楞严经、楞严咒资料站

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

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6 (校对版)

2015-05-26

 慧律法师佛学讲座

  大佛顶首楞严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讲题:大纲(目次解说)

     片数:(本片为第6片)

       编码:DVD(简体版) 008

      2007.1/62/10 文殊讲堂

 

好!<48>页,第三篇,五十阴魔(破魔证通)

这个就是禅定当中、禅修当中,有五十种现象,色有十种阴魔;受有十种阴魔;想有十种阴魔;行有十种阴魔;识有十种阴魔,也就是说:禅中、禅定中,有五十种境界,总归一句话:千万执着不得。执着就坏,所有的末法时期,所发生的乱象,统统在佛陀的预言当中。

这五十种阴魔,是修学佛道必经的过程,如果有发生种种的状况,底下所指出来的状况,千千万万不能迷惑、不能贪着,以为自己是证圣,这样子就会堕地狱,因为会狂妄、会无知,总认为自己很有修行。所以,这五十种阴魔是照妖镜,使魔无所遁形,也是一切修行人所必须注意的事项,一定要特别的注意。

好!翻开2177页,下册,2177页,因为这一段特别的重要,我们要用一点点的时间;但是,也不能太长,因为现在是在讲大纲。

第三篇,五十阴魔(破魔证通)

第一章 习禅须知魔事

   你要知道什么是魔,要很清楚,免得被干扰、被迷惑。

经文:“即时如来将罢法座,于师子牀,揽七宝几,回紫金山,再来凭倚,普告大众及阿难言:‘汝等有学缘觉、声闻,今日回心趣大菩提无上妙觉,我今已说真修行法。汝犹未识修奢摩他、毗婆舍那微细魔事,魔境现前汝不能识,洗心非正,落于邪见。或汝阴魔,或复天魔,或著鬼神,或遭魑魅,心中不明,认贼为子。又复于中得少为足,如第四禅无闻比丘妄言证圣,天报已毕,衰相现前,谤阿罗汉,身遭后有,堕阿鼻狱。汝应谛听,吾今为汝仔细分别。”

好!翻过来,我们时间有限,看2181页,义贯:[即]于此[时]就是这个时候,正当[如来将]欲[罢法座],离席而起时,乃[于师子牀]上[揽]按[七宝几]就是(讲经桌),[回]其如[紫金山]之身,[再来凭倚]法席(又再坐下),离席又再坐下来。

而[普告大众及阿难言:汝等]尚未证圣道的[有学缘觉]及[声闻]众,[今日]已经[回]小乘[心趣]向[大菩提无上妙觉]之道,而[我今]虽[已]为你们阐[说]了[真修行法],然而[汝]等[犹未]能[识]别[修]习自性定慧之[奢摩他];自性定慧就是要见性,那一种见性的自然的定跟慧。奢摩他,所谓(无止而止),就是不要刻意的去止它,自然就止,烦恼自然就止。及[毗婆舍那](非观而观);清净自性自然能观,观无所观,也无所能观,也无所观。除非你见性,否则这个很难体会。止而无止,非观而观,之中的[微细]难觉之[魔事],故当[魔境现前]之时,恐[汝]等仍[不能识]知。

若光欲以禅定水[洗]涤[心]垢,灭除心相而入于灰心泯智之定中,此[非]有[正]知见,极易为魔所趁而[落于邪见],且认邪为正。一切魔事,[或]是由[汝]自五[阴魔]所生,非为外魔,[或复天魔]所作、[或]是[著鬼神]之境,[或遭魑魅]精怪所弄,然行者若[心中不明]识究竟是谁造成的境界,便会[认贼为子];所谓认贼为子,就是(把有害的人当作可爱的人)。

[又复于]世间禅[中],以[得少为]满[足],例如过去已得[第四禅]之名为[无闻比丘]者,便于得四禅后[妄言]他已[证]得[圣]道,说自己证(阿罗汉道),并谓入第四禅即是入涅槃。认为第四禅天就是涅槃。后来在他四禅天的[天报已毕],五种[衰相现前]时,方知自己将死,便反而[谤]佛为妄语,言[阿罗汉]不受后有,因为阿罗汉叫做无生嘛,不受后有,不再转世了。而他今既已得四果之无生,且已入于涅槃,为何却再从涅槃出,而[身遭后有]将复受轮回?可见实在并无涅槃,而阿罗汉也不是证无生;这位比丘以此谤佛、谤法、谤僧之罪,即[堕阿鼻]地[狱]受苦报。所以,我还是再一次的劝大家:不可谤佛、谤法、谤僧,这个罪是很可怕的!

阿难,[汝应谛听,吾今为汝仔细分别]解说禅定中五十种魔事。

“阿难起立,并其会中,同有学者,”阿罗汉是无学;初果、二果、三果以前,统统叫做有学。“欢喜顶礼,伏听慈诲。”

[阿难]即[起立,并其会中,同]是[有学者,]因为都还没证阿罗汉果。[欢喜顶礼,伏听]如来[慈诲]。

这个诠论很重要,2183页,中间这个诠论非常重要!

本经的基本架构,可说是:“从破魔始,至破魔终”;因为从阿难示堕淫室,文殊将咒解救(此即是破魔之始),至阿难请示修定(因为光持戒,定力不足,境界现前,便把持不住,因而堕落,成就魔事);佛方便示导,历七处破妄(七处征心)、七次问阿难:你的心在哪里?“征”就是问、询问。佛问,阿难要答,可是,都答错。

十番显见、显出见性,十番,“番”就是十次,十次显出不生不灭的见性。

同时开示,六根、六尘、六识,一十八界,本来就是如来藏,无所执着,也无所分别,那是众生因为妄想、颠倒、执着,才变成内四大跟外四大的分别、执着,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,一切昏扰相,从之妄想、无明而生。

然后,二十五圣自证境界。

再来,重说大咒、开示建坛、结界、修楞严大定之法、详述不杀生、不偷盗、不邪淫、不妄语,四种清净明诲。

经历大乘六十位修证之真菩提路、细述三界十习因、六交报,及四生、七趣种种众生(种种地狱、十种鬼趣、十种畜生趣、十类人趣、十类仙趣、诸天趣——欲界六欲天、色界四禅诸天、无色界四空诸天,以及四种修罗趣)。至此,圣凡种种境界,以及信、解、悟、修、证、果之真菩提路亦皆开示明白。

2184页,接下来的“五十阴魔”,详论五十种禅定中的魔境,及破除之法,可说是达到本经的最高潮处,对修行人或习禅者来讲,也是最最重要、最为实用的地方。

因为本经始自以神咒破魔,中间七处破妄,及四种清净明诲、四加行、乃至详论六道诸趣时,其实也皆是在破斥;或破魔、或破邪、或破妄;而种种邪妄,亦正是魔因。故《大智度论》云:“除诸法实相外,皆是魔事。”以不出魔数故。然而以上所破斥之邪妄境界,并未像最后这一节“五十阴魔”中所说的,那么详尽、实际。

修行菩提或习禅者,对于此部分,不可不知,不可不深入解了、奉行,否则习禅必然魔事重重,而菩提必定难成。

又,释尊坐菩提树下,破四魔军,成等正觉;故知成菩提是必然要破除魔事的;虽然依理上而言,魔事与魔境皆是依自心妄现,然而佛若不开示,世间无人能觉知其为魔事,因而被内外种种妄境所惑乱,而魔事成矣。

由于得闻佛之开示,事先知道,心理有准备,且依自善根力、及佛力加持、法力护持,诸天护法拥护,一旦境界现前,即能立刻觉知、识破,而得持心不动,不为所惑、不随它去,也不信它,也不跟从它。如是则魔之恶图即不能得逞,魔意一旦受挫,魔事即破。

故知,破魔之事无他,也就是:

一、要多闻、研求。所以,师父一再开示:不能说一句佛号念到死、一部《无量寿经》诵到死,其他都不听经、不闻法,这样子没有办法成就,应当理解佛陀的大般若智慧;应当理解佛陀的涅槃妙心,从一实相,然后,好好的来念佛,虽生而无所生,无所生,如是求生。所以,我们应当要多闻、要研求,深入知解魔所行事及所现境界。

二、持心不贪世间一切,尤其是财、色、名、利、权、位等。这些都是电视新闻常常报导的,首富跟什么名人一起啦,什么政治人物啦,这个在电视上常常看得到。有的人很羡慕,但是,我们修行人看起来,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,生命就像一场戏一样。

三、任何时候,境界现前时,立即“觉知”。

四、“持心不动”、不信它、不随它、也不喜欢它、也不悲泣它。(不以所见境界为喜、为悲、乃至自以为尊、为胜等。)就是不能起骄傲的念头,要牢牢记住这一句话,五十种魔事,奈何不了你。所见一切境界,也不能欢喜得不得了,忘记继续念佛、继续求生极乐世界。所以,老实告诉诸位一句,就是说:你今天念佛念到见到南无阿弥陀佛、西方三圣,也不可动一念说:喔!我已经是圣人了,我很有修行了!不可以,这个很容易堕入魔的。见西方极乐世界现前,如是见,如是无所见,一心念佛,还是求生极乐世界,不理它、不管它,临命终,自然转化这个清净念,为极乐世界莲池里面的莲花化生。

总而言之,修行者要完全不遇障难,可说是不可能的;要完全没有境界现前(不论善境界或恶境界),也不太可能。但我们不能期求完全没有障难或魔事,而应当希望我们有能力克服障难及破除魔事。

又,境界不在善恶,只要自心不贪爱取着,便都不成问题;“只要自心不贪爱取着”,这个要画双红线,这个就是破魔的秘笈。你什么统统要放下,你管它放光、见佛、见光、见花、闻香,你统统放下,这个就不成问题;要是动一个贪着,就麻烦大!

若自心贪着,即使是善境界也会变成魔事。这一点就是佛在本节经文中一再强调的:于每一重阴魔之末,佛都会说:[斯但功用,暂得如是,非为圣证,不作圣心,名善境界;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。]意即:这种修行境界,只是定力所引起的暂时的作用,不久它就会消失的;因此这些现象并非表示你已达到圣人所证的境界,所以你心中也不要以为你已得圣人的证境。这样不妄想贪着,这个境界也还可称为善境界,但你若把它当作你已“证圣”之解,便马上受诸邪群魔所趁、所用、所缠,而胡里胡涂入于魔数,而不自知,。

又,所谓“魔事”之魔者,其实不只是天魔;依通教所说有四魔:通教就是藏、通、别、圆(中的通教),藏教、通教、别教、圆教。依通教所说的四魔:天魔、死魔、烦恼魔、五阴魔。若依本经,则还包括种种鬼、神、魑魅、精怪等等。因为这些众生,或者自怀恶心,喜欢坏人修行;或者为魔所使、为魔所用,故皆能成就魔事,破坏修行。因此本经前面所述之种种鬼趣、旁生趣等,让我们于众生界有全面的了解,因而在专修三昧时,对觉知魔事、防范魔事、乃至对治或破除魔事,都有很大帮助;因为了解整个习禅过程、方法、果报,及众生界的状况故,非对于“敌人”一无所知,亦非“敌暗我明”,而能“知己知彼”,百战百胜。因此一旦魔事发生,也不会胡里糊涂、一无所知,而惊慌失措;也才能沉着稳定地对付。

最后,愚意(这是成观法师自谦。)以为本经这“五十阴魔”章,可说是本经最为稀有、最为宝贵的部分,因为其他经典都没有如是之法;或也有涉及魔事的,但也没有这么详尽、这么完备的“破魔大全”。因此诸修菩提者及习禅人,皆应深入精研、信解、讽诵再三,为他人说。

附及,这“五十阴魔”章,实是习禅的“破除魔事品”。若以世间法来比喻,有如:我们买一部机器或汽车等,机器的说明书中,最后大都会有一节“故障排除法”,详列这机器在操作中可能发生的种种故障现象,及其排除之法。这“五十阴魔”章,等于操作驾驶“禅定三昧”这条“法船”的故障排除法,依于此法,舟中之人方能安抵涅槃正觉彼岸。

第一节 由妄生空,迷生世界

经文:“佛告阿难及诸大众:‘汝等当知:有漏世界十二类生,本觉妙明,觉圆心体,与十方佛无二无别。由汝妄想迷理为咎(就是因为我们迷了,就是因为我们妄想。)痴爱发生,(就是拼命的爱、拼命的执。)生发遍迷,故有空性;化迷不息,有世界生,则此十方微尘国土非无漏者,皆是迷顽妄想安立。当知虚空生汝心内,犹如片云点太清里;况诸世界在虚空耶?”

翻过来,2190页,[佛告阿难及诸大众:汝等当知]三界[有漏]依报之[世界]中之正报[十二类生]有情,其[本觉妙明,觉圆心体]本[与十方]诸[佛无二无别。]

然而[由]于[汝妄想],而[迷]本有之[理]体,以此[为咎],而令无明之迷[痴]更起[爱]念,致令清净本心化成真妄和合,因而[发生]阿赖耶识,接着更[生发]能见之见分,进而[遍迷]于外,欲有所见,而发生顽空之相分;是[故有]所见之相分[空性]产生;能所既立,相因相成,展转变[化]与痴[迷]相续[不息],因而[有世界生]起。[则此十方微尘国土非无漏]之世界[者,皆是迷]于本觉真心[顽]因而起[妄想]之所[安立]。

换句话说:科学家再怎么研究,就是迷惑、颠倒,不知道万法唯心。就是把你送到外太空去生活,从这里坐太空船,一直送到外太空,仍然离不开佛陀所讲的真理,一切法不净、苦、空、无常、无我,缘起缘灭,尽法界是一大缘起,跑到哪里,都是生灭无常,跑到哪里,都是缘起无自性,宇宙跑遍了、坐太空船跑遍了,也是这样。就像你去出国旅游,跑遍了整个地球,全世界的国家你都去,答案还是一样:缘起缘灭,妄想生、妄想执,都是这样子,走到哪里,处处都可以见到佛陀所讲的真理,只要你心中有智慧。若论佛法,一切现成;当相即道,见处即真;不离本处,即得菩提,就是这个道理。

然而[当知]此无边之[虚空],实[生]于[汝]本觉真[心]之[内],此心内虚空之大小与本心相比,[犹如]一小[片云点]缀于茫无际涯的[太清里](太空中),何其渺小,且不久住。而[况]依空而立之[诸世界]、及身心,更[在]本已渺小的[虚空]中[耶]?岂非更是微不足道?

第二节 发心归元,震裂空界

    为什么?因为你回光返照,要入三摩地,见到圆满的清净自性的时候,为什么魔宫震动?虚空是魔住的地方,你要转识成智的时候,会影响他所居住的宫殿,他当然会怕了!

    经文:“汝等一人发真归元,此十方空皆悉销殒,云何空中所有国土而不振裂?汝辈修禅饰三摩地,十方菩萨及诸无漏大阿罗汉,心精通吻,当处湛然。”

翻过来,2192页,义贯:假使[汝等]之中果有[一人]心光内照,[发]明本觉[真]心,返本[归]于[元]有之佛性,如是由迷返觉,则[此十方]由晦昧所成的顽[空],应时[皆悉销]灭[殒]亡;连虚空本身都会因而销殒了,[云何]虚[空中所有]结暗成色、依空所立之[国土,而不振裂?][汝辈修禅],严[饰三摩地],亡尘照理、心住三昧,心光一发,即能与[十方菩萨及诸]证[无漏]之[大阿罗汉]之[心精]相[通吻]合,故能破愚除暗,因此不离[当处]即得以[湛然]一心,你看,还是要回归当下。是不是?

回归当下,佛法不能等到死才受用,念佛要念到现在就除烦恼;现在就能够享受清凉、安乐、自在、解脱,这个才是佛法。如果现在念佛,只期待在临命终,你有把握吗?那你现在过得这么辛苦,怎么办呢?佛法现在派不上用场,还期待临命终做什么呢?是不是?佛法在世间,不离世间觉,离世觅菩提,犹如觅兔角。就是在当处;就是在当下;就是现在就要受益,欲明心见性,先改个性,你知道吗?欲明心见性,先改个性,把个性改一改。

与诸圣泯同无二。(此即修首楞严三昧行者所历的境界之一:当他内伏烦恼不起现行,而将破我法二执之际,如瓶不塞孔,故内空与外空自然相通,即是此时之境界。)

第三节 魔怖而来扰

    经文:“一切魔王及与鬼神、诸凡夫天,见其宫殿无故崩裂,大地振坼,水、陆、飞腾,无不惊摺,凡夫昏暗,不觉迁讹。彼等咸得五种神通,惟除漏尽,恋此尘劳,如何令汝摧裂其处?是故鬼神及诸天魔、魍魉、妖精,于三昧时佥来恼汝。”

2194页,倒数第三行,义贯:[一切]欲界天之[魔王]、魔民、[及与]一切[鬼神、诸凡夫天],忽然[见其宫殿无故崩裂,大地振坼],于[水]中及[陆]上居住、以及于空中[飞腾]之众生,[无不]因而[惊摺],然而一般人道之[凡夫]未具五神通,则因[昏]迷[暗]钝,而不知[不觉]此一切异相之真因,反而[迁]转[讹]误,以为是天地阴阳失度等因所造成。

[彼等]天魔鬼神[咸得五种]报得之[神通],天眼通、天耳通、他心通、神足通、宿命通。[惟除漏尽]通,漏尽就是烦恼断尽,叫做漏尽。(未得漏尽通),故皆知其住处之所以振裂之因;然彼等皆十分贪[恋此]有为[尘劳]之世间,[如何]能任[令汝]更修成三昧,而由你的三昧定力之光[摧裂其]结暗所成;因为他们是住在暗,心无明结暗,你现在要发挥这个如来藏性的光,震动虚空,刚好破除他住的地方,等于把他的建筑物打掉,他无处可住,因为他贪恋嘛!深心所爱之住[处?是故],一切[鬼神]、会来恼害你修三昧;[诸天魔]也会来恼害你,[魍魉]也会、[妖魔]也会,[于]你修[三昧时,佥来恼汝],就是皆,统统来恼害你。不令汝三昧顺利成就。

第四节 不迷魔即殒,迷则魔得便

经文:“然彼诸魔虽有大怒,彼尘劳内,汝妙觉中,如风吹光,如刀断水,了不相触。(风吹光,风吹这个阳光,不损阳光普照。刀割水,断不了水,刀子在水上画字,切,水又缝合了。就是说:你修三昧的人,只要你有定,这些都不伤大雅,了不相触。)汝如沸汤,彼如坚冰,暖气渐邻,不日销殒,徒恃神力,但为其客。成就破乱,由汝心中五阴主人,主人若迷,客得其便。当处禅那,觉悟无惑,则彼魔事无奈汝何。阴消入明,则彼群邪咸受幽气,明能破暗,近自消殒,如何敢留,扰乱禅定?若不明悟,被阴所迷,则汝阿难必为魔子,成就魔人。如摩登伽殊为眇劣,彼惟咒汝破佛律仪,八万行中只毁一戒,心清净故,尚未沦溺。此乃隳汝宝觉全身,如宰臣家忽逢籍没,宛转零落,无可哀救。”

翻过来,2200页,义贯:[然彼诸魔]见其宫殿无故崩坏,[虽]心中[有大怒],但是[彼]犹在[尘劳内]之生灭法中,而[汝]所修的楞严大定则是在[妙觉]真常之[中],非生灭法;就是生灭法拼不过非生灭法。故他若欲害你,则犹[如]欲以[风吹]散日月之[光],毫无着力处,亦[如]欲以[刀断水,了不相触]。

又[汝]习定之观智炽然犹[如沸汤],而[彼]嗔恼之邪执虽[如坚冰],但汝之定慧炽然之[暖气渐邻]于彼坚冰,彼冰[不日]即告[销殒]。“不日”就是不久。彼魔[徒]然仗[恃]五通[神力,但]终[为其客],“客”意即不是主人,我们不生不灭的清净自性才是主人,他只是来作客的。不得久住,亦不能成害。譬如说:我们出国,我们是客人,到酒店或者饭店去住,今天一住,明天就走,再换饭店,我们是客。是不是?客就是生灭、来去不定,叫做客;如来藏性不生不灭,就是主。所以,我们要掌握得主,修学佛法就是能够掌握自己的生命,作得了主。

诸魔鬼神及外道之所以能[成就破]汝戒行[乱]汝定心之魔事,其咎端[由汝心中]之[五阴主人,主人]自身[若]自生[迷]惑,则[客]乃[得其便]。

[当]行人[处]于此[禅那]正定之中,能常自[觉悟]而[无]所[惑,则彼魔事]之力虽强,以技无所施(没有破绽可趁),亦[无]能[奈汝何]。

待你五[阴]之境[消]除;就是(五阴尽)之后,[入]于本觉大光[明]藏中,[则彼群]魔妖[邪]本来[咸]秉[受幽]暗之[气]以成之形,汝定慧之光[明]便[能破]彼愚迷阴[暗],因此他若接[近]你,则其暗性但[自]取[消殒],自身难保,因此他[如何敢]再停[留]下来[扰乱]你的[禅定]?

反之[若不明]其是魔,不能[悟]知其所现者并非善境,而[被阴]相[所迷],以致误为是证得了圣证,[则汝阿难必]落魔道,沦[为魔子,成就魔人]之事业。

又[如摩登伽]母,其身份及法力实俱[殊为眇]小下[劣],且[彼惟]以邪[咒]欲令[汝破佛律仪八万行中,只]欲[毁]汝之[一戒](不淫戒),但你的[心]本来是[清净故],并非你自己主动起淫念,故[尚未沦溺]。

而[此]阴魔与摩登伽母相比,[乃]欲[隳]坏[汝]能成就无上[宝觉]的[全]体法[身](亦即要将你的法身整个都毁灭,并非只要破你一戒一定就好了);这譬[如宰]相大[臣]之[家],一向得势,[忽]然触犯了大法律,便[逢籍没]家私。就像皇上一下令,连诛九族,财产全部没收。便[逢籍没]家私,全家大小[宛转]飘[零]、流落他方,沦[落]四方,[无可哀救]。

意思就是:(习禅之人,若迷五阴相,而为魔所趁,为魔所坏,亦复如是。就是丧失宝觉全身,不但道果之位被除,一切功德法财亦当尽失,且从而沦落六道恶趣,无可救拔。)

好!因为它这是白话文,我们今天也是讲大纲,这几天,明天也是讲大纲,我们简单念一念,把这个白话点到为止,否则我们要用很长的时间,我们已经讲了第四个礼拜了,你看,这个大纲还没讲完,这个《楞严经》有多辛苦、多难啊!是不是?这个还不是一般法师说你要讲就讲的,没办法!如果没有贯通三藏,或者是精通经教,或者心性不明,那没有办法!所以,因缘具足了,我们就来团结、来合作。所以,明天我们就从下册的五十种阴魔,2203页开始。好!

回向

愿以此功德 底下师父念:消灾在座诸位法师、诸位护法居士大德,回向参加讲堂消灾点灯,及亡灵拔度者,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,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,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愿生西方净土中,上品莲花为父母,花开见佛悟无生,不退菩萨为伴侣。

 

请合掌,

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好!翻开2203页,我们今天从

第二章 五十阴魔 也就是(禅中五十境)

所谓禅中五十境,就是在禅定当中,会现五十种现象,你千万不能执着。

第一节 色阴魔境

一、色阴区宇相(定中初相)

经文:“阿难当知,汝坐道场,销落诸念,其念若尽,则诸离念一切精明,动静不移,忆忘如一。当住此处,入三摩地,如明目人处大幽暗,精性妙净,心未发光,此则名为色阴区宇。”

翻过来,2205页,义贯:[阿难当知,汝坐道场],就是依大佛顶,顾名思义就是最高级的,佛的顶就是最高级的,叫佛顶。依大佛顶法修习大定,当你已能[销落诸]妄[念]时,[其]妄[念若]已销[尽,则诸离念]之真性,这“离念”,注意!是离执着的念、离分别的念、离颠倒的念,不是没有慈悲的念,不是没有平等心的念,不是没有般若智慧的念。因为我们有菩提心,有大慈大悲、大喜大舍的念。所谓离念,是指在凡夫的角度来说的;在圣人角度来讲的话,无念可离,念本自空寂。则诸离念之真性,便得于[一切]时、一切处皆得[精]而不杂,那就是见性了。[明]而不昧,朗朗澄莹,外境之一切[动静]之相皆[不]能[移]转其精明,于[忆]于[忘]之间,亦皆明觉[如一。当]你[住此]明觉之[处],而依此明觉之性[入]于[三摩地],即[如明目]之[人处]于[大幽暗]之室中,此时虽然已得见六[精]之[性]本[妙]明[净],然以[心未发]出本有之[光],犹为色阴所覆故,[此则名为]本心被[色阴区]拘于其狭[宇](小屋)中之相。“宇”就是小屋,变成一个小小的范围,狭宇中之相,这个是色阴的初相。

2207页,接着叫做二、色阴尽相(定中末相)。

初、末,还有中间的过程,就是十种阴魔。所以,先讲初相——定中初相;第二段讲定中的末相,末相的意思就是说:当你色阴破的时候的情形,接下去要穿透受的十阴魔;但是,还没有进入受的十阴魔,意思就是:色阴的十阴魔尽了,你都有那个功夫了,叫做色阴尽相。定中末相,这是指色阴,意思就是:当你有能力突破这个色阴的时候,最末这个相是什么。

经:“若目明朗,十方洞开,无复幽暗,名色阴尽,是人则能超越劫浊,观其所由,坚固妄想以为其本。”

这个“坚固妄想”要注意,意思就是:一切众生都没有办法离相。这个执着非常的强烈,看到什么执着什么,不知道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,叫做坚固妄想。这个坚固妄想,就是众生着于这个色相、假相,非常的严重,难以突破,叫做坚固妄想以为其本。

翻过来,2209页,义贯:[若]定慧力加深,慧[目明朗],发本明耀,心光发明,照彻内外[十方洞]达[开]通,悉皆光明,[无复幽暗]障碍,[名色]之[阴]覆已销[尽。是人]于此时[则能超越]空见相织之[劫浊];“空”就是所谓的虚空,“见”就是知见,这个劫浊就是互相交织。既超越之后,回[观其]劫浊与色阴[所]生起的因[由],乃知端由自己[坚固]执着欲有所见之[妄想]。因为你欲有所见,那么,你所见到的不是真,不知道说要放下,那一念才是真。所以,我们平常生活,就是用妄想、非常严重的执着在做事。没有听到佛法的人,要等到临命终,撒手西归的时候才会后悔,恐惧死亡的来临;可是,我们学佛的人,早已经做准备了。

以致于顽空当中结暗为色,什么叫结暗为色呢?因为透不过去,我们眼睛没有办法像X光一样,所以,你认为有一种色。譬如说:你看到一个美女,她好像是真的有这么一个人;但是,你用X光一照,没有,剩下骨头。你看到一个老人,弯腰驼背,很可怜,用X光一照,剩下骨头。我们因为没有透视的能力,所以,只看皮肤,进不去第二层,把我们内脏里面挖出来,我们就不是那么喜欢了。

暗处,我们认为是一个色,是因为我们没有办法透彻、透视它,像X光这样透视。因此空见相织,[以为其]生起之根[本]。

诠论:

前面一章[色阴区宇]可说是修首楞严三昧时,证得三昧的最初现象(初相)。此[色阴尽]章,则是以三昧力照破色阴的最后成果之相。而在这[初相]与[末相]之间,也就是在照破色阴的过程中,还有十种现象,称为[色阴十境],或[色阴十魔相],即是下面经文所开示的。

然必须明白,客观而言,这[色阴十境]实是三昧中(定中)所显的十种现象(境界),而这些现象本来是自然的,也不是坏的现象,更不须认为它是[魔相];魔与非魔,端在自心之贪爱与否:若自心贪,(或贪爱此相本身,或以此为本而欲贪其他世法),则不论善相、恶相、甚至中性之相,一切都可成魔相。反之,若自心不贪,则定中所现之一切相皆得[名善境界](如佛所言),乃至知见一切相本自如如,何魔之有?

简言之:[贪境即魔,了境成佛]。这八个字,你要画双红线,修行一定要抓到重点,贪境就是假相,这个[境]就是假相,你贪着这个假相,就一定会着魔。了境成佛,这个[了]是什么?透视一切相的不可得、不实在性,了境成佛。故欲修首楞严大定,必须先断三界贪,不着色声香味触法,应无所住,不住色声香味触法,然后堪修大定。

又,以首楞严三昧力照破色阴、超越劫浊之后,依次又继续深入照破受阴、想阴、行阴、识阴,而超越见浊、烦恼浊、众生浊、命浊。五阴中的每一阴之照破过程当中,于其定中亦皆各有十种现象产生,故共有四十种[阴境],是指后面这个,受、想、行、识。(魔相)产生,详如下面经文之所发挥。

三、色阴十境相(中间过程诸相)

   底下十种情形,碰到任何一个、一种情形,记得!统统不能执着,也不能认为自己大成就,大妄语说你已经成佛,证什么果,什么菩萨果、阿罗汉果,千万着不得,还早得很!这个功夫已经不是一般人了,

(1)身能出碍

“阿难,当在此中精研妙明,四大不织,少选之间身能出碍,(“少选”就是刹那顷刻之间。)此名精明流溢前境;斯但功用,暂得如是,非为圣证;不作圣心,名善境界;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。”

翻过来,2212页,倒数第三行,义贯:[阿难,当]你[在此]三摩地[中],色阴将破未破之际,你继续[精]细[研]修[妙明]之本性,而达内外[四大不]再互相交[织],因而根尘脱黏,根尘脱黏就是:假相黏不住你,所以说:放下是修行人一生一世的功课。根尘脱黏就是:千万不要被假相黏住。所以,见性,他就有免疫系统了。是不是?[少选之间]便觉你的[身能]超[出]质[碍,此名]心[精]的妙[明]之光[流溢]于现[前]根尘之[境],故不相碍。[斯但]定中闻性所显之[功]能作[用]。系灵光乍现,只是暂时的。而[暂得]显现[如是]现象,[非为]已达[圣]人所[证]之圣境,一证永证,时时自在能作。若[不作]已得[圣]证之[心],如果不作:我已经得到圣证之心。不取不着乃得[名]为修行之[善境界];只要你不着,那么,就是好的。然[若作]为已得[圣]证之[解],就是自己认为自己证阿罗汉果了、证佛果了。贪爱取着[即受]诸魔[群邪]之惑害,而落入魔道圈套。

第(2)个更厉害:身彻拾虫

看到自己身体,五脏六腑清清楚楚,那个虫在跑,手伸进去,可以把虫拿出来,而且身体都不受伤,这种功夫更不得了;但是,也不是佛。

经文:“阿难,复以此心精研妙明,其身内彻。(“彻”就是透明。)是人忽然于其身内拾出蟯蛔,(就是我们讲的蛔虫,蟯虫、蛔虫。)身相宛然,(就是没有伤害他,可以把虫拿出来,又没有伤害这个身体。)亦无伤毁;此名精明流溢形体;斯但精行,暂得如是,非为圣证;不作圣心,名善境界;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。”

翻过来,2214页,倒数第一行,义贯:[阿难],此行人[复以此]三昧定[心]返照[精研]本心[妙明],习久功深,心光不再外溢,而返照自身,即自见[其身内]光明通[彻。是人忽然]探手入[于其]自[身内],而[拾出蟯]虫“蛔”虫;虽然伸手入体内,但行者之[身相宛然](依然)如故,[亦无]任何[伤毁]之处;[此名]心[精]妙[明]之光[流]泄充[溢]于自[形体]之内所产生的现象。[斯但]定中[精]研妙明之[行]所发生的作用,令[暂得]显现[如是]现象,不久将息,[非为圣]人实[证]境界,不是一证永证的功夫,只是短暂的。若[不作]已得[圣]证之[心],不取不着,亦得[名]为[善境界]。意思就是说:你有这个功夫,全身都透明,手伸进去把虫拿出来,有这个功夫也不错,只要不着,(没什么不好)。但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],贪爱取着,[即受]诸魔[群邪]所惑害,坠魔圈套。

我们现在还没有这种功夫啊,就臭弹(吹嘘)得不得了!是不是?我们这种功夫都没有啊,动不动就说:我是证什么果,我是菩萨果,我是观音菩萨再来的、大势至菩萨、阿弥陀佛再来的!动不动就是这样子,这个不怕下地狱啊?大妄语啊!是不是?看了《楞严经》的人,有这个好处,就是你骗不了我,你怎么样使尽办法,佛在二千五百年前,就统统预言在先了,末法修行的众生,千万不要被蛊惑,要不然,你散尽家产,有时候,命都没有,被骗了也不知道!

底下,愈来愈厉害了,

(3)精魄离合、闻空说法。

在空中有人对他说法。

经文:“又以此心内外精研,其时魂、魄、意、志、精神,除执受身,(执受身就是执持这个色身,就是我们所谓的命根,执持第八意识不放。)余皆涉入,(其他都涉入,魂、魄、意、志、精神,统统交互,唯除这个命根不放。)互为宾主。忽于空中闻说法声,或闻十方同敷密义;此名精魄递相离合,成就善种,暂得如是,非为圣证;不作圣心,名善境界;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。”

这个功夫可不得了,可了得了,这才第三关而已啊,到这种功夫了,一般人连这种功夫也没有啊!是不是?有一个人修行……修得身体稍微会一点发抖,就是气好像出来,灵魂好像出窍。发抖,自己很恐慌,跑来讲堂说:师父,师父!我一念佛,全身发抖,我是不是着魔?我说:你不够资格,不够资格着魔,着魔要像这样子,现在哪够资格着魔呢?魔根本就不理你!看这个:闻空中说法,你看,这个才第三层而已;从身体把虫拿出来,这个才第二层而已,你想想看,现在目前哪有人有这种功夫呢?是不是?放得下已经不错了。动不动就:哎呀!师父,我着魔了!我都跟他讲:你不够资格!哪里够资格让魔来找你那么差的根器呢?要有功夫才会着魔啦!

2217页,义贯:此楞严三昧行者[又以此]定[心]对[内]身[外]境[精]深[研]修,达于身境虚融之境。[其时]行者之[魂、魄、意、志、精、神],整个身体[除]了能[执受]的[身]根之外,其[余皆]互相[涉入],迭相依附,[互为宾主]。接着,[忽于空中闻说法声,或闻十方同敷]如来[密义];

好!我再调查一下:你曾经在任何一个时间、空间,听到空中十方诸佛现前,来说密义的,请举手(师问众),一个都没有,还不够资格着魔,连第三关都不够资格,你想想看,成佛有这么困难,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!是不是?

[或闻十方同敷]如来[密义];[此名]于定中,身内[精魄]等,为定力所激,而[递相离]于本位、附[合]于他,且因宿昔所[成就]之智慧[善种]为定力激荡迸发,寄于离合之精魄所现之现象,故为[暂得如是]之现象,不久将息,因为我们有一点境界,就起了欢喜,就着魔了![非为圣证],非一证永证。若[不作]已得[圣]证之[心],不取不着,亦得[名]为[善境界](没甚么不好);只要你不着。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],贪爱取着,[即受]诸魔[群邪]所惑乱,坠于魔道。

第四关就更可怕了,全部变成佛国,这个功夫才第四关而已喔,五十种阴魔,才第四关。你今天如果看到十方诸佛都围绕,看到种种莲花,那还得了,就讲得左邻右舍皆知了!对不对?我们修行稍微有一点境界,静静的,保持沉默就好了。看下去你就知道,才第四关,

(4)境变佛国

经文:“又以此心澄露皎彻,内光发明,十方遍作阎浮檀色,一切种类化为如来;于时忽见毗卢遮那踞天光台,千佛围绕,百亿国土及与莲华俱时出现。此名心魂灵悟所染,心光研明,照诸世界,暂得如是,非为圣证;不作圣心,名善境界;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。”

好!调查一遍:看到这样十方诸佛现前的,请举手,没有!也是不够资格着魔,这才第四关而已喔,这种功夫已经吓死人了!

翻过来,2220页,义贯:楞严三昧行者[又以此]禅定[心,澄]净显[露皎]洁洞[彻],始觉之[内光]开[发]显[明],而显现[十方]无情世间(依报身)[遍作阎浮檀]金[色],而[一切]有情[种类](正报身)皆[化为如来]。[于]此[时忽见]法身如来[毗卢遮那]佛[踞]于赫赫[天光]之莲华[台]座上,有[千]化[佛围绕]四周,[百亿国土及与莲华俱时出现。此名]于[心魂]中,宿昔闻熏经教,今由定力所引发[灵悟]之[所染,心光研]穷发[明],故得[照诸世界],此乃定力所持,而[暂得]显现[如是]现象,不久将息。[非为圣]人实[证,]一证永证;若[不作]已得[圣]证之[心],不取不着此境界,亦得[名善境界](没甚么不好);但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]而贪爱取着,[即受]诸魔[群邪]所乘所惑,堕入魔道。

第(5),一层一层的高,虚空成七宝色

经文:“又以此心精研妙明,观察不停,抑按降伏,制止超越;于时忽然十方虚空成七宝色,或百宝色,同时遍满,不相留碍;青黄赤白各各纯现;此名抑按功力逾分,暂得如是,非为圣证;不作圣心,名善境界;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。”

这个不得了了,整个虚空化成七宝色了。

2222页,义贯:楞严三昧行者[又以此]定[心精]细[研]修[妙明]闻性,以慧[观察不停],时时[抑]止自心[按]令不动,[降伏]其心,作意[制止]定力使不[超越]慧力,强令定慧均等。[于]此[时,忽然十方虚空成七宝色,或百宝色],然此诸宝色却[同时遍满]虚空界,相涉相入,[不相留]滞隔[碍],且[青黄赤白]各正色,皆[各各纯]一无杂而[现;此名]定力[抑按]其心之[功力逾]于常[分],超过一般。而致定力的作用过大,胜于慧力,所显现之现象,[暂得如是],不久将息,[非为圣证],欲现即现。若[不作圣]证之[心],不取不着,亦得[名]为[善境界](没甚么不好);但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]而贪爱取着,[即受]诸魔[群邪]所乘所惑,堕入魔道。

有的人……在这个地方要很注意,有的人在修行,一直想要见佛,不吃、不喝、不睡觉,营养也没有照顾好,吃素,营养没照顾好,身体开始一直生病……一直想要见佛……他用强制压、压迫自己,到最后,身体垮掉了,脑神经衰弱了,精神病,然后,送进医院,他不晓得修行是要慢慢来,慢慢来。

修行,世尊在《佛遗教经》有二种比喻,一定要掌握到重点:修行像射箭;修行像弹琴。射箭,如世尊讲,修行像射箭,当我们在远处,六十码处,或是一百码处,放一个板子,画一个圆心,刚开始射箭,没有射过箭的人,怎么射就是射不中,所以,要常常射、常常练习,就像射箭,一定要常常练习。我们现在也是,要练习放下,要用不生不灭的真如自性、清净心修行,他一定要练习。不练习,你根本没有办法,平常都放不下,何况临命终?现在还没生病,还可以听闻佛法,欢欢喜喜的;一到生病,四大要分散了,正念怎么提得起来呢?是不是?所以,平常就要很强大的念力,放下,求生极乐净土。好!佛陀说要像射箭,一开始射不中红心,没有那种功夫,可是,一次、二次、三次,到最后,就可以参加奥运,拿金牌了。是不是?一拉开来,咻!中红心。修行,它就这样子,没有什么诀窍,就是重复练习放下,一心念佛,对于缘起缘灭的假相,一点都不贪染。是不是?谁得罪你,当作消灾;谁赞叹你,也是随喜,凡所有相,都是假相。

第二个叫做弹琴,这个弹琴,声音,譬如说:我们弹这个吉他,或者拉二胡,弹吉他,把这个弦拉得很紧,咚~~~这个声音,对不对?太紧了就这样,因为我弹过吉他,知道。如果把这个吉他的弦,怎么样?放松,就嗡~~~没有什么声音。这个弦,吉他的声音,太紧也不行;太松也不行,修学佛道就是中庸,中庸之道。

所以,佛用射箭、用琴来比喻,一个修行人,不能强迫自己要取着什么境界,这个一定会着魔,到最后,就会送进精神病医院,常常碰到人就说:我看到佛了、我看到光了!开始精神恍惚了。送进去医院,医院就是西药啊!我不是说西药不好,就是长年累月,你打那个抗生素、止痛剂、安眠药,不能睡觉就这样子啊!不能睡,吃安眠药,打抗生素、止痛药,你想想看,里面都是可待因。到最后,就会变成忧郁症,晚上睡不着,然后,自己想到谁要害你了;或者是你见到佛了,以为有多么了不起的境界了,而自己不知道。

长年累月受到西药的破坏;中药当然也会破坏啦。看你怎么运用它?中药也是有毒,西药也是有毒啊!是不是?为什么要透过医生?就是把外四大转换成内四大,使它平衡,平衡就是健康嘛,人一定是这样子的;相处融洽,这个团体就健康,一定的道理。

所以,我们要记得佛陀的教诲,不疾不徐,不能太精进,精进到不吃、不喝、不睡,这个很快就送进精神病院,问题是自己不知道,很快!

也不能太懒散,也不定功课,楞严咒,开课开了四个星期,人家已经念到嘎嘎叫;第一会很大声,第二会渐渐小声,第三会没有声音,第四会也没声音。为什么?只念到第二会、第三会啊!所以,要起惭愧心,这个是要精进。

你没有听过一个法师,人家十八个钟头就全部背起来吗?你没听过吗?有喔!就是我啦!是不是?为什么?这个有时候,有一点志气也好,我看那个比丘尼,哇!念这个楞严咒,统统不拿课本!男子大丈夫,“输人不输阵,输阵歹看面”,就拼了!就背起来了!后来,我一个一个去调查那个比丘尼:你那个楞严咒背多久啊?第一个跟我讲,她背半年,还不是很熟,要大家念,她才跟得上。我就问第二个,说:你念了多久?她说已经念了二年,二年啊!你想想看,所以,这个志气是不是很重要呢?

底下,2223页,第(6)黑暗中能见物

哇!这个功夫更厉害,不需要灯光,不要开灯,就可以看得到东西。

经文:“又以此心研究澄彻,精光不乱;忽于夜半,在暗室内见种种物,不殊白昼,而暗室物亦不除灭;此名心细密澄其见,所视洞幽,暂得如是,非为圣证。不作圣心,名善境界;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。”

翻过来,2224页,义贯:楞严三昧行者[又以此]定[心]精[研]细[究,澄]净其心,照[彻]前境,其[精]细之心[光]凝定[不乱(自心光凝定不乱);忽于夜半],能[在暗室内见种种]室中本无之[物]出现,[不殊白昼]所见,十分明晰,[而暗室]中本有之[物亦不除灭;此名心]光[细密]而得[澄]彻[其见,所视洞]彻[幽]暗之境,[暂得]显现[如是]现象,不久将息,[非为圣证],一证永证。若[不作]已证[圣]之[心],不取不着,亦得[名]为[善境界];但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],贪爱取着,[即受]诸魔[群邪]所惑乱,而堕魔道。

第(7)身同草木

烧不会痛,拿刀子来割,就像削木,身同草木,修行修到这种功夫,拿刀子来割也没有关系;拿火来烧也没关系。我们哪有办法?不要用火来烧,用香试试看,哇!还是不行!这个才第七关而已啊!

经文:“又以此心圆入虚融,四肢忽然同于草木,火烧刀斫,(“斫”就是砍。)曾无所觉。(这个定力有多深啊!是不是?)又则火光不能烧爇,纵割其肉,犹如削木,此名尘并,排四大性,一向入纯,暂得如是,非为圣证。不作圣心,名善境界,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。”

翻过来,2226页,义贯:楞严三昧行者[又以此]定[心圆入虚融]之境,其[四肢忽然同于草木],纵使[火烧、刀斫,曾无所觉]知。[又则火光]熊熊亦[不能]焚[烧]令[爇];“爇”就是热。[纵]以刀[割其肉],却[犹如削木,此名]诸[尘并]销之际,诸尘,地、水、火、风统统放下了。而[排]遣[四大]之[性],就不再贪着了。以此行者[一向]返照专切[入]于[纯]觉之境,所以,修行就是专注,专注,念佛也是专注;放下也是一样,你想要每一箭都射中红心,很简单,就是常常练习。你要一下就放下,很简单!就是常常练习放下,每天都练习,时时刻刻练习,境界现前,立刻提醒自己:喔!现在是用功的时候来了。很生气的时候,告诉自己:现在正是用功的时候了。而致遗身,忘了这个色身。此乃以定力所摄故,[暂得如是]显现,不久将息,[非为圣证]究竟之境。若[不作]已得[圣]证之[心],不取不着,亦可[名]为[善境界];但[若作]已证[圣]证之[解],而贪爱取着,[即受]诸魔[群邪]之所惑乱,而堕魔数。

第(8),更高一层,上见佛国下见地狱 

还看得到地狱呢!

经文:“又以此心成就清净,净心功极,忽见大地、十方山河皆成佛国,具足七宝,光明遍满;又见恒沙诸佛如来遍满空界,楼殿华丽;下见地狱,上观天宫,得无障碍。此名欣厌,凝想日深,想久化成,非为圣证。不作圣心,名善境界;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。”

2228页,中间,义贯:楞严三昧行者[又以此]定[心成就清净]之心,复以此[净心]观照之[功]用至于[极]致之时,[忽见大地]及[十方山河皆成佛国]净土,[具足七宝,光明遍满;又见]如[恒]河[沙]数[诸佛如来遍满]虚[空界],其所在处[楼殿华丽]。又行者能[下见地狱,上观天宫],皆[得无障碍。此名]闻经熏修所成[欣]净土、[厌]秽土之心,于三昧中[凝]定观[想日]久功[深],观[想久]之,由于观想成就,变[化]所[成]之境;然[非为圣]人究竟之[证],不久将息。若[不作]已得[圣]证之[心],不取不着,亦得[名]为[善境界];没有什么不好。但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],而贪爱取着,[即受]诸魔[群邪]所乘所惑,堕于魔道。你想想看喔,上能够见诸佛净土,下能够看到地狱,连这个统统不能执着,何况稍微梦到?

有一个老菩萨,很高兴的跑来讲堂说,看到师父:哎呀!慧律法师啊!这个老菩萨,我也不认识他,说:慧律法师啊!我昨天梦到观世音菩萨啊!他很高兴,很高兴。我说:梦到观世音菩萨,长什么样呢?他说:形状不是很清楚。我说:那多大呢?他说:……这么大!我说:喔!手本来比得很高,这么大(师比十公分高的大小),梦到观世音菩萨……这么大!

我还没有告诉他,我看到阿弥陀佛,是隔壁十二层楼高,这么大的!我见佛五、六次,释迦牟尼佛、地藏菩萨,因为我很少念地藏王菩萨。所以,在梦境显现的地藏王菩萨,很明显的,缘就比较浅。看到地藏王菩萨,就是一块电影的银幕,然后,戴上地藏菩萨的帽,拿一支锡杖,一看就知道那是地藏王菩萨。你想想看,我平常很少……几乎没有在念地藏王菩萨。

我看到的阿弥陀佛就好大的一尊,非常非常大一尊,因为平常都念阿弥陀佛……是不是?要求生极乐世界。看到那个莲花多大,你知道吗?我现在形容一下,你到台东去看那个太平洋,我有一次见到那莲花有多大?看到那太平洋,好大好大一个太平洋,那么大一个大海,四朵莲花,很清楚的,那不是在作梦。我说:喔!这个世界上,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莲花呢?好大,那个军舰放下去才一点点,比不上一片的那个莲花瓣,一片都不到,这么大的莲花!因为我看过《楞严经》,要警惕自己不可贪着,不可贪着。是不是?

所以,我们很清楚,修行人多懂一些知识是好的,要不然,就一直讲,把它夸大自己、膨胀自己,自己着魔,自己不知道。是不是?因为是讲到这个:善境界,我今天才透露一点点给你听,要不然,平常也不讲这个。

2229页,(9)遥见遥闻

经文:“又以此心研究深远,忽于中夜遥见远方市井、街巷、亲族眷属;或闻其语。此名迫心,逼极飞出,故多隔见,非为圣证。不作圣心,名善境界;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。”

能够遥见,远远的看得到,同时也听到他们在讲什么话。那么,这个就好了,就不须要用什么针孔摄影机啦,到处去给人家偷拍啦,这个功夫太好了!是不是?遥见遥闻,穿墙走壁,山河大地隔不了,一下子就望穿了!是不是?你在家做什么,我这里都很清楚。来,讲给你听,让你吓一跳,啊!你怎么知道我在家里做什么呢?遥见遥闻。是不是?不过,有这功夫的人,他也不会讲啦!

2230页,义贯:楞严三昧行者[又以此]定[心研究深远,忽于中夜]能[遥见远方]之闹[市井]邑、大[街]、小[巷],以及[亲族眷属;或]亦得[闻其]互相共[语]之声。[此名]因禅定力[迫心,逼]到[极]处,令心[飞出,故多]能[隔]物而[见],然此[非为]如同[圣证]之天眼,乃偶尔如是。若[不作]已得[圣]证之[心],不取不着,亦得[名]为[善境界];但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],而贪爱取着,[即受]诸魔[群邪]所乘所惑,堕于魔道。

(10)妄见妄说

经文:“又以此心研究精极,见善知识形体变移,少选无端种种迁改,此名邪心,含受魑魅,或遭天魔入其心腹,无端说法,通达妙义,(就像鬼附身一样的,好像很会讲经说法。)非为圣证。不作圣心,魔事销歇;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。”

翻过来,2232页,义贯:楞严三昧行者[又以此]定[心研究]至[精]至[极]之处,此时忽[见]自身成[善知识],且自见[形体]相貌迁[变]改[移],(或变佛身、菩萨身、或化现天龙鬼神、金刚明王等身),[少选](须臾)之间[无端],就是(无故)而作[种种迁改],似现神通变化,[此名]为[邪]入于[心],以此行者防心不密,故[含]藏领[受魑魅]精怪于心,[或]是[遭天魔]乘其不觉,暗中[入其心腹],发其狂慧,不是真正证入的智慧,是暂时的、是附身的,魑魅附身的。令他[无端说法],且其所说似[通达]无上[妙义],(虽是行人自说,其实却是魔力所持使然。)若能[不作]已证[圣]之[心],不取不着,[魔事]不久即自然[销歇];但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],而贪爱取着其境,[即受]诸魔[群邪]所乘所坏,堕入魔道。

看诠论,前面色阴九境,经文皆明言是定力所致,而这第十境却独说是邪魔入心的魔事,这是因为大定即将成就,愈要成就,魔就愈干扰你。色阴即将破,因此惊动了天魔前来破坏。

四、结语:迷则成害,嘱令保护

经文:“阿难,如是十种禅那现境,皆是色阴用心交互,故现斯事。众生顽迷,不自忖量,(没有自己衡量,“忖量”就是衡量。)逢此因缘,迷不自识,谓言登圣,大妄语成,堕无间狱。汝等当依,如来灭后,于末法中宣示斯义,无令天魔得其方便,保持覆护,成无上道。”

2235页,义贯:[阿难,如是十种]于[禅那]正定中所[现境]界,[皆是]行者欲以定力破[色阴]的时候,正定禅观与习气妄想两种[用心交互]陵替激荡,[故现斯]不平常[事]。然而[众生顽]钝痴[迷,不自]以正念[忖]度思[量],不理智地自觉:你以一介薄地凡夫,如何即能忽得圣证?故[逢此]十种暂现即隐之[因缘],由于痴[迷不自]觉[识]此乃定中一时所显境界,便自妄[谓言]已[登圣]证,如是即[大妄语成],当[堕无间]地[狱],受无量苦。[汝等当依]吾言,[如来灭后,于末法中宣示斯义,无令天魔得其方便],趁虚而入,[保持]如来正法,勿令断绝,[覆护]正修之士远离邪伪,令其得[成无上]菩提[道]。

翻过来,2236页,这一段很重要,以上色阴十境,皆是修正定者所现之境,于此十境若生贪着,即成魔事。

问:“但当今末法之中,许多人很明显地并未修什么定,更遑论首楞严三昧了。他们只是稍微念念佛、或念念经咒、偶尔打打坐,就着魔了,这是为什么?”

答:“这是因为末法中,众生障重、福薄,不堪修行,(无福消受佛法如是大福大慧之事),因此稍一修行,便有怨亲债主或鬼神来娆乱,尤其是当其人修行若有不如法之处,或师心自用,虽想受用佛法中的妙法,却又以慢心而不肯皈依三宝,目空一切;这个看多了!

有一个居士来到讲堂,我问他说:大居士!你皈依了吗?他竟然说:我自性就是佛,为什么要皈依?我就知道,他的眼睛长在头顶上,阿弥陀佛!(师合掌念佛)合掌令欢喜,再讲下去就不行了。是的!理上来讲,大家都是佛;可是,事相来讲,佛讲要皈依佛,皈依法,皈依僧嘛!是不是?目空一切,就是这样子。我告诉你:在佛门里面三十多年,什么人我们都看过,什么人都看过,狂妄、无知。是不是?

还有的人来讲,话都不会讲:慧律法师啊!我今天来给你皈依。我说:喔!你要来给我皈依喔?你是我第三个皈依的师父。“我今天来给你皈依”,那意思就是我拜他做师父啰?

还有一个居士来,可能没有学佛,一开始来,看到师父就说:师父!今天我要来fan依。我一下听不懂,什么fan依呢?我说:你的fan 依是什么?他说:一个白,一个反,不是念fan吗?我说:阿弥陀佛!(师合掌念佛)合掌令欢喜。我说:那个念皈gui依。

所以,初学佛法的有;目空一切的有;生大我慢的也有,不肯皈依三宝,目空一切,觉得当今无人可当得我师,我即自己看经自修便了;因而成了盲修瞎练之辈。又,此人即使归依,心中也从未真正服膺任何一人;当今这种人非常多,very much很多!皆成所谓“无师自修”。此种慢心如山、师心自用之人,若再加上心又贪着种种境界,或贪神异、“灵验”之事,及贪世间五欲,便特别容易着魔,或为魔所附。其实,学佛人,既自谓为佛弟子,而又不肯归依三宝,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魔事,只是微细不显而已;若因缘成熟,其魔事便更加扩大。”

问:“经文中说:‘逢此因缘,迷不自识,谓言登圣,大妄语成’,这应是指修定的人而言;但现在很多人,既不修定,更未得定,就有如此魔事:自言证圣、成佛、成地上菩萨,或小乘果位,乃至为人印证成道,怎会这样呢?”

答:“这种人虽未修定得定,但其慢心特别的大。贪着特盛,修行却也特别不如法,故魔见其‘奇货可居’,用这个名词很好笑,‘奇货可居’。可作‘成魔’的‘第一等人才’,因此便善加利用,飞精入体,来附身了。令其自以为疾速‘成就’,妄觉自己由初果而二果、而三果,乃至四果,位位高升;或由大乘诸贤位,速入菩萨初地、二地、三地等,乃至见性、开悟、大彻大悟,或自成金刚上师、活佛,都不须人教授。简言之,皆是魔见此人乃‘不世之才’,其材可用也,故不须修定得定,就能疾速着魔。”很快就着魔了!刚好利用你这个贪心。

问:“有没有任何避免魔事最简便的方法?”

答:“有。只要不贪着,魔即无可奈何。须知魔以及魔使,好有一比,有如金光党,在台湾,大家都知道金光党。就假扮,二个人,一个就假扮成傻瓜,一个就假装是正经的人,弄来弄去,到最后去领钱,钱都被骗光了,就是金光党。在台湾,大家都知道,专门骗人家钱的,男的、女的都有。你若不贪便宜,亦不贪奇异之事,金光党便对你无可奈何。但你若心贪小便宜,金光党人一看便知:‘这家伙是凯子’,你便难逃魔掌。又,魔及妖人,犹如魔术师,他变的花样之所以能赚得掌声、赞叹、乃至钦敬,或钱财,完全在于你能不能识破他的伎俩,看不出他的破绽,于是你在不知不觉中,便被他赚了。然而一旦有人识破他的瞒天过海之术,他便没得玩了。魔亦如是。你一旦觉知、识破他要玩的伎俩,他便玩不成了(诡计不能得逞)。再说,着魔或着金光党的道,其实都是‘半自愿的’。就如催眠术一样,依行为心理学家研究所知,只因为‘你想被催眠’,所以你才能被催眠成功;你若绝不想被催眠,或者根本‘不信那一套’,催眠术对你就失效了。天魔、妖邪、金光党、魔术师等辈所作之事业亦如是,你若不信他那一套(常自觉知:没有那么好、那么便宜的事),自心不贪不取,一切诸魔所不能动。”

第二节 受阴魔境

一、受阴区宇相(定中初相)

现在更进一层,是“受”了,受阴魔了。100:08

经文:“阿难,彼善男子修三摩提,奢摩他中色阴尽者,见诸佛心如明镜中显现其像。若有所得,而未能用,犹如魇人,(魇人就是被魇昧鬼压着,讲不出话来。)手足宛然,见闻不惑,心触客邪而不能动,此则名为受阴区宇。”

翻过来,2241页,义贯:[阿难,彼]透过色阴十境之[善男子修]首楞严[三摩提],于[奢摩他中],得[色阴尽者],以色阴已不再覆盖故,便得[见]与[诸佛]一般的本妙觉[心,如明镜中显现其像],十分明晰。然而此时却彷[若]于觉心之本体[有所]证[得,而未能]发自在[用,犹如]身着[魇]魅之[人],就是晚上被魇魅鬼掐住了。虽然[手足]依旧[宛然]不缺,且眼亦能[见],耳亦能[闻],心亦[不]迷[惑],心中明明白白,然而却因[心触]制于[客邪]鬼魅,[而不能动]弹,[此则名为]本心被[受阴区]拘于其狭[宇]中之相。

二、受阴尽相(定中末相),破受阴的时候。

经文:“若魇咎歇,其心离身,反观其面,去住自由,无复留碍,名受阴尽。是人则能超越见浊,(见浊就是观念,受阴就是感受,由感受建立的观念叫做见浊,就是观念。意思就是:你修行千万不能落入观念。所以,佛陀告诉我们:千万不要随着你的感觉起舞,千万不要随着你的感觉,因为所有的感觉都是错觉。“受”就是感受,由感受去建立观念,譬如说:你讨厌这个人,开始建立这个观念,苦了自己,落入观念,自己不知道。一讲到他,哎呀!愤愤不平,重复,烦恼又起来,这个就是落入见浊。)观其所由,虚明妄想以为其本。”

虚明,“虚”就是虚妄:“明”,好像是真的。但是,实际上去推究,又是找不到。因为你领受前面的境界,虚妄发明,“虚”就是虚妄,“明”就是发明,颠倒妄想,这是受阴生起的根本。

2243页,义贯:[若]如着[魇]魅、只能见闻而不能动用的区宇之过[咎]已休[歇,其心]便得[离身],且能[反观其面],得意生身,[去住自由,无复留碍,名受阴尽。是人则能超越见浊];既超越已,即返[观其]受阴[所]生起之原[由],乃知全由领受前境后所生之[虚明妄想以为其]受阴生起之[本]。(所以虽然明明有苦受、乐受、舍受等之觉受,但受阴之体,乃虚妄而不可得;其体虽复明显,而实虚妄。就像我们现在感受种种的感受,很明显,但是,其实它是虚妄。纯是妄想颠倒所成。)

三、受阴十境相(中间过程诸相)

  (1)责已悲生——这个感受就入心了,责备自己,悲愍的心产生,这是悲魔入心。

经文:“阿难,彼善男子当在此中得大光耀,其心发明,内抑过分,忽于其处发无穷悲,如是乃至观见蚊虻犹如赤子,心生怜愍,不觉流泪。此名功用抑摧过越,悟则无咎,非为圣证;觉了不迷,久自消歇。若作圣解,则有悲魔入其心腑,见人则悲,啼泣无限,失于正受,当从沦坠。”

就是什么都哭,什么都怜愍,连一只蚊子都是这样子。

2246页,义贯:[阿难,彼善男子]正[当在此]色阴已尽、受阴未破的境界[中],以色阴不覆,十方洞开,故[得大光耀,其心]开[发明]了,见诸佛如镜像,了一切众生本具妙心,[内]自[抑]责[过分],责己不早发度生之心,[忽于其]有众生之[处,发无穷]之相似同体大[悲,如是乃至观见蚊虻](蚊子及吸血苍蝇)时,即[犹如]初生之[赤子]一般,[心生怜愍,不觉流泪],如此即堕爱见悲。[此名]有[功用]之心[抑]责[摧]伤[过越]其分,以致成悲,若能速[悟则无]过[咎],此[非为圣]人实[证]之同体大悲境界。若如实[觉了不迷]其境界,[久]之其境[自]然[消歇]。但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],自谓已证诸佛同体大悲,[则有悲魔]得其方便而[入其心腑],摄其神识,一[见]到[人],心[则]生伤[悲,啼泣无限],由此无法自制而[失于]三昧[正受],反成邪受,来世[当从]而[沦坠]恶道。

这个诠论很重要,常常掉眼泪的人,这一段就是要特别小心,看到什么统统哭,这里就有讲。

问:“曾闻有人,到佛寺去,或自己礼佛,或参加法会,常悲不自胜,不由自已地泪流满面,这种情形算不算着‘悲魔’呢?”

答:“不一定。如果他只在开始的一两次如此,哭一哭就算了,法会完就好了,那便不是悲魔。如果他每一次都这样,经过好几个月、或好几年,那就有问题了。如果悲哀的情况,连法会结束后,甚至回到家后都还持续着,那问题就比较大了。看到老公也哭,看到阿嬷也哭,看到谁都哭,这个问题就大了!你若问他为何流泪,有的说他一礼佛或诵某段经文,就‘好感动、好感动’;有的说:他也不知道为何会流泪,只是不能自已。克制不了。若真的很感动,流泪一、两次,还算正常,这是由于宿缘积于八识田心,如今因缘际会,忽然迸现,所以如此,不足为怪。但若每次都如是,且不能自禁(意识上想不哭都不行),甚至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要哭,这就不正常。亦即多半与悲魔有关,因此碰到这种情况,不要高兴,以为自己在修行上‘很有境界’,就是很有‘哭’的境界,才会如此。而是应加警觉,想办法矫正过来。”

问:“应如何作才能矫正过来?”

答:“一、须诚心忏悔业障。须知这是修行的障难,且须自问:为何别人没有这种障难,而我却有?可知由于自己业障十分深重才会如此,而非自己特别‘行’,才如是。所以,需要诚心忏悔,去除贪、慢二心。

二、忏悔可拜八十八佛,或诵《地藏经》。

    三、忏后可念《金刚经》或《普贤行愿品》。如是即可望除灭‘准悲魔’之相(因为这还不是完全的悲魔相)。”用词用得恰到好处:“准悲魔”。

好,2249页,

(2)扬己齐佛——他的感受,他感觉自己像佛了,叫做狂魔入心。尤其现在这个时代,到处都是,到处都是。

经文:“阿难,又彼定中诸善男子,见色阴消,受阴明白,胜相现前,感激过分,忽于其中生无限勇,其心猛利,志齐诸佛,谓三僧祇一念能越。此名功用,陵率过越,悟则无咎,非为圣证。觉了不迷,久自消歇。若作圣解,则有狂魔入其心腑,见人则夸,我慢无比。(好可怕!)其心乃至上不见佛,下不见人,失于正受,(正受就是一切法不受,名为正受。)当从沦坠。”

好!翻过来,2251页,义贯:[阿难,又彼]进修禅[定中]之[诸善男子,见色阴]已[消](即如去最外面的第五重衣),于是[受阴]乃[明白]显露出来(如第四重衣显现),接着即有种种[胜相]相继[现前],便一时[感激过分,忽于其]感激[中生]出[无限勇]猛,[其心猛利]异常,其[志]则欲顿[齐诸佛],乃[谓]诸佛如来经历[三]大阿[僧祇]劫所修成者,我今于[一念]间即[能]超[越]之。(以我一念不生即如如佛也,即得立与佛无殊。)[此名]有[功用]之心太锐,欲[陵]跨佛乘,轻[率]自任[过]分[越]理所致。若[悟]实为受阴所覆之现象之一,[则无]过[咎,非为圣证]境界。若自[觉了不迷]其境,这些现象[久自消歇]。倘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,则有狂魔],得其方便,[入其心腑],摄其神识,令彼[见人则]矜[夸]己德,其[我慢无]有伦[比,其心]目中[乃至上不见]诸[佛,下不见]一切[人](诸佛皆不如我;一切人皆不知我境界),由此狂慢傲佛,致[失于]三昧[正受],起诸狂妄邪见,来世[当从]狂魔邪见而[沦坠]恶道。

诠论

问:“曾闻有某派人,谓于修行中起‘大佛慢’,这是正确的吗?”

答:“与佛正法中,慢是六‘根本烦恼’之一,(《百法明门论》我们已经讲过了。)连小乘圣人都已断除,更何况是佛?而况佛若有慢心,佛心即不平等,以慢他人故;且佛若有慢,佛即仍有粗重烦恼,佛即非佛,故知将‘佛’与‘慢’并在一起,成为‘佛慢’一词,这不但是自相矛盾、不伦不类,而且是亵渎神圣的。这种似是而非的邪说,决定不是佛之正法,恐系附佛外道之说。又,附佛外道中,常有许多教理或言说类似于佛法,但详研之则又不是,实是扭曲正法的‘相似佛法’,盖欲用之以混淆正知见,而遂其邪说之本旨。”

(3)定偏多忆——忆魔入心

经文:“又彼定中诸善男子,见色阴消,受阴明白,前无新证,归失故居,智力衰微,入中隳地,迥无所见,(灰色地带,前不着店,后不着村。)心中忽然生大枯渴,于一切时沉忆不散,将此以为勤精进相。此名修心无慧自失,悟则无咎,非为圣证。若作圣解,则众忆魔入其心腑,旦夕撮心,悬在一处,失于正受,当从沦坠。”

2255页,倒数第四行,义贯:[又彼]进修禅[定中]之[诸善男子,见色阴]已[消]泯,且[受阴]已[明白]显露了;当此之际,向[前]以受阴尚不能破故,还没有完全破。[无新证]之境,若欲退[归]则已[失故居]之所。因为(色阴已尽),色阴都破尽了,受阴还没有尽,因此进退两难。此时由于定强慧弱故,[智力衰微],因没有智慧相资,彼人[入]于色受之[中]间与进退二念俱[隳]的两难之境[地],因而[迥无所见](全无所见),此时[心中忽然生大枯渴]之感,如枯待雨,如渴待水,[于一切时,沉]静其心[忆]念中隳之境,[不]敢[散]乱,不舍不放,彼人却[将此]执取中隳之心[以为勤]勇[精进]之[相]。因为没有智慧。[此名]偏[修]定[心,无慧]相资,智慧不够。[自失]方便。彼人倘能[悟]知则调令定慧均等,[则无]过[咎,非为圣]人实[证]境界。然则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[解,则众忆魔]便得其方便,乘虚而入,[入其心腑],拘其神识,[旦夕撮]取(摘取)其[心],而把它[悬]挂[在]某[一]中隳(两难)之[处],更加令他无法自解,最终遂以无慧自济故,而[失于]三昧[正受],反成邪受,来世[当从]忆魔而[沦坠]恶道。

(4)慧偏多狂——知足魔入心

经文:“又彼定中诸善男子,见色阴消,受阴明白,慧力过定,失于猛利,以诸胜性怀于心中,自心已疑是卢舍那,得少为足。此名用心忘失恒审,溺于知见,悟则无咎,非为圣证。若作圣解,则有下劣易知足魔入其心腑,见人自言:‘我得无上第一义谛’,失于正受,当从沦坠。”这个就是慧偏多狂,知足魔入心。

翻过来,2258页,义贯:[又彼]进修禅[定中]之[诸善男子,见色阴]已[消,受阴明白]显露,以智[慧力]强[过]于[定]力,然其慧却[失于]过[猛]、过[利];同时[以诸]殊[胜性]之法,(如自心本来是佛、心佛一如等)[怀]纳[于心中],便自以为已证得这些法,[自心已]暗[疑]己身本来即[是卢舍那]佛,不假修成,因此[得少为足](以今色阴消,受阴显现,见了受阴,便自以为已证得佛真法身。)

[此名用心]偏颇,致今慧强定弱,而[忘失恒]常[审]察自己真正的身份地位,(正如老百姓而自称国王),因而汩[溺]沉没[于]自己的虚妄[知见],这个念汩gu(三声),汩溺。以为自身即是佛身。若能觉[悟],舍此知见,还修本定,[则无]甚过[咎,非为圣]人实[证]。但[若作]已得[圣]证之妄[解,则有下劣]之[易知足魔入其心腑],就着魔了,得少为足啊!是不是?摄其神识,令其[见人]则[自言:我]已证[得无上]菩提[第一义谛]之理;以此过失,从而[失于]三昧[正受],反成邪受,[当从]易知足魔而[沦坠]恶道。




上一篇: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7 (校对版)

下一篇:楞严经讲座一:大纲(目次解说)5 (校对版)