中若谓:[既然能以淫欲而修无上菩提,同时又能大乐,何乐不为?我为何要像那些没有大福报、没有根器因缘的愚夫,为了菩提,无量劫苦苦修行?那不是太笨了吗?]邪法于末世,对这种心性贪染炽盛,又无正知见之人,正投其所好,是故特别昌盛。

好!再看一个更可怕的,[或食屎尿与酒肉等]:倒数第二行,更可怕的,还讲了日本的邪教,这个我们一定要讲的,看看末法时期,佛什么统统预言到![等],就是平等。或食屎尿与酒肉等,[等],就是平等。由于魔力驱使,令他喝尿吃屎,而说喝尿吃屎,实与喝酒吃肉、乃至饮用甘露,平等无别。此节经文所述,正与某些邪密者所言所行相吻合:彼等常言,若于证量上已突破[净秽之差别],便可转其屎尿粪唾成[清净甘露]而给信徒、弟子受用,令其[增长白法],兼可消业治病。好可怕喔!又,这与日本邪教[奥姆真理教]狂人麻原彰晃所作者如出一辙。麻原彰晃就是新闻报导的啊,就是在地下铁subway放毒气杀死很多人,就是麻原彰晃的弟子啊!(麻原彰晃的传记中言:麻原每天的屎尿,都卖给信徒服用,而且还卖得很贵。但是仍然供不应求!)是不是很奇怪啊?

我看美国有那个尿疗法,美国的一家人,把那个尿做成冰棒,放进冰箱里面做冰棒。然后,客人来的时候,爸爸、妈妈,三个,一个儿子、二个女儿,统统拿出来,别人、客人都实在受不了,他们全家因为尿疗法已经很久了,把那冰棒拿出来的时候,都是这样子,(师拟舌头舔舐冰棒貌)它那个味道,旁边的人都受不了,那个尿疗法。这个尿疗法,我有问过邱医师,邱医师说:好好的中药不吃,为何要去喝尿呢?(笑)这个实在是不可思议!尿疗法台湾很多啊!还卖得很贵呢,这个麻原彰晃!

——唉,末世众生为何这么愚痴虚妄呢?!吃人屎尿而自以为在修圣道!实令人浩叹。又按:当世曾昌行一时之[尿疗法],谓饮尿可治病、保健、强身,佛教中僧俗亦有效行者,亦与此魔事相类也欤?(关于尿疗法之研讨,他有写这个[尿疗法评析],他有写一本书,让你知道,现在的人很可怕的!)

翻过来,2282页,义贯:[又彼]精修禅[定中]之[诸善男子,见色阴]已[消]泯,且[受阴]正[明白]显露,受阴正明白显露,十方洞开,而[于明]见领[悟]自心[中,得]见受阴之体空[虚、明]朗之[性]廓然显现,故觉无实法可得;接着,于[其]心[中忽然归向永]远断[灭]之见,遂挑[拨]提倡一切法皆[无因]、无[果],因而计执上无佛道可成,下无众生可度,并且一切全无善恶果报,[一]心趣[向入]于断灭[空],此断[空]之[心现前,乃至]其[心生]起一切法皆恒[长断灭]之谬[解]。

彼人若能觉[悟]此断空乃违佛所说,有极大过咎,因而回心,仍依本修,[则无]大过[咎]。须知此[非为圣证]真空之境界。[若]以断空[作]为[圣]证之[解,则有]着[空]之[魔],趁虚[入其心腑],持其神识,[乃]令之毁[谤持戒]比丘[名为小乘]之人。而常以菩萨自居,谓[菩萨]既已[悟]了诸法本[空,有何持犯]之相可得?[其人常于]对三宝具[信心]之[檀越](信众)之前,公然地[饮酒啖肉],且[广行淫秽]之行,[因魔力]所加[故,摄]持[其]现[前]之[人](信众),令他们对其邪秽之行[不生]起[疑谤]之念。

魔[鬼]之[心久入]其心之后,熏染既深,[或]驱使令自他[食屎尿],而谓食屎尿[与]吃[酒肉]佳馔,性实平[等],净法、秽法乃[一种]无二性相,其性毕竟[俱]归于[空],因而[破佛]所制之[律仪],以邪见[误]导之言[入人]于[罪](令人造罪),此人即[失于]三昧[正受],而起邪受,来世[当从]断灭空见、邪行破法,而长劫[沦坠]恶道。

有的人说:师父!那为什么讲因果,又讲非因非果呢?讲大彻大悟,超越因果,为什么又要对因果负责呢?

我说:这样讲道理,你还听不懂,很简单,我举一个例子给你听。假设说:我今天大彻大悟,我拿枪去抢银行,被抓到了,怎么办?就是被关起来啊!你说,抓到的时候说:我大彻大悟呢!大彻大悟,这个因果还是存在啊!是不是?这跟大彻大悟有什么关系呢?抢银行就是要抓嘛!大彻大悟,记得!不失因果,就是这样子。

底下,2283页,

(10)着有恣淫——淫魔入心

经文:“又彼定中诸善男子,见色阴消,受阴明白,味其虚明,深入心骨,其心忽有无限爱生,爱极发狂,便为贪欲。此名定境安顺入心,无慧自持,误入诸欲,悟则无咎,非为圣证。若作圣解,则有欲魔入其心腑;一向说欲为菩提道,化诸白衣平等行欲,其行淫者名持法子,鬼神力故,于末世中摄其凡愚,其数至百,如是乃至一百二百,或五六百,多满千万,魔心生厌,离其身体,威德既无,陷于王难,疑误众生入无间狱,失于正受,当从沦坠。”

好!翻过来。2287页,义贯:[又彼]精修禅[定中]之[诸善男子,见色阴]已[消,受阴明白]显露,于是[味]着[其虚明]之性,爱不能舍,其味着[深入]于[心骨]中,久之,[其心忽有无限]之[爱]恋[生]起,[爱极]情动不已而[发狂]乱,[便]进而[为贪]淫[欲]之事。

[此名]于[定境]中,[安顺]之乐深[入心]骨,以[无]有[慧]力[自持],故爱极发狂而[误入诸欲]。若能觉[悟],速即舍离,[则无]过[咎]。此[非为圣]人实[证]境界。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,则有]贪[欲]之[魔],趁虚[入其心腑],而使此人[一向](始终)妄[说]行隐淫[欲]即[为]修[菩提道],并以此邪法[化诸白衣]不分尊卑、亲疏、男女[平等]共同[行]淫[欲,其行淫者],美[名]之为[持法子],假[鬼神力故,于末世中摄]受[其凡愚]之人,[其数至百。如是乃至一百二百或五六百,多满千万]。久之,一旦其人再无利用价值,[魔心]对他即[生厌]弃,乃[离其身体]而去。魔去之后,其人以无魔力所持,其本身[威德既无],而仍宣淫不能自已,即[陷于王难],官司缠讼,甚至入狱。由于[疑误众生]令众生[入无间狱],以此恶业[失于]三昧[正受],而起邪受,来世[当从]种种邪妄而[沦坠]恶道。

四、结语:迷则成害,嘱令保护

经文:“阿难,如是十种禅那现境,皆是受阴用心交互,故现斯事。众生顽迷,不自忖量,逢此因缘,迷不自识,谓言登圣,大妄语成,堕无间狱。汝等亦当将如来语,于我灭后,传示末法,偏令众生开悟斯义,无令天魔得其方便,保持覆护,成无上道。”

2289页,义贯:[阿难,如是十种禅那]中所[现]之[境,皆是受阴]将破未破之际,行者[用心](调心)未善,观力与妄想力[交互]陵替,[故现斯事]。然而[众生顽迷,不自忖量],自己实仍在凡夫位中,[逢此]得大光耀或见虚明性等[因缘,迷不自识]知因何而能得此境界,便妄自[谓言]已[登圣]位,未证言证,于是[大妄语成]就,来世[堕无间]地[狱]。

[汝等亦当将如来]此诸法[语,于我灭后,传示]于[末法]时期,[遍令众生]之修正定者[开悟斯义,无令天魔得其方便],成其魔业,[保持]正法勿令断绝,[覆护]正修之士[成]就[无上]菩提[道]。

这个是受阴区宇。

因为我们只有剩下二个礼拜,所以,功课稍微有一点点紧凑,买有办法,对不起大家。

因为这个五十种阴魔,对于正法重现是有正面的作用,非常重要!末法时期,你看到了种种,我们很伤心,只有拿佛陀的正法出来提倡,才能够令正法重现,也让这些错误、迷茫的众生导归正路,要不然,很可怕的,佛教会下坠、会沉沦。我们为了正法,大家辛苦一点是值得的。

2291页,第三节、想阴魔境

一、想阴区宇相(定中初相)

    经文:“阿难,彼善男子修三摩地,受阴尽者,(受阴已经尽了,就是已经突破了二十种阴魔了,受阴已经尽了。)虽未漏尽,心离其形,如鸟出笼,已能成就从是凡身上历菩萨六十圣位,得意生身,(意生身就是随念头而生,念头到哪里,他这个身体就可以飞到哪里。)随往无碍。譬如有人熟寐寱言,(这个“寱”就是说梦话,在梦中说话;“寐”就是睡觉休息。寱言,这个念寱yi(四声)“寱言”就是说梦话。)是人虽则无别所知,其言已成音韵伦次,令不寐者咸悟其语,此则名为想阴区宇。”

翻过来,2293页,义贯:[阿难,彼善男子]精[修三摩地],已透过受阴十境,而达到[受阴尽者,虽]尚[未漏尽],然其第八识[心]已能[离其形]体,[如鸟出笼,已能成就从是凡]夫之[身,上历菩萨六十圣位],就是(五十二位加三渐次、乾慧、四加行)[得意生身,随]意而[往]诸刹[无碍]。[譬如有人]于[熟寐]中发[寱言](呓语),[是人虽则无别所知](未入大觉,行而不知其所以然),然[其言已]顺[成]法之[音韵]以及[伦次](有条不紊),而能[令不寐者](佛菩萨)[咸悟]知[其语](悉皆感通)。[此则名为]本心被[想阴区]拘于其狭[宇]中之相。这是初相。

那么,如果是二、想阴尽相,就是所谓的(定中末相),就是破了三十层魔了,是什么呢?

经文:“若动念尽,浮想销除,于觉明心如去尘垢,一伦生死首尾圆照,名想阴尽。是人则能超越烦恼浊,观其所由,融通妄想以为其本。”

诸位看2295页,[一伦生死首尾圆照]:[伦],就是类。[一伦生死],指一切伦类之生死,即十二类生。[首],指生相。[尾],指灭相。此谓,一切十二类生的生灭之相,皆得圆满照了,就是生从何来,死至何去,亦即是由于想阴已尽,行阴显现,故得明见此一切。以行阴即是生、住、异、灭、迁流变动之相;今行阴既现,即能照见了知其四相。生、住、异、灭。

[融通妄想以为其本]:原来是从融通质碍之妄想,把这个质碍贯通,加上思想。原来是从融通质碍之妄想,色与想交织而妄成,以为想阴生起之根本。例如心想酸梅,口中水出等,即是由心中之妄想而成色(酸梅),心复与此想中之色交织,故令水从口出。

2296页,义贯:[若]六识种子之[动]荡之[念尽],六识中之枝末(现行)[浮想]即得[销除],不复生起,[于觉明]之第八识[心],即[如去尘垢],不再阴盖,所以[一]切[伦]类之[生死](十二类生),其[首]之生相乃至[尾]之灭相,皆能[圆照]明了,[名]为[想阴尽]相。以想阴尽故,[是人则能超越烦恼浊],前六识断了,超越烦恼浊,放得下了,妄想放得下了。现在是色过了、受过了,想嘛,这第六意识。[是人则能超越烦恼浊],于是回[观其]想阴之[所由]起,原来是从[融通]质碍与[妄想]交织而成,[以为其]生起之根[本]。

三、想阴十境相(中间过程诸相)

(1)贪求善巧——怪鬼来挠

    经文:“阿难,彼善男子,受阴虚妙,不遭邪虑,圆定发明,三摩地中心爱圆明,锐其精思贪求善巧。尔时天魔候得其便,飞精附人,口说经法。(注意听!飞精附人是附在别人的身上,不是附在这个修行人的身上,这个要特别的注意!因为你贪求善巧嘛,贪,他就在外面显现别人有这种功夫,投其所好,迷惑你!不是附着这个修行人身上喔,是附着在别人身上,这里要特别的注意!)其人不觉是其魔着,(这个修三摩地的人,自言谓得无上涅槃,(这个人,被着魔的这个人,自己不知道是着魔,自己说:我已经得到无上涅槃。就来到修三摩地的人……)来彼求巧善男子处,敷座说法,(就来到贪求善巧的人这个地方,敷座说法。)其形斯须或作比丘,(刹那之间,作比丘相。)令彼人见,或为帝释,或为妇女,或比丘尼,或寝暗室,身有光明。是人愚迷,惑为菩萨,信其教化,摇荡其心,破佛律仪,潜行贪欲。口中好言灾祥变异,或言如来某处出世,或言劫火,或说刀兵,恐怖于人,(常常讲世界末日,就是这个,常常动不动就讲世界末日,就是这个。)令其家资无故耗散。此名怪鬼,年老成魔,恼乱是人。厌足心生,去彼人体,弟子与师俱陷王难。(到了年纪大的时候,这个附体的人离开了,这个人,求善法、求善巧的人,被他迷惑了都不知道,做错事也不知道,俱陷王难,要受法令的制裁了,妖言惑众。)汝当先觉,不入轮回;迷惑不知,堕无间狱。”

翻过来,2300页,倒数第三行,义贯:[阿难,彼]透过受阴十境之[善男子],达到[受阴虚]融奥[妙]之境,(能离身无碍、见闻周遍),故[不]复[遭]受阴所起之[邪虑]之所惑,其[圆]通之妙[定]得以开[发明]显。

然此行者于其[三摩地中],忽然失其正念,而起念贪着。只要你动这个贪着,就错!所以,哪里人家预言啦、什么啦,你不要信这一套。[心爱圆明]妙用之境界,于是勇[锐其精]进[思]惟,[贪求善巧]变化能悚动人心之事,以作佛事。和尚不作怪,居士不来拜,就是这个道理。

[尔时]六欲天之[天魔候得其]贪着之[便],即趁隙[飞精]而[附]于旁[人]之身上,注意!是旁人喔,不是那个修三摩地的人喔,旁人之身上。因为你起贪着心,就附着在别人身上。令其[口说]相似之[经法。其]为魔所附之[人不]自[觉]知[是其魔着]身,却[自言谓]已证[得无上涅槃]、菩提等。此着魔人旋即[来彼]修定贪[求]善[巧]之[善男子处,敷座]而[说]种种善巧方便示现神通之[法],以投其所好,且[其形]貌于[斯须](须臾)之间,就是刹那间。[或]现[作比丘]身,[令彼]修定[人见,或]现[为帝释]身,[或]现[为妇女,或比丘尼]身,[或寝]于[暗室]中,而[身]上现[有光明]。

[是]修定[人]以[愚迷]不知不觉,而[惑为]真实[菩萨]现身,即[信]受[其教化]。于是魔乃[摇荡其心],乃至令其[破佛律仪,潜行贪欲]之事,遂成魔侣。此人成魔眷属以后,[口中]即常[好言灾祥]朕兆、怪诞[变异]反常之事,[或言如来]此刻正在[某处出世;或言]将有世界末日[劫火]之灾。现在多得不得了,不幸被佛言中,常常碰到这种事情。[或说]将有全球性[刀兵]之难(如第三次世界大战),[恐怖于人,令其家资无故耗散。]

[此名]遇物成形之[怪鬼],以其鬼[年老]而为魔王录用、[成魔]眷属,今受魔王之命,来[恼乱是]修定之[人]。此行者之戒定既破,彼怪鬼魔破坏修行之目的已达,即[厌足心生]起,而离[去彼人]之身[体],于是修定而贪求善巧之[弟子与]为魔所附之[师,俱陷王难],以妖言惑众,或伤风败俗等罪,为国法所办(这个是花报)。

阿难,[汝当]令末世修行人预[先觉]知此等魔事,则不为所惑乱,方能超越生死,而[不入轮回]。若[迷惑不]自觉[知],受其惑乱,破戒定慧,随顺魔教,来世当[堕无间]地[狱](此为果报)。

诸位看诠论:这一段念完了,我们就休息。

本节经文中[是人愚迷,惑为菩萨,信其教化,摇荡其心,破佛律仪,潜行贪欲。]交光法师于《楞严经正脉》释云:[盖缘投其心所爱求,不得不迷惑也。]投其所好,投其心所爱求。(因为魔投其所好,所以他非被迷惑不可。)[向使无所爱求,何至惑乱行人,但宜安心息爱求也。](如果行人一直都无贪爱求取,魔怎能惑乱他呢?所以只要安心修道、息止贪爱求取之心,便不会有事。)

交光法师又说:[盖行人三学无缺(行者戒、定、慧俱修无缺),策进如飞,魔宫震恐。而魔之设谋扰乱,惟期破戒导淫(而魔的扰乱计谋,主要在于令行者破戒,引导他去行淫欲),则定慧俱纳于邪(一旦破戒导淫成功,则行者所修的定慧,都变成邪定、邪慧,因此一举多得,魔事即一举成功),身为魔子(行者便成为魔子魔孙。)]

交光法师又云:[若智强者,于此反为验魔之要。](若是有智之人,[破戒导淫]这一点,反而正好是验证对方是否为魔的要点。)[任其神变莫测,但察毁戒诱淫,即知是魔,何至迷惑?](不论他所现的神变如何高深莫测,但只要审察他若有教授毁戒、诱人行淫,便知他是魔,怎么还会生迷惑呢?)可怜末法时期,学佛行淫,以此为高者,如是之夥,难道他们真的都没有看到这段经文?还是以业力故,视而不见?还是以贪爱炽盛故,而致如来言之谆谆,而他却听之藐藐?或是认为他是[大根器人],不受此限?或是认为他修的是[无上密法],超乎如来戒法以及善恶因果?

那么,这个西藏的密法有看过,我有看过这些。有的的确有记载这一些,我赶快把它收起来,我们还是依如来的正法,一步一步来,该讲的还是要讲,末法乱象特别的多,《楞严经》就显得特别的重要!

也感谢诸位坐在这里,共同拥护正法,听经闻法,然后,制作成VCD、DVD能够散发出去,普度众生。因为现在是讲大纲,只能蜻蜓点水,点一下,因为没有办法!好!我们剩下四堂课,就是二个礼拜,就要过农历年,所以,时间变成非常紧凑,五十种阴魔又是很重要。

那么,师父讲到了想阴魔以后,最后这个行阴魔跟识阴魔,你只要记住师父一句话,就解决,就是:外道悟道不究竟,停顿在第七意识跟第八意识的微细执着上,所以,进不去,就堕入外道的思想。所以,下面;我们把色、受、想详细的讲,至于行蕴跟识蕴二十种阴魔,统统堕入外道,就是爬不出来,爬不出来,没有办法进入佛的正知正见。但是,因为行阴跟识阴它很微细,不是一般你初学佛法有办法的,这个牵涉到唯识和百法。所以,师父希望你们过农历年期间,有因缘、有空,要先看唯识,师父讲的唯识学,还有《百法明门论》、《唯识二十颂》、《唯识三十颂》、《八识规矩颂》。

否则你一讲到行阴跟识阴那二十种魔,完全听不懂,完全听不懂,它非常的微细,外道就前进到这个境界,就进不去了。色、受、想,一般人还可以觉察得到;至于行阴跟识阴,最微细的,只要佛有办法。这个也是佛陀跟外道最大的差别,佛能突破,外道没有办法,停顿在这个微细之间,就进不去了。

所以,你只要记住,再来统统堕入外道,因,无因论,有,亦有亦无,等等这些外道,跑出一个上帝出来,就是这样子。跑出一个我们所讲的:无极生太极,太极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生八卦,这个无极。因为没有办法解到生命的最初点、宇宙的最初点,干脆讲一个[无极]了,就是中国讲的无极。这个就是外道,印度当时外道就讲到这个地方,因为没有办法解到那么深的微细的东西,完全停顿,就落入外道,因为没有正知正见。

好!所以,你这个过年期间,要把唯识:《百法明门论》、《唯识二十颂》、《唯识三十颂》、《八识规矩颂》看一下,可能很困难,但是,你还是要看,否则你听了《楞严经》,到最后,你也是听不懂。

所以,我们行跟识那二十种阴魔,就是用念的,因为深,很深,没办法了!色、受、想,你还听得来;行、识就没有办法了,就用念的,为了末法的众生,念一遍,不管你懂不懂,总是佛讲的。

好!回向

愿以此功德 庄严佛净土 上报四重恩 下济三途苦 

若有见闻者 悉发菩提心 尽此一报身 同生极乐国

愿生西方净土中 上品莲花为父母 

花开见佛悟无生 不退菩萨为伴侣

 

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好!我们这个2304页,就是想阴魔的十种境界。

前面这个色阴魔,是指当一个修行人在禅定当中,会起种种的现象界,色阴魔是指现象界。譬如说:上能够看到十方的诸佛;或者是从身体可以看得很透明;或者下可以见到种种的地狱,这个都是一种色法的情境。就是现象界在禅定当中,所显现出来心的一个境界,如果你不去着它,就是好的。所以,十种阴魔,都是在色法、现象界里面讨论,执着不得。

第二个,受,顾名思义就是情绪,一下子生大悲;一下子生大喜;一下生狂;一下生大我慢,都是在情绪的十种状况里面发生,叫做受阴魔。而这个所谓大悲大喜,不是佛的大悲和大喜,不是的!是凡夫没有进入大圆满的如来藏性的时候,有种种的情绪变化;或者是有时候情绪一来,一心想要求死;有时候,情绪一来,认为自己就是佛。所以,前面的受阴,大部分都在情绪里面讨论。

想阴魔它是在第六意识讨论。如果来分配这个表格的话,变成[色]跟[受]是前五识,[想]就是第六意识,讨论第六意识;[行]就是第七意识;那么,[识]就是第八意识,愈来就愈微细……就愈难观察。我们现在讲的这个是第二个,是想阴魔的第二个,禅定中的第二个境界。

这个第六意识,以世间人来讲,有种种的梦想、有种种的幻想、有种种的理想。但是,在佛的角度,无论是理想、幻想、梦想,就是一个字:叫做妄想,这个统统叫做[妄],因为法性本来就空,种种的梦想、幻想都是贪,属于贪,贪。好!那么,修行人贪神通,想要求神通、搞神通;或者是喜欢讲什么诸佛应世啦,某某人化作什么佛来啦,某某菩萨来到人间啦,都是搞这些神通,讲一些希奇古怪的。好!魔知道你修行快有所成就了,就附着在别人的身上,来引诱你,因为你贪着种种的神通,他就引诱你。所以,现在讨论的这个就是第六意识,就是想阴魔,这想阴魔就是加一个着、一个贪,统统就是错!所以,想阴魔这十种阴魔,前面都有一个[贪],你只要贪,那就完了,就偏离了正道,就是贪不得。

好!诸位看2304页,

(2)贪求经历——魃鬼来挠

经文:“阿难,又善男子受阴虚妙,不遭邪虑,(意思就是:已经通过受阴了。)圆定发明,三摩地中,心爱游荡,飞其精思,贪求经历。尔时天魔候得其便,飞精附人,口说经法。其人亦不觉知魔着,亦言自得无上涅槃。来彼求游善男子处,敷座说法,自形无变,其听法者忽自见身坐宝莲华,全体化成紫金光聚,一众听人各各如是,得未曾有。是人愚迷,惑为菩萨,(就是把对方当作是菩萨。)淫逸其心,破佛律仪,潜行贪欲。口中好言诸佛应世,某处某人,当是某佛化身来此;某人即是某菩萨等来化人间,其人见故,心生渴仰,邪见密兴,种智消灭。此名魃鬼,年老成魔,恼乱是人,厌足心生。去彼人体,弟子与师俱陷王难。(王难就是犯了国法。)汝当先觉,不入轮回;迷惑不知,堕无间狱。”

翻过来,2306页,先看第三行,[某处某人当是某佛化身来此,某人即是某菩萨等]:这种话耳熟能详,当今常常可以听到,如某派之人宣说其师之一是阿弥陀佛的化身,另一师为观音菩萨化身,又一师为文殊菩萨化身等。若有智者,听到这种宣言,便不要再[义务]为他传播,否则便是在传扬大妄语,而于其所造之大妄语中也参与一份,(由于附和,故属于从犯)。

义贯:[阿难,又]已透过受阴十境之[善男子],因为现在在讲想阴嘛!已达[受阴虚]融奥[妙]之境,其心得以离身无碍,见闻周遍,以其受阴已尽故,[不]复[遭]受阴所起[邪虑]之所惑,[圆]通妙[定]得以开[发明]显。

然而此行者于其[三摩地中],忽然起念贪着,[心爱游]戏神通,就是爱搞神通。放[荡]自恣,不检点自己的行为。[飞]扬[其精]神[思]虑,[贪求经历]刹土,大作佛事。

[尔时天魔候得其]贪着之[便],即乘隙[飞精]而[附]于旁[人],就是附着在别人,不是附着在这个修三摩地的人。令其[口说]相似之[经法。其]为魔所附之[人亦不觉知]自己已为[魔]所[着,亦言自]己已证[得无上涅槃]、菩提等。旋即[来彼]贪[求游]历之[善男子处,敷座]而为他[说]种种游荡经历之[法],以投其所好。

此着魔者[自]己[形]貌并[无]改[变],却可令[其听法]之修定[者忽自见]己[身坐宝莲华]座上,因为你有贪,他就满足你。其身与花座[全体化成紫金光聚],俨然已成佛道之貌,而且进而令[一众听]法之[人]皆[各各如是],大众见如是游戏神通,咸叹[得未曾有]。

[是人愚迷]不知不觉,[惑为菩萨],把着魔的对象当作是菩萨。惑为菩萨现身现通,因此[淫]纵放[逸其心],游戏放荡,乃至[破佛律仪],而[潜行贪欲],成魔眷属。又此着魔之人[口中好言诸佛]此时正于某处[应世,某处]之[某人]定[当是某佛化身来此]世间;[某人即是某菩萨等来]教[化人间;其]贪经历之[人见]如是神通[故,心生渴仰,邪见密兴,种智消灭],种智就是佛智。慧命断绝。

[此名]遇风成形之[魃鬼],以其鬼[年老]为魔王录用而[成魔]眷,今受魔王之命而来[恼乱是]修定[人],如今此行者之戒定慧既皆破已,破坏修行的目的已达,魔乃[厌足心生],即离[去彼人]之身[体],于是贪求经历之[弟子与]为魔所附之[师,俱陷王难],受国法的制裁。

阿难,[汝当]令末世行者预[先觉]知此等魔事,则不为所惑,方能超生死,[不入轮回];若[迷惑不知],受其惑乱,破戒定慧,随顺魔行,来世当[堕无间]地[狱]。

所以,在你面前显什么神通的,都不要信他,都是妄,都是在蛊惑你的。所以,稳住自己的如来藏性最重要,降伏自我;关于别人搞什么神通、讲什么,有听当作没听,你不要随着起舞,不贪着。

(3)贪求契合——也是一个贪。魅鬼来挠66:36

经文:“又善男子受阴虚妙,不遭邪虑,圆定发明,三摩地中心爱緜慧律法师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7 (校对版) - 花旦 - 上品莲花为父母 (这个緜慧律法师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7 (校对版) - 花旦 - 上品莲花为父母 <音:吻 wěn,吻合之义。>是指定力绵密不断,叫做緜慧律法师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7 (校对版) - 花旦 - 上品莲花为父母 ,定力绵密不断。)澄其精思,贪求契合。尔时天魔候得其便,飞精附人,口说经法。其人亦不觉知魔着,亦言自得无上涅槃。来彼求合善男子处,敷座说法,其形及彼听法之人,外无迁变,令其听者未闻法前,心自开悟,念念移易,或得宿命,或有他心,(就是他心通。)或见地狱,或知人间好恶诸事,或口说偈,或自诵经,各各欢娱,得未曾有。是人愚迷,惑为菩萨,緜爱其心,破佛律仪,潜行贪欲。口中好言佛有大小,某佛先佛,某佛后佛,其中亦有真佛假佛,男佛女佛,菩萨亦然。其人见故,洗涤本心,易入邪悟。此名魅鬼,年老成魔,恼乱是人;厌足心生,去彼人体,弟子与师俱陷王难。汝当先觉,不入轮回;迷惑不知,堕无间狱。

 

2311页,中间,[真佛假佛]:及今现前不是有所谓的[真佛宗]者耶?是不是?一猜就中了,知道在讲谁。

[男佛女佛]:前面所述邪密称双修之男女为[佛父]、[佛母],正好被佛说中,几乎一字不差。可知佛真是一切智人:末法之乱相,早就在经中全都说出了。

2312页,义贯:[又]已透过受阴十境之[善男子],已达[受阴虚]融奥[妙]之境,其心得已离身无碍,见闻周遍;由于其受阴已尽,故[不]复[遭]受阴所起[邪虑]之所惑,[圆]通妙[定]得以开[发明]显。

然此行者于其[三摩地中],忽然起一念贪着,[心爱]定力[緜]密不断[吻]合妙用之定境,于是[澄]寂[其精]神[思]虑,[贪求]密[契]至理,吻[合]神通妙用。

[尔时天魔候得其]贪着之[便,飞精附]于旁[人],令其[口说]相似之[经法。其]为魔所附之[人实不觉知]自己为[魔]所[着,亦言自]已证[得无上涅槃]、菩提等等。旋即[来彼]贪[求]契[合]神通妙用之修定[善男子处,敷座]而为他[说]种种绵密定力契合神通妙用之[法],以投其所好。[其]说法者之[形]貌[及彼听法之人]其[外]貌上虽[无迁变],却[令其听]法[者]于[未闻法]之[前],便已[心自]然[开悟],且其心相[念念移易,或]时[得]相似[宿命,或]时[有]相似[他心]通;所以,你看,“相似”,不是真正的他心通,不是真正的宿命通,只是相似而已,给你一点点甜头。[或]时[见地狱]极苦之相,[或知人间好恶诸事,或口]宣[说]经[偈,或]不学而[自]能背[诵]佛[经],示现种种密契神通之事,令一众[各各欢]喜[娱]悦,[得未曾有]。

[是人愚迷]不知不觉,而[惑为菩萨]现身,缠[绵]亲[爱其心],乃至随其所教,而[破佛律仪,潜行]男女[贪欲],而成魔侣。[口中好言佛]亦[有大小]高低等之分别;又言[某佛]是[先佛,某佛]为[后佛,其中亦有真佛]及[假佛],以及[男佛、女佛]等妄说,矫乱佛法。且言[菩萨亦然](亦有大小、先后、真假、男女等分别)。[其人见]如是神通妙用相[故],即若经[洗涤]一般,尽弃[本]所修[心],改[易]正修正悟而[入]于邪修[邪悟]。因为你贪着神通,他马上给你一点甜头。是不是?现在多得不得了,现在种种的现象都一直发生,大的倾家荡产,小的花了几十万、百万消灾,被骗了还不知道,还觉得很庆幸。正法不来听,碰到邪法跟着跑,就是现在的众生。

[此名]遇畜成形之[魅鬼],其鬼[年老]为魔王所录用而[成魔]眷,今受魔王之命而来[恼乱是人]修正定;俟彼行者戒定慧体已破,破坏修行之目的已达,此魅魔即[厌足心生],够了,他就走,走人,你就麻烦了!那个附着的人,包括你修正定的人,这二个就麻烦了,因为魔不再附身了。离[去彼人]之身[体],于是贪求契合神通之[弟子与]为魔所附之[师,俱陷王难],受国法的制裁。

阿难,[汝当]令末世修行人预[先觉]知此等魔事,则不为所惑,方能超越生死,而[不入轮回];若[迷惑不]自觉[知],受其惑乱,破戒定慧,随顺魔行,来世必[堕无间]地[狱]。

诠论

这一段很重要!

语云:有人这么说:[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]。在这两节中,听法者一是自见已身[坐宝莲华,全体化成紫金光聚],示现成佛之相;;一个是[未闻法前心自开悟……或得宿命、或有他心、或见地狱……]这个以现在的人来讲的话,多么的蛊惑人家,先给你一点甜头,得宿命通;或者有他心通;或者让你看到地狱,先给你一点甜头,是不是?那你麻烦就来了!甚至没学过的佛经,他都自能背诵。试想,怎有这么便宜的事?即使是世间法上,也没有不须努力就能成就的事业,更何况是菩提道修行的大事!因此正修行者必须了知,在修行上绝对不能贪便宜,若贪便宜,就会碰到法上的[金光党]。就是专门骗人家的。所以,天下……怎么样呢?没有白吃的午餐,修行就是要脚踏实地,依法不依人,老老实实的信、解、行、证,就是这样。

有的人听了师父讲,很迷惑,问说:师父!那我们听了《楞严经》,不着;那我们又常认真念佛,又求生极乐世界,佛来了,我们起欢喜心也不行;那临命终,我们怎么知道,要不要跟他去呢?那怎么办呢?临命终,阿弥陀佛、西方三圣现前,我们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?

我说:这个不打紧,这个不重要。重要的在于不着。平常……记得!到临命终的时候,那个是第八意识的种子显现的,那个就是你一生一世的总和;你现在所看到的,那个是用你善根,第六意识相应,看到的境界,那不一样啊,那叫做浅,就是比较浅的意识。所以,重点在哪里呢?重点就是说:你现在活着,念佛,认真念佛,认真求生极乐世界,看到任何的状况,内心知道,佛给我们讯息、给我们传真,给我们真的很肯定说确实有极乐世界,闻香、见佛、见光、见花,这个是好事,记得!只要不着,不要管它,这个是好的境界;临命终可不一样。

所以,印光大师就说了:大抵上,修禅的人比较容易着魔;修净土的人,比较不会着魔。因为修禅的人,会现种种的境界引诱你,经不起引诱,就着魔了;修净土的人不会,就老老实实的念佛。只要记得!可怕的就是说:你一直想见佛……最怕就是这种心态:我要见佛我要见佛……看不到了就……他认为见佛是用眼睛来看的,不晓得我心清净的时候,佛就自然会显现。

就像镜子一样,诸位!镜子,这镜子如果肮脏的时候,肮脏,这全部都是灰尘,拿这一面镜子,像能不能显现呢?不可以显现。是不是?这面镜子如果是清净的,影像自然就出来了。我们心清净,佛就自然会现前,你就有种种的瑞相。记得!不要执着。

所以,我们活着的时候,认真念佛,有种种的感应,纵然你看到西方三圣,见到种种的光、莲花,你只要记得,不贪、不着,就是善境界,继续念,不要管它,还是继续念,求生极乐世界,还是一样。临命终不一样,临命终,眼耳鼻舌身意统统消除了,就躺在那个地方,那个时候就是算总帐,那个时候就是算总帐,你一生一世的善根,求生极乐世界的愿力,就会在那个时候,一直像电影一样的一直显现出来……那时候,就跟着佛去。所以,活着跟临命终,境界完全不同,要弄清楚。

好了!底下,2314页,

(4)贪求辨析——蛊毒魇鬼来挠

经文:“又善男子受阴虚妙,不遭邪虑,圆定发明,三摩地中,心爱根本,穷览物化性之终始,精爽其心,贪求辨析。尔时天魔候得其便,飞精附人,口说经法。其人先不觉知魔着,亦言自得无上涅槃。来彼求元善男子处,敷座说法,身有威神,摧伏求者,令其座下虽未闻法,自然心伏,是诸人等将佛涅槃菩提法身,即是现前我肉身上,父父子子递代相生,即是法身常住不绝,都指现在即为佛国,无别净居及金色相。其人信受,亡失先心,身命归依,得为曾有。是等愚迷,惑为菩萨,推究其心,破佛律仪,潜行贪欲。口中好言眼、耳、鼻、舌皆为净土;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处;彼无知者信是秽言。此名蛊毒、魇胜恶鬼,年老成魔,恼乱是人;厌足心生,去彼人体,弟子与师俱陷王难。汝当先觉,不入轮回;迷惑不知,堕无间狱。”

所以,修行要小心!

2318页,第五行,这一段很重要,[都指现在即为佛国]:[现在]现前所在之世间。[佛国],即净土。亦即谬说[即染即净],染净不分。当今昌盛之[人间净土]或[人间佛教],就是本经此处所指出的现象——几乎一模一样。须知[人间净土]之说,乃违佛所说;以此人间若能成净土,佛何必再说[西方净土],或[东方净土]等等?又难道倡[人间净土]者,其智慧超过佛智?佛智真的不如此等人之智?若此人间果能成为净土,佛为何不说?佛为何要教众生舍近求远?再者,[人间佛教]更是违佛所说,因为众所周知,如来说法是为度[六道]众生,不只是度[人道]而已。故须知,如是之论,实坏佛正理。

问:[人间净土与人间佛教之说,除了违佛所说,坏佛正理外,还有什么坏处?]

答:[如是之说有三个过咎,也产生三种影响。一、令众生贪爱世间而认为是好的。二、将“佛法”贬为“世间法”。三、误导众生于修行上变成碌碌营营求世间有漏果报,碌碌营营就是很忙碌,求世间之有漏果报,而不求菩提解脱。简言之,即是经上所说:『疑误众生』。]

问:[这样学佛的话,会不会引来魔障?]

答:[不会——因为它本身即是一大魔事:以其人对正法的信、解、与知见都坏了,故虽名为学佛,而实只一心一意在世间法上营求,并且坏佛正法,误导众生,因此其魔事已成,故用不着劳动魔更来坏。又,经上所说的魔事,皆为魔来坏行者之定,或坏其戒、慧;而『人间佛教』所破坏者,则是坏众生之信根(令对佛法真正的目的失去正信,以致错修或废修。简言之,即是由错信而错解、错行——这一切都是由于信根破坏所引起的结果)。信根若坏,则一切解行及善根皆坏,成为信不具,或不正信,因此信根坏即是[根本坏],也就是法身慧命统统断。

所以,鼓励人家来信佛、听经闻法,把正法推广出去,救了众生的法身慧命,这个功德是很大的!但是,反过来,讲一些不正见的话,来坏了众生的法身慧命,这个罪也是非常重!救了众生的法身慧命,这个功德很大;你这一句话讲出去,会断了众生的法身慧命,这一句话打死不能讲!你这一句话讲出去,可以救众生的法身慧命,拼老命也要讲;但是,要看时间、空间。

对于修行人而言,一切魔事之大者,莫过于破坏他的信根(或正信)。讲得太好了!我赞成,我举双手赞成,就是这个。破坏别人的正信,就是断了善根,就没有办法修行,没有正知正见啊!

人间佛教对于佛法及佛弟子之影响,一言以蔽之:彼法若昌,大家便都误将世间有漏福报及对世间法的贪求当作是[修行],乃至误以为是在修大乘菩萨道(须知,大乘菩萨道是要求无上菩提的,不是贪求世间法的)。因此『人间佛教』若昌,大众对正法误解,失去正信及正修行,佛法之基石即隳坏,大宝重阁速圮(音:pǐ ),就是毁坏的意思。最后,这所谓的『人间佛教』,其实应该正名为『人乘佛教』才对。]

这个等一下我再查一下字典,这个速圮,我再查一下字典。(大众中回答:)圮pǐ ,我们老师讲的就算,pǐ三声圮,也是坏的意思。

好!倒数第五行,[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处]:这里佛所说的,正好符合外道双修者之言[○圆满]、[★手印]、[△△金刚]等所谓[XX瑜伽]者,即妄言以男根为定,女根为慧,男女根交合,即是[定慧等持](阴阳调和)之[○圆满],故此淫修者妄谓因此而能速得成佛,即身证菩提涅槃。

[彼无知者信是秽言]:这种污秽不堪入耳之言,愚迷无知之人竟会信受,还将它与佛菩萨、菩提、涅槃并论,实乃亵渎神圣,其心之贪爱污秽可知一斑。

义贯:[又]已透过受阴十境之[善男子],已达到[受阴虚]融奥[妙],其心得以离身无碍,见闻周遍。由于其受阴已尽,故[不]复[遭]受阴所起[邪虑]之所惑,[圆]通妙[定]开[发明]显。

然此行者却于其[三摩地中],忽然起一念贪着,其[心爱]着刚现出来的想阴[根本](六识种子)之动相,误以为是万物之根本,因而开始一味[穷览](尽观)万[物]变[化]之迹、参究物[性之终始],竭力[精爽](精明)[其心,贪求辨]别物理,分[析]化性,以致往外驰逐。

[尔时天魔候得其]贪着物本之[便,]因为你起贪念嘛![飞精附]于旁[人],令其[口说]相似之[经法。其]为魔所着之[人先不觉知]自己为[魔]所[着,亦言自]己已证[得无上涅槃]、菩提等。旋即[来彼]爱[求]万化本[元]之[善男子处,敷座]而为之[说]种种物化元本之[法],且乍现[身有威]严[神]通之力,而能[摧伏求]元始之修定[者,令其]于[座下,虽]尚[未闻法],即[自然心]悦拜[伏。]

[是诸人等将佛]所证之[涅槃菩提]之[法身],说成[即是现前我]此无常[肉身上],由[父父子子递代相生]之体,[即是]如来清净[法身常住不绝]。(因此只要男女敦伦传宗接代,即是如来法身不断)。而且[都指现]前所[在]之世间,[即为佛国]净土,染即是净,娑婆即净土,众生肉身即佛身,并[无别]有清[净居]处之依报庄严土,[及]正报庄严之[金色]身[相]。[其]求万化本元之[人信受]其魔教,[亡失]其本所修习正信正定之[先心](就是本心),并以[身命归依]之,深觉十分殊胜,[得未曾有。]

[是等愚迷]之人,乃至[惑为菩萨]现身,于是[推究其心]之所好,无不承顺,乃至[破佛律仪],以缠缚为解脱,[潜行贪欲],以淫佚为佛性之大用。[口中好言眼、耳、鼻、舌]身五根无有不净,[皆为净土]。而以[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]性之[处],亵渎佛法,混乱真理。[彼无知者]竟[信是秽言],遂堕为魔眷。

[此名]遇虫成形之[蛊毒]鬼及遇幽成形之[魇胜恶鬼],其鬼[年老]为魔王所录用,而[成魔]眷,今奉魔王之命而来[恼乱是人]修正定;俟此行者之戒定慧皆已坏,魔即[厌足心生],离[去彼人]之身[体]。于是修定贪求物本辨析之[弟子与]为魔所附之[师],以淫乱邪行故[俱陷王难],受国法制裁。

阿难,[汝当]令末世修行人预[先觉]知此等魔事,则不为所惑,方能超越生死而[不入轮回];若[迷惑]而[不]觉[知]受其恼乱,破戒定慧,误导众生,来世当[堕无间]地[狱]。

2323页,(5)贪求冥感——疠鬼来挠

你贪什么,人家就附着在别人身上,给你冥感,疠鬼就来恼乱你!你只要不贪,一切境界就是善的。一言以蔽之,就是不能着、不得贪,就不为所惑,学佛就学这一招,就不得了!是不是?看了《楞严经》,哪一个人在你面前搞什么神通、讲什么稀奇古怪的,笑一笑!是不是?《楞严经》早就跟我们讲得很清楚了,我们不被迷惑、不被蛊惑的,你用什么招来,我们就是不着也不贪,也不想要去知道,清清楚楚,但是,不被迷惑。

经文:“又善男子受阴虚妙,不遭邪虑,圆定发明,三摩地中心爱悬应,周流精研,贪求冥感。尔时天魔候得其便,飞精附人,口说经法。其人元不觉知魔着,亦言自得无上涅槃。来彼求应善男子处,敷座说法,能令听众暂见其身如百千岁,心生爱染,不能舍离,身为奴仆,四事供养,不觉疲劳。各各令其座下人心知是先师、本善知识,别生法爱,粘如胶漆,得未曾有。是人愚迷,惑为菩萨,亲近其心,破佛律仪,潜行贪欲。口中好言我于前世于某生中,先度某人,当时是我妻、妾、兄、弟,今来相度,与汝相随归某世界、供养某佛;或言别有大光明天,佛于中住,一切如来所休居地。彼无知者信是虚诳,遗失本心。此名疠鬼年老成魔,恼乱是人;厌足心生,去彼人体,弟子与师俱陷王难。汝当先觉,不入轮回;迷惑不知,堕无间狱。”

翻过来,2326页,中间,[当时是我妻、妾、兄、弟,今来相度]:哎呀!这个可多了!这与上文一样,是动之以情感、贪爱、以及虚荣心,十分容易摄受对方。笔者有一个高中同学,他们夫妇二人就是被一白衣用这种方式还括弧:“度化”的,有一点讽刺。用这种方式“度化”的,而且十分信敬虔诚。

所以,台语那一句话就是:敢的人就拿去吃!是不是?敢的人就拿去吃!出家、在家,你不怕因果的、不怕下地狱的,借用佛法的人,骗色敛财,多得不胜枚举!为什么?那个人不怕因果啰,你时常会听到。有一个护法居士,也被骗了好几百万,他来到师父这个地方讲给我听,我讲给大家听,说有一个女居士受菩萨戒,受菩萨戒都有点这个戒疤,碰到人就拿出来给他看说:[你看,我受菩萨戒喔,我受菩萨戒!]取信于人,大家都相信她:喔!她确实受菩萨戒。她一开始,在你家打扫、帮忙、带你去做慈善;等她取得你的信任了,经过一年、二年,你完全相信这是一个好人,她开始就标会,标会。你在困难时,她会先帮你出,你完全相信她的时候,她开始就标会,一标会,就三、四十个人,一次譬如说十万、二十万,标会。她一个人私下给人家标了五次、六次,没有人知道,私下标的,总共二千多万!然后,今天都好好的,家里冰箱、电视什么统统很好的;第二天要来找她聊天,统统没有!冰箱、电视、所有的人、衣服统统收光光,飞到美国,有的人在纽约看到她。二千多万!那个常常告诉你,拿那个戒疤给你看的,你还是要小心一点,这个问题可是很大,而且是很严重!她先取得你的信任,再来就是骗你的钱,一个女居士,非常严重的!

所以,佛门有没有骗子呢?有!哪一些呢?就是不相信因果的人,对不对?拿佛法来践踏佛法,利用众生的慈悲心、利用众生的善良的心,行诈欺之实,这个罪加一等,罪加一等!你看师父,我要跟你们收一百快,我都要一直说明:这个花,供养三天一百,讲完的时候,持咒、念佛,回去,还给你拿回去喔,一百喔,你看!有的人还忘记缴一百快,我都一直记得你那一百快,你有什么权利忘记呢?是不是?所以说:你看,我连一百块都要解释得这么清楚,才敢向大家宣布,你有放没放,我还不知道呢!法师做事,就是对因果负责。为什么?很简单,我不想下地狱啊,就这么简单!我三餐吃得饱,所有的钱都拿去做法宝,我吃得饱,我做违背因果的事情,我下去啊!对不对?还要自己带奶精……喝咖啡啊!(台语堕阿鼻地狱之谑称)对不对?那很糟糕了!是不是啊?我为了贪求你这些钱,我自己下地狱,还自己带奶精去泡,这很辛苦的!所以,我们绝对不做违背因果的事情。

义贯:[又]已经透过受阴十境之[善男子],已达[受阴虚]融奥[妙]之境(离身无碍,见闻周遍。)由于其受阴已尽,故[不]复[遭]受阴所起之[邪虑]所惑,[圆]通之妙[定]开[发明]显。

然而此行者于其[三摩地中],忽起一念贪着,[心爱悬]远、诸圣感[应,周]遍[流]历[精]细[研]究,[贪求冥]合[感]应。

[尔时天魔候得其]贪着之[便,飞精附]于旁[人],令其[口说]相似之[经法。其]为魔所附之[人元不觉知]自己为[魔]所[着,亦言自]己已证[得无上涅槃]、菩提等。旋即[来彼]贪[求]感[应]之[善男子处,敷座]而为之[说]种种悬感之[法],以投其所好。此着魔人并且[能令听众暂见其身](着魔者自身)鹤发童颜,宛[如百千岁]长寿久修之道人。此等大众即对他[心生爱染,不能舍离],乃至甘愿[身为]其[奴仆]受其驱使,并且以[四事供养]之,从[不觉疲劳]。

此着魔人又[各各令其座下人]于自[心]中,信[知]此魔所附之人[是]自己[先]世之[师],或是从[本]无量劫以来所依之[善知识],因此对他除了人爱之外,又[别生]起一种[法爱,粘如胶漆],不可分解,不能暂离,[得未曾有]。

[是人]以[愚迷]不知不觉,竟[惑为菩萨]现身,[亲近其心],日日重染其教,奉行其邪说,以致[破佛律仪,潜行贪欲],以淫为修。此着魔之人[口中好言:我于前世,于某生中,先度某人,当时]他[是我]的[妻]或[妾]、或[兄]、或[弟,今]世亦以夙缘故,特[来相度],来世[与汝相随归某]佛[世界]去[供养某佛。或言]于此大千世界中[别有]净土名[大光明天],有[佛于]彼天[中住],且彼处即是[一切]诸佛[如来所休居]之[地。彼]无慧[无知]之修定[者],竟[信是虚诳]之言,[遗失本]修之[心],顺从魔教,堕于魔数。

[此名]遇衰成行之[疠鬼],其鬼[年老]为魔王所录用,而[成魔]眷属,今受魔王之命而来[恼乱是人]之修定;以此行者之戒定慧已破,破坏修行之目的已达,魔即[厌足心生],满足了,满足了就走人,那么就麻烦了!离[去彼人]之身[体],结果贪求冥感之[弟子与]为魔所附之[师],以淫邪不能自止,[俱陷王难],为国法制裁。

阿难,[汝当]令末世修行人预[先觉]知此种魔事,则不为所惑,方能超越生死,[不入轮回];若[迷惑]而[不]自觉[知],受其惑乱,破戒定慧,随顺魔行,来世当[堕无间]地[狱]。

(6)贪求静谧——大力鬼来挠

这个念谧mì ,为什么这么肯定呢?因为我查过字典,贪求静谧。

经文:“又善男子受阴虚妙,不遭邪虑,圆定发明,三摩地中心爱深入,尅己辛勤,乐处阴寂,贪求静谧。尔时天魔候得其便,飞精附人,口说经法。其人本不觉知魔着,亦言自得无上涅槃;来彼求阴善男子处,敷座说法,令其听人各知本业;或于其处语一人言:『汝今未死,已作畜生!』敕(就是命令)使一人于后蹋尾(假装蹋尾巴),顿令其人起不能得(就是爬不起来,证明他的话是对的。说:敕使一人于后蹋尾,顿令其人起不能得。)。于是一众倾心钦伏;(就是示现一点神通给你看:我踩他尾巴,你看,他爬不起来,你看,他还没有死,就已经做畜生了。搞一个神通给你看看,让你心服口服,于是一众倾心钦伏,佩服得五体投地!)有人起心,已知其肇,(“肇”就是因。)佛律仪外重加精苦;诽谤比丘,骂詈徒众,讦露人事,不避讥嫌;口中好言未然祸福,及至其时,毫发无失。此大力鬼,年老成魔,恼乱是人;厌足心生,去彼人体,弟子与师俱陷王难。汝当先觉,不入轮回;迷惑不知,堕无间狱。”

2331页,倒数第五行,注释:[佛律仪外,重加精苦];[佛律仪外],指于佛所制的律仪以外,更加别的无益之苦行,甚或令作戒禁取之行。[重加],就是特加。[精苦],就是精勤苦行;此系邪精进,借以竦动人心,例如绝食或断食、不食五谷、只吃水果、常绝食七天或十四天等(绝食七天名为“饿七”;按:此行当今有人提倡,乃模仿“佛七”、“禅七”而言;即于集会中,令大众皆绝食七天,只喝白开水,名之“饿七”。须知此非佛法行,乃外道行。)

2332页,第二行,[诽谤比丘]:亦即斥责比丘们,对他所教授的非理苦行不够精勤,或叱言怎么样?[根本没有发心修行嘛!]

[骂詈徒众]:[詈],音力,即骂。以恶言加人谓之詈。此谓,在集会中大骂徒众,表示他没有私心,要骂就公开骂。按:在此对出家同道有一语献曝:若要教诫他人,不论对方是在家、出家,最好不要破口大骂,更忌讳以讽刺行之;用讽刺的方法,不好!自己先要能把持得住,讲话酸溜溜,你怎么够资格教诫他人呢?教诫他人,须以[软言慰喻],循循善诱,不以粗语、恶语詈骂;恶语詈骂,只是发泄自己的嗔恨心,不能教诫众生、利益他人。

又,有些法师或住持,于在家众前斥责出家住众或出家弟子;又有人在讲演中,一再说:[当今在家人修行比出家人好。]此为称扬在家、讥毁出家,甚为不妥;这不是不妥,这个叫做坏佛三宝,连根拔起。出家人在在家居士面前,毁谤另外一个出家人,这个怎么得了?是不是?让这些在家居士瞧不起出家众,这个罪过有多大啊!底下,这会令在家人轻慢出家人,这讲得太好了!结果是令他造不敬三宝之罪,又对僧众憍慢,故是非常不当的。

所以,师父一再的交代大家:这个法师有修无修,是个人的因果,你就顶礼他身上那一件袈裟,那叫做福田衣啊,福田衣啊!心存这样子恭敬三宝的心,自得福德。

翻过来,2334页,义贯:[又]彼透过受阴十境之[善男子],已达[受阴虚]融奥[妙]之境(得以离身无碍,见闻周遍);由于其受阴已尽,故[不]复[遭]受阴所起之[邪虑]所惑,[圆]通之妙[定]开[发明]显。

然而此行者于其[三摩地中],忽然起一念贪着,[心爱]穷极[深入]之禅寂,乃至十分[尅己],不舍[辛勤],却[乐处阴]隐[寂]寞之处,[贪求]禅定中极其安[静]宁[谧]的境界。

[尔时天魔候得其]贪求静谧之[便,飞精附]于旁[人],令其[口说]相似之[经法。其]为魔所附之[人本不觉知]自己已为[魔]所[着,亦言自]己已证[得无上涅槃]、菩提等;旋即[来彼]贪[求阴]寂之[善男子处,敷座]而为之[说]种种阴寂之[法,令其听]法之[人,各知]从[本]宿[业](以显其得过去世之通智),[或于其]说法[处,语一人言:汝今]虽[未死],但[已作畜生]相(畜生相已经现前),为了证明其说,于是[敕使]就是命令,另外[一人,于]其身[后蹋]起[尾],以魔力所加故,[顿令其人起不能得](不能起身)。[于是一众]皆[倾心钦伏]。看到这一幕,大家都吓一跳,以为真的是菩萨现前了。

设于会中,[有人]忽然刚[起]一[心]念,此着魔人[已知其]念之[肇]始。他并于[佛]所制[律仪外]之非理、无益苦行、或诡异之行,令大众[重加精]勤[苦]修,用以竦动人心(亦是误导人入于外道之戒禁取,所谓外道戒禁取就是说:持那种戒,不能成就无上的菩提之道,外道叫做戒禁取见。破佛禁制);彼更[诽谤比丘],恶语[骂詈徒众],攻[讦jié ]泄[露]他[人]私[事,],这个念讦jié 攻[讦]泄[露]他[人]私[事,],[不避讥嫌](用以引发破和合僧之五逆罪);所以,在僧团当中的居士、出入的义工,要特别小心,不能破和合僧,口业要绝对的清净,要小心![口中好言]于事实[未然]之[祸福,及至其]所预言之[时],亦[毫发无]差[失]地实现。

[此]为[大力鬼],有大神通力,其鬼[年老]为魔王所录用,而成[魔]眷,今奉魔王之命而来[恼乱是人]修习正定,俟其戒定慧俱坏时,破坏修行之目的已达,魔即[厌足心生],离[去彼人]之身[体],于是修定之[弟子与]为魔所附之[师,俱陷王难],为国法所制裁。

阿难,[汝当]令末世修行人预[先觉]知此种魔事,则不为所惑乱,方能超越生死,[不入轮回],若[迷惑不]自觉[知],受其惑乱,破戒定慧、随顺魔行,来世必[堕无间]地[狱]。




上一篇: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8 (校对版)

下一篇: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6 (校对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